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婆羅羽宴 第三話 上鐵橋 下林道 (下) 完结篇

婆羅羽宴 第三話 上鐵橋 下林道 (下)

第七天 4th June 2016

今天同樣很早出發,因為我們得趕在7點半之前到塔上。主要目標是婆羅洲棘毛伯勞。鳥導說近
期有很多觀鳥人在這個時間的塔上遇上它們帶孩子。當然我們也希望可以成為其中的幸運兒,
可以與它們碰上就好了。路上同樣因為銅喉太陽鳥而停下了腳步,餵!我們的目標是婆羅洲棘
毛伯勞叻,還是走吧。到了橋上看了看時間 - 7: 15分。時間還早。為了不錯過鳥兒我們分成了兩
隊,各留在Trogon Tower 和 Bristlehead Tower。只要看見鳥兒就用對講機聯絡。時間一分一秒的
流逝,大家由興致勃勃變得有點鬆散,隊形都有點散了。我下了塔在鐵橋上閒逛,Heng和鳥導
則留在塔上守候。走著走著我不經意發現了Diard Trogon就在鐵橋下方。我趕緊呼叫Heng下來,
由於怕驚動到鳥兒,我都不敢叫太大聲,也可能是因為這樣,Heng遲遲沒有回應。不管了,
我先拍幾張吧。轉過頭走過去,靠,鳥不見了。我稍微找了附近範圍,始終沒有發現。

Black And Yellow Broadbill  黑黄阔嘴鸟 Juv 雏鸟
Black-eared Squirrel
Cream-coloured Giant Squirrel 婆罗洲也有很多独特的啮齿类动物。

等主角出现~

萬般無奈下,鐵橋另一端走來了一群外國遊客,它們告訴我剛才在轉角處發現一隻咬鵑。於是
我走過去查探,Yap哥和Desmond也過來了。經過一番搜索,果然發現了一隻咬鵑。但距離實
在遙遠,角度又非常難抓。Desmond和Yap在拍攝的當兒,Heng在塔上也呆不下去走下來
湊熱鬧。就在此時鳥導忽然提高聲量,指著眼前的高樹上:"是棘毛伯勞!"。我趕緊擡頭一看,
這樹很高,而且背光嚴重,但看得出幾隻八哥般大小的鳥兒在上面。我趕緊用鏡頭確認一下,
啊,確實是它們。但樹很高,背光要命,拍起來非常吃力。鳥兒一路向前移動,看了方向,
應該會經過鐵塔,上塔吧。我這邊想完,Heng已經一支箭的往上衝了。大家趕緊跟上,不知道
是不是腳步聲太大,嚇著了鳥兒,最後它們繞路了。。。它們繞過了鐵塔繼續往前飛,此時雖然
我們已經拿到了不錯的位置,但距離實在是太遠,這真的很可惜啊。但無論如何,目標總算達
成,可以回去吃早餐了。

婆羅洲棘毛伯勞 Bornean Bristlehead

婆羅洲棘毛伯勞 Bornean Bristlehead   婆罗洲镇山之宝

全世界僅屬一科一屬一種。一生中都不能错过的鸟儿

美中不足,但也兴奋不已~

我們下午的行程是到 Pitta trail 林道走走,看能不能拍到一些好料。出發的時間定在下午三點
左右,大夥商量了一下,由於離出發的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們決定三個人先到早上遇見
咬鵑的鐵橋下林道走走。主要是因為這咬鵑我們都還沒拍過,打算去碰一碰運氣。這是我
第一次走在RDC的林道裡。林道比我想像中的寬闊,由小石子鋪成約12尺寬。這林道有幾個
岔口,但我們主要是往Trogon Tower的方向前進。很快的我們就來到了鐵塔的下方。嗯,
是這裡了。稍微呼喚了一下咬鵑,不一會有反應了,好,感覺機會來了。最先到來的是雌鳥,
很可惜不一會就飛走了。接著是雄鳥的到來,這咬鵑不太怕人,給了我們很多的時間和
機會拍攝。嘿,大夥都樂翻了,過程中也收穫了一些其他鳥兒。

铁桥下的林道~

Diard's Trogon   紫顶咬鹃 Female 雌鸟

Diard's Trogon   紫顶咬鹃 Male 雄鸟

Diard's Trogon   紫顶咬鹃 背侧

黃腰斑啄木鳥 Buff-rumped Woodpecker

不知名蜥蜴。。。

不管在林道,铁桥,观塔上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解说牌。

吃過午餐,稍微歇息了一會,三點出發。此次的目標是八色鶇,婆羅洲有幾種八色鶇是西馬沒有
的,而且亮麗動人。我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畢竟此次的目的是了解環境,順便拍一些道地的
普鳥。沒想到中午的太陽實在惡毒,走入林道前那半公裏毫無遮掩的步道實在難熬,任由巨大
的太陽蒸發我們的皮膚,我都差不多可以感覺到皮膚快溶進骨子裡了。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了
林道的入口,這才慢慢的活了過來。此次我們走的是Pitta trail,位於中心的右側。林道還算寬闊,
兩旁都是大樹可遮陰,偶有陣風吹來實在涼快多了。

连日来的艰辛,大家都露出了疲态。。。。

俗名 风吹果 的植物,是贵价河鲜 “忘不了”鱼的食物。

走了一段路,除了遇見幾個當地的鳥人,幾乎也沒什麼發現。就在大家有點失落時,這八色鶇
發燒友Desmond Lee的天線忽然接收到了來自八色鶇的呼叫。在鳥導確認了是Black And Crimson 
Pitta之後,大家都興奮了起來。拿出了帳篷,擺出了陣法,只要鳥兒出現,就瘋狂掃射。。。
很可惜。。。在將近兩個小時的Pitta Game裡頭,鳥兒多數在雜亂的林木中探頭探腦,從未展露
全貌。其實鳥兒也不會太怕人,因為有好幾次它都離我們非常靠近,只是有點小害羞,不想
應酬我們吧。唉,只能嘆一聲可惜,下次吧。

Grey-chested Jungle Flycatcher  灰胸林鹟

Black And Crimson Pitta 米勒氏八色鸫 借用了鸟导肩膀,托着镜头拍到的唯一记录照。

收好了帳篷,看下時間大概是五點半吧,剩餘時間不多,但也沒什麼目標,就隨處逛逛吧,
不知不覺間來到了Trogon Tower下的林道。從林道走上塔其實也是很吃力的,但大家都上了,
我也硬著頭皮上吧。然後我們再從Trogon Tower走向Bristlehead Tower時間差不多也六點多,
太陽開始下山了。我們看到一群外國遊客聚在塔下,原來他們在等飛鼠從天而降那一幕。
時間剛剛好趕上,此刻我們也幸運的不只觀看到一隻,而是兩隻從樹頂端滑翔而下,
其中一隻更恰好停留在我們旁邊的樹幹上。大夥趕緊抓準機會大拍特拍一番,唯一覺得遺憾
的是天色已暗,我們不得不提高相機感光度來拍攝,這大大降低了照片的素質。哈,之前我們
還妄想拍到飛鼠滑翔那一瞬間,其實談何容易啊。飛鼠很大隻,一般上白天都躲在樹洞裡休息,
到了傍晚再出來覓食。看它打開兩側皮翼,形成一個四方形的模樣,就好像進入了阿拉丁
的神話故事,傳說中的魔墊就在眼前劃空而過,感覺既神秘又不可思議。但這滑翔的動物
在婆羅洲可不止飛鼠一種唷。

Red Giant Flying Squirrel 棕鼯鼠

这是我目前为止看过最大型的啮齿类动物,绝对大过你家的猫。

第八天 5th June 2016

今天是待在婆羅洲的最後一個早晨了。有種跑完馬拉松後累但又可以放鬆的心情,連日來的
旅程終將告一段落了。沒有太多的感想,早上我們依時出發進入雨林中心。我們目標依然是
棘毛伯勞,但可能昨天已經見過了,今天大家有點鬆散。我上了Bristlehead Tower吹風等運到;
隊友們就在橋上四處走走。這段時間他們都略有收獲,而我。。。。忙自拍,再給周圍拍些照片
留念,趁著空檔,想好好的去記得,去感受著我最嚮往的婆羅洲雨林。。。最終雖然我們沒有
再見到棘毛伯勞,但收獲已經比我預期的多了。這八天七夜的觀鳥之旅雖然算不上滿載而歸,
但慶幸的是低潮之後總有驚喜,疲憊總會換來回報,旅程結束了。

Crested Serpent-eagle 大冠鹫 头部的羽色是白的,与西马的不一样。

Chestnut Munia  栗腹文鸟 最后的时间我留给了这鸟,哈哈

Chestnut Munia  栗腹文鸟

坐在塔上沉淀自己,回味旅程,构思未来,人生不就如此吗。




在此要謝謝我們的鳥導R Mirwan Mustapha。這一路來帶我們走了很多地方,給我們解答了很多
關於婆羅洲鳥類的生態,起居飲食也安排得很好,在鳥攝的旅程中也儘量幫我們尋找我們設定
的目標。謝啦~

右一。 鳥導R Mirwan Mustapha



最後當然要感謝三位鳥友,Desmond Lee 是時候把煙戒了,Heng Boon Chin 下次到泰國找你拍鳥
喔 , Yap Kah Hue 弄斷你的腳架真的很抱歉。慶幸有你們的參與,讓我有了一次難忘的旅程。
後會有期唷!!!




------------------------------------------------------------------------------------------------------------


~ 完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