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星期四

婆羅羽宴 第二話 巧遇蘇高河怪 (下)

婆羅羽宴 第二話 巧遇蘇高河怪 (下)

第五天 2nd June 2016

今天同樣起得早,臨晨5時半已在碼頭準備了。經過昨天的折騰,相信今天大家都有所準備了
吧,哈哈。清晨的京那巴當岸河域很幽靜,河面上沒有任何船只航行。對岸的草木都被厚厚的
濃霧罩住了,朦朧間只流露出一些原始森林的輪廓,感覺特別詩情畫意。享受了一杯濃郁的
咖啡後,負責我們今天航行的船只也到了。喔,這船比昨天那艘稍大,而且有兩種馬達。擁有
駕船經驗的Yap哥一眼就看出這馬達的優勢。這馬達是電動的,航行起來不會有噪音,非常適合
做觀賞生態之用。好了,一行六人(包括船家)上了船,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早晨的苏高河岸。

昨晚下了场大雨,今早变成大雾笼罩


整装待发

出发咯~


離開碼頭不遠,就看到天空有一群鳥兒飛來,為數約十至二十左右,停在岸邊一棵高樹頂端,
原來是长尾鹦鹉,大夥趕緊一輪掃射,除了我!為什麽?靠!鏡頭蒙了,昨夜鏡頭吹了一整晚
冷氣的結果!無論我抹了幾次鏡頭,不久它又開始變蒙了。大家都在啪啪啪的時候,我還在對
著鏡頭一籌莫展,啊~恨啊(所以說,Anti fog是很重要的)。船回到了昨天我們進入的支流,
船手把大馬達收起,換上了電動馬達,果然如Yap哥所說,馬達的聲音小了許多。船兒緩緩向前
航行,"看!是昨天那隻黑腹蛇鵜。"在同一個地點我們遇見了昨天那隻蛇鵜,此時它正站在較高
的枝頭上曬太陽,但對我們來說,這角度剛剛好。船手很有經驗的把船兒停在有利的位置上,
我們又是一輪掃射。很可惜我鏡頭的霧氣還沒完全散去,拍出來的照片,銳利度有欠理想,
希望後製的時候可以補救回來咯。接著我們繼續前進,小船在平靜的支流裡徐徐前進,微風
穿過身旁,涼爽得很。只要你不是太在意有沒有拍到作品,其實蘇高觀鳥還蠻寫意的。過後我們
還遇到了另外兩只蛇鵜,還有三趾翠鳥,藍耳翠鳥,黑紅闊嘴鳥。。。等等。約9時左右吧,
我們離開了支流,回到京那巴當岸河主流繼續往下遊走。

进入支流了。

同一只 Oriental Darter  黑腹蛇鹈

Oriental Darter  黑腹蛇鹈 无法拍到锐利的照片实属遗憾啊!
 
由于空气寒冷,所以 黑腹蛇鹈 都打开了翅膀晒太阳,以便把潮湿的羽毛晒干。
 

Rufous Back Kingfisher 棕背三趾翠鳥 与西马的品种又好像有点不同,比较偏向黑背的颜色。

Blue Eared Kingfisher 藍耳翠鳥


Black and Red Broadbill 黑红阔嘴鸟 数量颇多,经常可以在河岸边的枯木上看见吊着的旧窝。

Oriental Pied Hornbill 冠斑犀鸟  在当地最常见的犀鸟。

Oriental Pied Hornbill 冠斑犀鸟


在主流觀鳥會比較難,主要是河道很寬,船兒開在中央也開得比較快,要註意岸邊的小鳥幾乎
不可能,主要是找一些大鳥的蹤影,如犀鳥,老鷹,大水鳥等等。就這樣一整個早上的行程下
來,我們拍了3種犀鳥,三種猛禽還有一些白鷺之類的大水禽,直到猛烈的太陽幾乎把我們烤焦
為止,我們才回到度假屋去。


Jerdon's Baza 褐冠鹃隼 據說在當地是比較難發現的猛禽


White-bellied Sea-eagle 白腹海雕

White-bellied Sea-eagle 白腹海雕

Rhinoceros Hornbill 马来犀鸟 藏匿在丛林中的大鸟。

Black Hornbill 黑犀鸟 在蘇高蠻容易見到的犀鳥。

Black Hornbill 黑犀鸟

Great Egret 大白鹭,Littlet Egret 小白鹭 在苏高的几次航行都很少看到水鸟。

连我们当地的舵手都顶不住可怕的高温了~


用過了午餐之後,離下午的另一次出航還有兩個小時左右,原本打算回房間休息的我們卻在度
假屋後方發現了八色鶇的蹤跡,這完全要歸功於八色鶇發燒友Desmond Lee的功勞(其實在蘇高
一帶,這八色鶇的數量還蠻多的,我們在船上聽了不少次它的叫聲)。而經過一陣觀察之後,我
們決定把帶來的偽帳派上場用。但由於之前驚動了鳥兒,要讓它靠過來變得不太容易,加上我
們手上沒有拍八色鶇的 "重要秘密道具",這拍起來就非常講究運氣了。

Long-tailed Parakeet 长尾鹦鹉 在旅宿前方摄得。

Hooded Pitta 綠胸八色鶇 头顶是黑色的,与西马不同。

Hooded Pitta 綠胸八色鶇 啊~前面的枯枝避无可避 T.T

最后一分钟,鸟儿跳出来给我们拍几分钟。任务勉强成功。哈哈


下午的航程我們決定逆流而上,但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在主流航行,所以拍到的鳥兒也不多,
就當作是遊船河吧。這趟行程也收穫了我們在這裡的第四種犀鳥 - Wrinkled Hornbill 皱盔犀鸟 。
這可是我目前看過顏色最豔麗的犀鳥,很可惜停在比較遠的樹上。。。。。相較起西馬的
Belum-temenggor 湖, 在京那巴當岸河似乎比較容易看見犀鳥,而且鳥兒相對比較靠近,
對於喜歡犀鳥的我來說,如果能在這裡住上一段日子那就好了。另外我們在拍攝
Black Hornbill時,還意外發現了小鱷魚。當時小船離岸邊很近,Desmond突然提高聲量指著
岸邊:"餵,鱷魚啊!"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是幾十尺長的食人鱷,原來是鱷魚寶寶,不管了,
先拍幾張留念吧。此時Heng終於相信這裡真的有鱷魚了。哈哈!行程後段因為大片烏雲來襲,
烏雲中還閃著雷光,這讓鳥導大為不安,說危險了,我們才結束了今天的航程,匆匆回旅舍去。


Wrinkled Hornbill 皱盔犀鸟 Male 雄鸟

Wrinkled Hornbill 皱盔犀鸟 Female 雌鸟

 第一次看到野外的 Orangutan 红毛猩猩 ,真的来到婆罗州了。

一群 Long Tail Macaque 食蟹猴 聚集在岸边,小心鳄鳄哦~


Estuarine Crocodile 湾鳄 宝宝

在苏高的支流常会见到悬挂在半空  横跨两岸的绳索,其实是让动物无需涉水也能到对岸的桥梁。

岸边有很多相似的度假屋~


到了明天早上我們還會有一次的出航,中午後我們將往此趟旅程最後的目的地
Sandakan RDC出發。未完待續~To Be Continue ~



冲吧,蘇高探险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