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海。鸟。活。

海。鸟。活。April 四月份


不知不觉爱上鸟类摄影已经八个年头了。这些年来,拍过的鸟儿不在少数,
涉禽岸禽(即是俗称的水鸟) - Waders & Shorebirds 却是我最缺失的
一块。主要不拍原因有三:

1。外观 - 大多数涉禽都属候鸟类,而当它们来到我国时,大部分时间都
处于非繁殖羽,外观上不是白的就是灰的,比起繁殖期的时候豔丽外观逊
色多了。有某部分鸟儿脚趾的比例非常粗大,看上去很像树根,呃,这不
会是我喜欢的类型。

 2。 环境 - 鸟儿多数栖息在海边,红树林,田边或靠海的开阔地带。这些
地方过了早上10时就非常炎热,对拍摄者来说会非常辛苦。

3。分类混淆 - 全世界的涉禽约210种左右,当中有很多种类在外观上非常
相似,对新进的鸟人(我) 来说,在辨认上是一大难题。


每年的年尾我都会思索来年的拍摄大方向,我重複的花了大部分时间在林鸟
上,虽然还有很多林鸟没拍到,也没拍好,但相比起对水鸟的关注,确实有
明显的不平衡存在。其实对水鸟,我是害怕多于讨厌。敬而远之是最好的形
容词。但是想想在我身边,不难发现很多前辈对涉禽(水鸟)的迷恋非常深
厚,我想当中必有原因。

今年的四月,槟城的自然之友协会(Penang MNS branch) 主办了为期2天的
涉禽工作坊 MNS Waterbird Identification Course。主要是讲述如何分辨水
鸟的种类,水鸟的迁移和纪录工作。我和师傅有幸参与其中,学到了一些
知识,也好像领悟到了一些观察涉禽所带来的乐趣。当时我就下了一个念
头,要不就把涉禽定为明年的大方向吧。

为期2天的MNS Waterbird Identification Course,让我获益良多。


为了给这念头注入强心针,特地参与了一次搭小船出海考察,拍摄涉禽的
活动。此次活动共有三人,即我,鸟神师傅和一位对涉禽有丰富经验的前
Neoh Hor Kee。根据当天潮水的涨幅,我们出海的最佳时机是中午两点
钟 (对潮水与涉禽的关係, 我完全是门外汉)。地点是北马区其中一个
观察涉禽最重要的场所 Bagan Belat, Teluk Air Tawar 。当天中午我们租了
一艘渔船出海,目标是附近的红树林沿岸,若时间允许就会到离岸较远的
区域去观察凤头燕鸥


烈阳当下,防晒功夫必不可少~


庆幸浪潮不大,船儿不会太摇晃。沿着海岸,我们发现了一群又一群的鸟儿。
数量之多,出乎我预料之外。只可惜这海水太浅,船儿无法太靠近岸边。我
们大部分时候都在很远的距离观察,无法靠近。加上手拿的都是短镜头,用
上的机会很少,所以此次活动都是观察为主。


Grey Heron 苍鹭

前方水上的是 Bar-tailed Godwit 斑尾塍鷸 ,后方岸上的是 Pacific Golden Plover 金斑鸻 都换上了繁殖羽。

主要为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鴴

一群 Brown-headed Gull 棕頭鷗 在岸边歇息


庆幸有只雄 棕頭鷗 从船边飞过

算得出到底有多少品种鸟儿在里头吗?


原图请点击放大~

此时已接近了北归繁殖的季节,很多鸟儿都换上了亮丽的羽毛。鸻鸟类、
鹬鸟类、燕鸥类、海鸥等种类多不胜数。当然我实在叫不出几种正确的
名字来。我心想若能靠近拍摄,那一定不得了啊。观察了大概四十分钟,
看来还有点时间(整个行程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离开沿岸到比较外
边的海域去。目的是海中间的几根 "灯柱" 上。

一根根的柱子上,站着我们寻找的目标 -  Great Crested Tern 凤头燕鸥

奇怪,这海上为何会插着灯柱啊,听说原来是渔夫们用来饲养 "生蚝"的
地方。当然,顶着烈阳之下我们不是来吃生蚝的,目标是站在灯柱上的
凤头燕鸥。这鸟即便在沿海地区也很难看见,要观赏它们最好的方法就
是乘船出海咯。它们似乎不怕人,就算我们靠得很近,它们都无动于衷。
但海上风浪较大,拍起来也十分吃力。我们拍了几个回合,也就结束了
匆匆一个小时的行程。旅程就此结束?不,打铁趁热,我们还敲定了另
一个出海观鸟的约定。

Great Crested Tern 凤头燕鸥

Great Crested Tern 凤头燕鸥 飞翔英姿

体型比一般的燕鸥大一些~


名柱有主,请另觅好柱!

谁先到,谁先得 ~


两个星期后。。。

乘船出海观看燕鸥一直以来都是鸟神师傅的愿望,但很可惜前
几次的约定都遇上了障碍而无法随行。此次总算排除万难成行
了。两个星期后,我们约定了另一次出海观鸟的活动,但此次
的活动和上一次截然不同。此次我们会乘坐更大型的捕渔船到
更远的地方去。记得当天因为要配合出航的时间,我们天未亮
就到了码头,第一眼看见渔船时真的吃了一惊!好大!有两层
高,上面有三十多个工作人员。Neoh前辈领我们上了船,带我
们走了一圈,跟我们讲解一个大概,渔船7点准时出航。

码头集合~

出航咯~

天气不错,海阔天空,乘风破浪,赏鸟去!


我们今天的目标是那数十种的燕鸥,如果运气好还可能碰上贼鸥
水薙鸟唷。此时天逐渐亮了,船儿徐徐前进,迎面吹来的海风
伴着海的咸味,和浪打在船上的声音,感觉特别舒服和凉爽。我
和师傅由开始不停拍照打卡,到后来半躺在甲板上静静的享受海
风、海景,喔,人生一大享受耶。船儿有两层高,分别是底层 -
 捕鱼工作的地方,第一层则是船舱 - 船员休息和置放渔获的地方
(我们大多数时间呆在这)、第二层则是控制室,驾驶舱。船儿
到达目的地约需2个小时,在到达之前船员都待在船舱裡休息
(睡觉),忙着的也只有船长而已。

来张电影海报feel的帅照~

。。。 。。。帅!

大概9时30分吧,总于到达了目的地海域,船儿开始绕圈子寻找
目标,而我们的目光也四处扫射,看什麽鸟儿会成为今天的开
场嘉宾。。。。。。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这样耗了两个
小时。船长似乎找不到鱼群,而我们也一无所获。唉!有些小
失落啊。Neoh兄告知现在不是赏燕鸥的最佳时节,所以需要些
运气。如果在这裡找不到渔获,就要到更远的海域去找找了。
果然不久后,船长放弃了绕圈子,船儿往另一个海域重新出发。


船儿徐徐前进,迎面吹来的海风伴着海的咸味,浪花打在船上的声音,感觉特别舒服和凉爽。
找不到鸟儿,就拍拍大船,小船咯~

历时两个小时的行程,我们总于来到了另一个海域,此时已是
中午3点钟了。这片海域似乎比较有希望,我看见5、6艘跟我们
同样型号的渔船都在哪作业。啊,那边有一群燕鸥唷!是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它们都围绕着另一艘渔船飞行,相隔
很远,我们只有看的份。心想:快过来啊,快过来啊!不久后,
船长鸣笛了,喔,终于找到鱼群了。船员开始陆续下到底层甲
板上作业。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大型渔船捕鱼,从下网到
收网,从捞鱼到储存渔获都让我大大大开眼界。在此就不详解
了,不然这帖肯定要分上下集来写,哈哈。

另一个海域热闹得多,有整整十艘渔船在作业。

十艘大鱼船一起作业的场面很有气势哟!

各位兄弟,轮到咋们上场咯!
这张网足足有一个球场那么大哟!
撒网收网每个步骤看似复杂。但他们依然井然有序,应付自如,且脸上还挂着笑容,我不得不由心生服。

忘了告诉大家,这些渔船都是以捕这种 俗称  “江鱼仔”  的小鱼为主。

终于看到燕鸥了! 首先是离我们很远的 White-winged Tern 白翅黑燕鷗

此时的 White-winged Tern 白翅黑燕鷗 已开始换上繁殖羽,身体呈现一片黑色。

当收网的时候,海上的燕鸥都会靠过来,搜捕漏网之鱼。但当
时很多渔船在作业,把本来数量就不多的燕鸥分得很散,一时
之间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收穫,但随着时间的推进,渔船数量越
来越少时,燕鸥就变得比较集中了。大约下午5时吧,我们终于
等到了大群的燕鸥向我们靠近。哇!当时快门声是嚮个不停啊,
等了一整天,终于有较好的收穫了。就在短短的一小时内,我
拍爆了一张32G的卡,可想而知当时的鸟况是多麽的汹涌!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冬羽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冬羽
很可惜啊,我们今天拍到的燕鸥有9成是它 -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繁殖羽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繁殖羽

鸟儿靠过来的原因只有一个 - 寻找 “便餐”。
飞累了的燕鸥,就一起停在海面上休息。
当你发现一群燕鸥突然往上飞时,就知道 贼鸥 出现了。下图为 Long-Tailed Jaeger 長尾賊鷗。 


普通燕鸥 还小上一码的 Little Tern 小燕鷗

 
看着他们无拘无束的飞翔,感觉很自由啊~


一直到6点钟吧,眼看乌云在回家的方向不断的集结,时间也不
早了,船长决定就此打住,收网回家咯。虽然到目前为此我们
只拍到了3、4种的燕鸥,但三人也因为这一小时的丰收而感到
了满足。寄望下次吧(明年?)可以有更多的收穫。收好了器
材,我们赶紧躲进船舱裡头,因为船儿即将驶入暴风雨圈,对
于海上的暴风雨我是有不小的阴影的(另一个故事了)。辛亏
风雨虽大,但海浪还算平静,不然又会照成我下一个十年的阴
影了。



离开了暴风雨圈,我们来到了较晴朗的海域,回归的路程需时
约两个小时左右。此时已经到了日落之时,斜阳缓缓从天际落
到海平线上,辛苦了一整天的船员们又回到船舱休息,聊天。
大概都累坏了吧,此刻也只有我和师傅俩再次挑出相机,企图
留住这美好的时刻。斜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每次在海边
观看日落都有这种感慨,想不到在船上这种感觉更是深刻。经
过漫长的旅途,我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码头。岸边的每户渔家
早已亮了盏盏灯火,看了手上的时间 8:20pm,还真是漫长的一
天啊。



傍晚时分,仍有几只燕鸥尾随在我们渔船之后。




终于见到码头了~

下了船,渔家们继续准备第二轮的后续工作;而我们三人则带着
满满回忆,分道扬镳去了。下次再约吧。再见!

---------------------------------------------------------------------------------------------------------




 

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