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7日星期五

婆羅羽宴 第一話 沈睡的神山 (下)

婆羅羽宴 第一話 沈睡的神山  (下)

第三天 31th May 2016

今天我們決定先到Liwagu Restaurant 附近走走拍拍,天氣晴朗,但收穫不是很多。主要還是一些
花園鳥,逗留了一兩個小時左右吧,又回到了Timpohon Gate去碰運氣。今天的人潮比昨天還多呢。

(Endemic)  Mountain Black-eye

Mountain Black-eye 跟繡眼鳥剛好相反,一白一黑,也是這的特有種喲。


(Endemic) Bornean Treepie 加里曼丹树鹊

Bornean Treepie在神山不算难见,但又不会很靠近人类。就是跟你保持距离就对了~ 也是三五成群的。

Temminck's Sunbird 特氏太阳鸟 在神山最常见的太阳鸟。 也是我很想拍的目标,可惜还是没有时间去好好拍摄。。。

(Endemic) Pale-faced Bulbul 淡脸鹎, 和西马的Yellow-Vented Bulbul很相似,但前者確是婆羅州特有種。

 (Endemic) Bornean Whistler 婆罗洲啸鶲 跟这鸟超无缘,遇上很多次但都是遮头遮尾,拍不好它T.T

下半場鳥導極力建議走完昨天未走完的林道,大夥沒什麼意見就走吧。往林道的途中遇上了
Bird Wave,這一停意外的讓我們發現了Whitehead's broadbill!這突如其來的發現讓完全沒有
心理準備的我們欣喜若狂,又手忙腳亂。可能動作太大了,驚動了鳥兒,沒一回就飛走了,也只
有 Desmond和Heng幸運的按下了快門。而回到林道後依然沒見著咬鹃,但幸運的還是有點小收穫唷。

(Endemic) Whitehead's broadbill 怀特黑氏黑喉绿阔嘴  體型比西馬的綠闊嘴鳥還要再大些。

(Endemic) Eyebrowed Jungle Flycatcher 林鹟之一。 在林道的唯一收获。。。

( Endemic ) Bornean Whistling Thrush 加里曼丹紫啸鸫  数量在神山颇多,很可惜也是无缘拍好的鸟儿。

Liwagu Restaurant 一览。

第四天 1st June 2016

今天是留在神山的最後一天,早上10時過後,我們就要收拾行李往下一個目的地出發了。
同樣的早上六時到達神山入口處,沿途遇見成群的Sunda laughingthrush 在地上覓食,
立刻下車架好器材投入拍攝。但光線還不夠理想,很多照片都糊了,但過程中又收穫了
一些好鳥。此時大夥走得有點散,Desmond往上,我往下,Yap和Heng逗在原處附近。
6時往Timpohon Gate的車道旁鳥兒還蠻活躍的,除了Sunda Laughingthrush,我們再次遇見了
Whitehead's broadbill。可惜鳥兒很遠,所以依舊拍不好。Yap和Heng跟著鳥導找
Bare-headed laughingthrush。過後我們一同往上走去會和Desmond, 看見Desmond時他示意我們
快上來,原來他發現了一對Bornean Green Magpie在覓食。可恨的是我們上來的時候,鳥兒就
差不多飛走了,也只有Desmond拍得最好它們。實屬遺憾啊~

Sunda Laughingthrush 灰褐噪鹛

Hair-crested drongo 发冠卷尾

(Endemic) Bornean Green Magpie 婆罗洲绿鹊

(Endemic) Bare-headed laughingthrush 裸头噪鹛  我错过了。。。遗憾啊~


作為最後一天拍攝的地點,我們選擇了Timpohon Gate。沒特別的原因,存脆是覺得那邊比較
涼爽,鳥兒種類比較豐富,希望在最後會有一些意外的驚喜。這個決定似乎並沒有做錯。


Sunda Bush Warbler 巽他树莺

Sunda Bush Warbler 巽他树莺 拍了三天鸟,就以它最不怕人。


Indigo Flycatcher 青仙鹟

Indigo Flycatcher 青仙鹟 在神山数量颇多,无论是入口处或Timpohon Gate都可觅得它的踪影。


Grey-chinned Minivet 灰喉山椒鸟 Male 雄鸟

灰喉山椒鸟在Timpohon Gate还蛮常见的,而且偶尔还会飞下来满足你的拍摄欲。

Grey-chinned Minivet 灰喉山椒鸟 Female 雌鸟 就没那么给面子了。

Grey-throated Babbler 黑头穗鹛  感觉跟西马的步态一样,但有说不上那里不一样。。。

Ashy Drongo 灰卷尾 头部颜色与西马的灰卷尾完全不同。
 




婆羅大地可說是一個聞名於世的生態寶地,在這裡你會發現很多鳥兒都戴上了腳環,這對愛攝
鳥的人們來說可能造成一些困擾,但無疑這是受到了全世界生態學家的注 目所致。經過了三天
的觀察,我發現這裡和我想像中的神山有點出入,鳥況並沒有預期的好。曾經到訪的Yap和Heng
都覺得鳥況不比從前了。是時間不對嗎? 還是我們就欠缺了一些鳥運?這答案我們不得而知。
有些時候整座山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沈默得好像睡著了似的,寂靜得很。而當你以為它
終將失去光環 的時候,它又不時在你面前展示它獨有的魅力。讓人不能忘記這裡是婆羅
之森啊。回顧這三天的神山鳥攝活動,有很多遺憾。過去兩個月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攝鳥, 技術
有點生疏了,很多時候鳥兒就在前面,我卻老是找不著,錯過了很多好時機。另外這裡有太多目
標要拍攝了,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去一一照顧。。。但就第一次 的神山回憶來說,算是一個不錯
的開始,神山啊,你等我,我會回來的。再見!





此趟旅程应找KFC赞助,哈哈~




To be Continue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