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5日星期三

白果山的继承者们

白果山的继承者们


自从海羽摄影结束之后,我又回到了Sedim雨林里头。虽说7月、
8月是摄鸟淡季,但许久没到访雨林的我来说,一切又变得那么
的新鲜。无论是长臂猿的鸣叫,芬多精的味道, 或置身于树海
的景道都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话说回来,今年我好像还没有
上过Sedim的帖子,那可不行哟!怎么说这里也是养育我入道
的地方,每年至少回馈一帖也是应该的吧。

Robinson's Banded Langur 印尼叶猴 常可在门口售票处见到它们的身影。

Sungai Sedim Recreatinal Forest 这个曾经被我戏称为白果山的鸟
点,确实曾让我吃了不少白果(即便是现在也不例外)。不能
说这里没有鸟,但就是比较难拍罢了。主要是植被太茂盛,人
的活动空间有限,加上年久失修,很多道路都损毁了,车子到
不了,只能靠 “十一号” 巴士行动。如此一来,能够覆盖的范围
又再进一步缩小。而仅有的活动范围又因为长期的 “用声诱鸟”
 导致鸟儿对声音麻痹没反应,以上种种原因造就了现在摄鸟的
难度。

近年来Sedim外围的丛林也被逐渐的开发,这给Sedim的前景蒙
上了一层层的阴影。而千万别小看这些丛林,它也曾经给了我
不少的惊喜。前阵子才看见落单的马来犀鸟在那里觅食,画面
很美,很可惜我没来得急把镜头架上,不然又一犀鸟美图诞生
了(臭屁)。

Banded Broadbill 斑阔嘴鸟 依然那么的不近人情。
 
Rufescent Prinia 暗冕鹪莺、Pin-striped Tit-babbler 纹胸巨鹛 则 吵杂得多了。

Sedim有几条林道供选择,而一般鸟人都会选择大停车场前的
Bukit Bintang林道,这条林道走进约2公里处会见到分岔路,直
走可到Bukit Bintang(可走数天),另一条右侧的可到一处瀑布,
再走则回到入口处附近。但近年来因为倒树,车子无法通过,
只能用步行的方法,久而久之人们就不再走进去了。庆幸的是,
最近倒树被清理掉了,希望这路可以通行好一段日子吧。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橙腹啄花鸟 依然是林道里最常见的鸟类之一。
 
White-bellied erpornis 白腹鳳鶥 、finch bulbul 同样捧场。

每当结果的季节都会看到不同的鸟儿前来觅食。

Everett's white-eyes 灰腹绣眼鸟 在Sedim 比 Oriental white-eyes 暗绿绣眼鸟  易见。

Sedim之所以吸引我,主要有几个原因。1)鸟源丰富 - 这里的
鸟源相当丰富 (2005年曾录得171种鸟类),每当果树结果成
熟时总会吸引很多鸟类前来觅食,这也是Sedim最热闹的时候。
2)安全 - 这里入门处有人看守,巡林员也会经常到林里巡视,
这里的工作人员态度亲切,见面总是会点头微笑,对我来说感
觉相当不错哟。 3)Tree Top Walk - 也是我最喜欢Sedim的地方。
纵横整个大马西海岸,像这种树上走廊并不多见,这是Sedim
的一个优势。尽管不是每次到上面都有收获,但对于一些只在
上层活动的鸟类,与其等它下来,还不如上去找它要好。

Black winged flycatcher shrike 黑翅鹟鵙 在 Tree Top Walk 上是比较易见的鸟儿。

Green Iora 绿雀鹎 在 TTW 上也是常见的鸟儿 (左)雄 ,(右)雌

Raffles's malkoha 棕胸地鹃 总是成双成对的出现 (图为雌鸟)。

今季在Sedim最大的收获要数它了。 Dusky Broadbill 暗闊嘴鳥

相隔六年又再Sedim遇上它们,这缘分总算给我盼到了。

尽管我探访了这里无数次,但看见鸟儿做巢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有时候我也很纳闷,每逢繁殖季节到来,别处的鸟儿总是在很
显眼的地方做巢,而这里的鸟儿却好像深怕被人发现似的,总
是不知道溜到哪里去做羞羞的事。如今看着它们带一家大小出
来觅食,我也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不过一想到它们选择在
这里繁衍后代,我也总算释怀了。萌萌的,呆呆的,看着这些
不懂世途险恶的新生儿们,心中又涌出了不少的正能量。期待
这些飞羽的继承者们能世世代代的守护这片雨林吧。。。我也
祈祷万恶的人类别把发展之手伸进这里才好。

Black And Yellow Broadbill  黑黄阔嘴鸟  雏鸟,头上还保有两道黄眉

两只亲鸟在一旁护着这萌瓜 (左)雌鸟,(右)雄鸟

Red-bearded Bee-eater 赤须夜蜂虎 的宝宝也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了(长得真像一条黄瓜)。

蜂虎妈妈也在一旁护着呢~  爸爸去哪儿啊?

Rufous Back Kingfisher 棕背三趾翠鳥 雏鸟 叫了老半天仍不见亲鸟出现。

Red-throated Barbet  丽色拟啄木鸟 雏鸟 (左),某种鹎鸟 雏鸟(右)




Drupadia ravindra moorei (Common Posy) 長尾小灰蝶

Cream-coloured Giant Squirrel

flying lizard 飞蜥


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