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海羽国度 。 美好的一天 (上)

海羽国度 。美好的一天 (上)
Shorebirds Kingdom

三月的某一个临晨五点半,熟悉的闹钟声响了两次,我才心不甘
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带着朦胧的睡意,未完全清醒的身体,
把昨晚准备好的器材搬上车子出发了。过去的三个月我都时常这
般早醒,为了赶在天亮之前到达目的地,为了赶在鸟儿降临之前
设下埋伏,为了日出之时,我可以躺在那好好的享受破晓黎明所
带来的希望。哈哈

6:15am

半小时的车程,我准时到达目的地,观察了一下环境,果然如我所
料,海浪还在岸上打着,这也表示时间尚早,水鸟大军还没到来
。我赶紧把车上的器材搬下来,相机、脚架、伪装布、纸皮、食
物。。。东西还蛮多的,必须分批搬运。今天我决定躲在岸边的石
堤下,之前都在红树林裡呆着,希望新环境会带来不同的收获吧。

当一切就绪之后,我终于可以好好的坐下来享受片刻的宁静了,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时刻。一波一波,不急不躁,渐进有序的海浪
声,伴随着淡淡咸味、徐徐海风,足以令人暂时忘却心中烦忧;
海阔天空,物换星移,此刻正是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啊。。
(哈,忽然想起这句诗词)





6:30am

眼前天色虽然仍处于一片水蓝之中,对岸槟岛仍被朦胧重雾所笼
罩,但身后远处的天际已经逐渐染上橘红色,相信破晓之时已经
离我不远了。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Great Egret 大白鹭
Little Egret 小白鹭 显然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没等天亮,它们就出
来觅食了。即便潮水还没退去,但拥有一双长腿的它们在浅滩上
可行走自如,而除了用鸟喙当鱼叉捕食小鱼,它们还有一觅食绝
活,那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你发现一隻白鹭正盯着泥滩
一动不动时,其实它们正注视着泥摊上觅食的狗面水蛇,只要水
蛇一旦把鱼儿赶出泥洞或咬住了鱼儿,它们立刻上前抢滩,作收
渔翁之利。而在我身后连接跟大海的河口两旁,此时已经站立了
大大小小的白鹭。这些投机份子正等着早晨出海的渔船经过。经
过的渔船会把河床底部的泥土翻搅起来,顺道也把一些小鱼虾捲
起,而白鹭们就能轻松获得免费的早餐了。

除了白鹭,另外还有数隻Common Sandpiper  林鹬 正在石堤旁互
相追逐着,这些独行侠都拥有自己的领域,但又爱到别人的地方
探险,所以整天你追我,我追你的,看来它们乐此不疲。而只要
我不动声色,天生粗神经的它们就很少会留意到我的存在,哈哈。


Little Egret 小白鹭, 正注视着地面狗面水蛇的一举一动。

Great Egret 大白鹭 与它的战利品

Eurasian Curlew 白腰杓鹬

 

7:00am

脚下的潮水开始离岸,"喔,终于等到潮水退却了!" 我心裡不禁
兴奋起来,因为今天的海羽摄影就快要开始了,Common Redshank
 红脚鹬 的到来就是最好的证明。此时的天色虽然比较明亮了,
但仍未到达可以摄羽的条件,就继续观察吧。潮水退却的速度虽
缓但明显可见,短短20分钟已经退了50米了,而随着潮水的退去,
露出的泥摊则吸引了大批的水鸟到来觅食。本来寥寥无几的红脚
,瞬间就增加了上百隻。随着伙伴的增加,它们开始集结起来
一起觅食,沿着浪潮与泥摊之间,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无一处
不被她们翻个精光。虽然过去的日子我已拍了不少关于它们的照
片,但每看到这种热闹的情境总会忍不住按下快门。

随着黎明的到来Common Redshank 红脚鹬 开始集结一起觅食。

7:30am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等待,远方厚雾逐渐散去,第一道曙光终于打
在了前方海面的枯木上。这也意味着晨拍的黄金时段终于开始了。
与海面呈平行的署光,会把任何竖立着的物体,无论是枯木、船
隻、水鸟,还是对岸的建筑物都会被照得闪光发亮。这种亮而柔
软的光线打在飞羽上,即可以把鸟儿身上的细节完美的呈现出来,
体色也会光鲜许多。

而配合得刚好,此时Whimbrel 中杓鹬 已经三五成群结伴而来,
另外还有 Bar-tailed Godwit 斑尾塍鹬 Black-tailed Godwit 黑
尾塍鹬 Common Greenshank 青脚鹬Pond Heron 池鹭
little Heron 小绿鹭 等也同时来到了这片泥摊。虽然潮水才刚退
去不久,滩面还呈水样状,非常鬆软,随便丢一颗石头下去都
会立刻沉入摊底,不见踪影;但这些水鸟好像有轻功似的可以
在泥潭上,久立而不沉陷,实在了得。

Javan Pond Heron 爪哇池鹭 此时已经渐入繁殖羽期了

曙光初现,打在鸟儿身上闪闪发亮。。。Little Egret 小白鹭
 
Common Redshank 红脚鹬 正忙碌的觅食着。


柔软的光线打在飞羽上,即可以把鸟儿身上的细节完美的呈现出来,体色也会光鲜许多。Common Redshank 红脚鹬


中杓鹬 是其中较为警戒的一群,通常不会太靠近岸边,而它们到
来的第一件事也并非觅食,而是洗个晨澡再说。当所有鸟儿都在
忙碌的吃着早餐时,这中杓鹬却把洗澡看得比填饱肚子重要。看
着它们在浪花上摆动翅膀,扭动身躯的模样,就知道它们非常乐
在其中。斑尾塍鹬黑尾塍鹬就没这般閒情雅致了,它们正一股
脑的把头塞进泥潭裡大快朵颐。另外池鹭小绿鹭也同样在用着
它们的绝活 "木人功" 展开场上最有耐性的狩猎。我每次都不自量
力的和它们比耐性,看看谁会先动一下身体,当然输的永远是我。
这两个猎手为了不让猎物发现它们,可以维持同一个姿势20分钟
而不动声色,被它们盯上的猎物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它
们出“嘴”的那一瞬间可是快如闪电的。但也因为太专注于眼前猎
物,往往周围有危险发生,它们也是最后一个察觉到的。

我就不跟它们比耐性了,今天的重点不在它们。。。我继续观察
四周,果然我要拍摄的目标已经出现了,就是这隻残缺的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几天前我就发现了这隻落单的傢伙,它
似乎很喜欢我眼前这片泥滩,总是独自前来觅食(休息)。但显
然此刻它发现了我的存在,所以落在了较远的地方,它正打量着
我的镜头,盘算着如果靠过来,被宰的机率有多高。。。看来一
时三刻它是不会靠过来了。


Whimbrel 中杓鹬  把洗澡看得比填饱肚子重要。


Black-tailed Godwit 黑尾塍鹬 (中)
  
1. Common Sandpiper  林鹬     2.  Little Heron 小绿鹭     3. Bar-tailed Godwit 斑尾塍鹬


8:00am

比起半个小时前,现在的潮水已经退得更远了(约150米),泥
滩的面积也大了一倍有多。此时Lesser Adjutant 秃鹳 终于也从
树上飞下来巡视它的地盘了。这展翅有2.5米的大傢伙看上去就
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而事实上它们也确实不好惹。任何放得进
嘴裡的东西,都能成为它的食物,当中包括鳝鱼,章鱼,小动
物,雏鸟,甚至腐尸。辛亏我跟它还有段距离,不然我也要考
虑退避几步了(夸张)。除了这大个头,另外淘气的Pacific 
Reef-egret 岩鹭 也来了!这看上去就像是跌进了墨池的小白鹭,
外表跟后者很相似,但就一黑一白。它根本就是来闹的,看哪
裡有小白鹭,它就凑过去玩。但小白鹭们似乎又不太喜欢这黑
漆漆的朋友,总是避而远之,看起来怪可怜的。

经过这大小不良之乱后,我把视线转回刚才那隻残缺的
蒙古沙
上。原来它已经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我的眼皮底下。而正当我
想俯身下去拍它的时候,我发现它的身后不远处还有几隻同类
也向我这方向来着。天啊,太幸运了,应该是被眼前这隻沙鸻 
吸引过来的。我继续按兵不动,等到全部进入理想范围后再一
次解决过它们。


蒙古沙鸻的觅食行为很可爱,不像其他水鸟般一股劲的埋头苦
干,而是走几步,停下来看一看,叼起食物后又再走几步以此
类推,斯文多了。。。正当我在拍得兴起的时候,它们突然就
飞走了。好像被什么吓到,直觉不是我的问题,我几乎都没什
么移动,我看了看天空也没发现任何掠食者,正当我在纳闷的
时候,一条2米长的水巨蜥就从我脚前爬过。我当场吓了一跳,
但训练有素的我并没有拔腿逃的意思(也可能腿软了)。虽然
全身都起鸡皮疙瘩着,但我还是静静忍着看它从我左边爬过。
我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观察水巨蜥(真的在脚跟前)显然它
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不然他不会那么靠近人类的,我也因
为死角的问题,没发现到它的靠近。。。有惊无险它安然离开
了。。。无论如何,经过了3个月的今天,我终于也有了不错
蒙古沙鸻照片啦。

虽然提前完成了今天的拍摄目标,但看看时间尚早,而且真正的
水鸟大军都还未杀到,所以我继续晨拍活动。过程中又囊获了 
 Common Greenshank 青脚鹬Marsh Sandpiper 小青足鹬
Terek Sandpiper 翘嘴鹬 和 Grey-tailed Tattler 黄足鹬。青脚鹬
 小青足鹬不仅外表非常相似,连觅食行为都差不多一样,当初
我也被搞蒙了。它们都喜欢把鸟喙插进泥沙里,然后拖行一小段
距离来获得泥沙中的食物,看上去非常有趣。 

另外黄足鹬则是今年的明星鸟,在北马一带算稀见,早阵子吸
引了不少同好前来拍摄。不太怕人,拍摄难度不算高。


Lesser Adjutant 秃鹳 与它的战利品 - 章鱼

淘气的 Pacific Reef-egret 岩鹭

残缺的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从整个体态,羽毛来判断应该相当有年纪了。

小巧可爱的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鸟喙向上弯的 Terek Sandpiper 翘嘴鹬

数量不多的 Common Greenshank 青脚鹬

Marsh Sandpiper 小青足鹬 喜欢把鸟喙插进泥沙里,然后拖行一小段距离来获得当中的食物

Grey-tailed Tattler 黄足鹬 今年的明星鸟


9:00am 

此时潮水已经退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原本呈水样的泥潭,也
因为水分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干燥。摊面大大小小的坑洞都浮现出
来了,一眼望去整个摊面都覆盖着招潮蟹和弹涂鱼 。。。时间也
差不多了吧,怎么还没出现呢?我说的正是Pacific Golden Plover 
 太平洋金斑鴴。它们是水鸟大军的前哨兵,也只有看到它们了,
大军才会随之现身。。。

正当等得有点急躁时,它们终于出现了!“哈,你们迟到了。” 我不
禁想对它们说。但很快我又把这句话吞回去了,因为我知道它们比
我更懂得掌握时间。不错,它们就停在我的不远处,看来幸运女神
还眷恋着我呢。如果之前所拍的那些海羽,你都有办法躲过它们的
侦查的话,那就要来挑战一下太平洋金斑鴴吧。这货能成为前哨兵
不是浪得虚名的,任由你怎么躲,怎么伪装自己,它们都能立刻洞
察到,而且是一直盯着你看,似乎在告诉你,“I Am Watching You,
 You can hide but in vain! ” 一切的伪装术在它们面前都变成了徒劳。
幸运的是今天它们似乎接受了我的存在,不削半小时,它们竟然在
我面前觅食起来,然后为数两千体的水鸟大军也正式杀到。

Pacific Golden Plover  太平洋金斑鴴
 
Pacific Golden Plover  太平洋金斑鴴 总是盯着你看


Pacific Golden Plover  太平洋金斑鴴 无论何时。。。一直盯着你看。


待续 ~~

抱歉,照片太多,无法一一呈现,唯有当中取舍了。
(以上所述,皆为真人真事所改编,如与现实有差,
 纯属剧情所需。哈哈~ )

除了海羽,泥摊上还有捡蛤蜊的人家。
 
Water monitor Lizard 水巨蜥
 
1. Dog-faced Water Snake 波加丹蛇 / 狗面水蛇   2. Mudskipper 彈塗魚   3. Fiddler Crab 招潮蟹

-------------------------------------------------------------------------------------------------------------------------



自从《穹苍皇羽 》系列之后,眨眼间又过了几个月了。这次可算
是我开博以来最久没更新的一次了吧。我可没有偷懒哦,自从去
年的《海。鸟。活》事件之后,我就定下了今年的目标 - 海羽摄影。
 但我对这门摄影(虽同样为飞羽摄影)实在是完全没有经验。所以
开始的几个月都处于盲人摸象的阶段,一切重头开始啊。

从12月开始的全心投入,到4月的匆匆结束,我和师傅都在和海羽
打交道。了解海潮、地势、光源、海羽的习性、种类;寻找拍摄
地、拍摄方法、拍摄的辅助工具等等都花了很多时间去探讨,过
程是即沮丧又精彩的。接下来是时候好好的来回顾一下了,究竟这四个
月 我拍了些什么呢?


《 海羽国度 》将分成四章进行。分别是《美好的一天》上集、下集 
和《浅谈海羽摄影》上集、下集。



欲想观看更多海羽国度的照片,欢迎来到我面子书的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