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泰想飞 第二话 KM27处的秘密

泰想飞  第二话  KM27处的秘密



20th March 2014

由于必须赶在第一时间抵达今天的鸟点,我们必须临晨6:30am出发。 今天是我最期待的一天,
除了正式拜会崗卡章国家森林公园,与山中一众明星鸟见面之外,最让我兴奋的莫过于要和
长尾阔嘴鸟碰面了。虽然这鸟在我国也不难见,但我就是和它们特别无缘,总是擦肩而过。
据说这里的长尾阔嘴鸟特别容易拍,不但窝造得低,而且还很公开(窝点)。听到这我就特别
兴奋,谁还要赖床啊!

据说上山的路不好走,而且必须驾驶四轮驱动车才能到达鸟点。为了省却麻烦,我们
今天聘请了一位鸟导 Khun Pia。是Baan Maka的老板娘介绍的。他除了负责载送我们上
下山之外,也会告知我们山上的一些近况和鸟点。从度假屋到崗卡章公园入口处约
须时20分钟车程,吃了简单的早餐后就准时出发了!嘢!

入园须买票,外国游客每人200泰铢。 最早时间为早上7:30am, 而傍晚7:00pm必须离开公园。
--------------------------------------------------------------------------------------------------------------------

崗卡章国家森林公园简介

崗卡章国家森林公园 Kaeng Krachan National Park 为泰国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位于曼谷西南约200公里处的碧差汶里府 Phetchaburi。 面积达2,914.70平方公里。
本来籍籍无名的地方,因为在此发现了稀有的塔尾树鹊Ratchet-tailed Treepie,
而受到了当局的重视。这里的生态物种丰富,除了拥有超过400种以上的鸟类外,
还录得57种哺乳类动物和300种蝴蝶。与缅甸的德林达依自然保护区 Tanintharyi
Nature Reserve成边界。邻近还有泰国著名的度假胜地 - 华欣 。每年8月至10月为
泰国雨季,公园关闭,不宜前往。 

--------------------------------------------------------------------------------------------------------------------

从公园入口到达鸟点KM27处需要约一个小时的车程(那么远?)。我们会
经过一个营地,再越过三条小溪(雨季时可就不是小溪咯),再行驶约40分
钟车程才会到达。刚开始的路段还算通畅,平顺。路旁会见当局开挖的大大
小小水坑。目的是储蓄雨水,当旱季时,才能确保动物有足够的水分和盐分补充。

为了不错过任何可能突然出现的目标,大伙决定先把器材备一备。
路旁会见当局开挖的大大小小水坑,为了让动物在旱季时有水喝和盐舔。
从公园入口处行走不久后,就会抵达第一个营地。

按照路况本以为可以很轻松的抵达鸟点,殊不知过了第一个营地后,
今天第一个考验已经悄悄靠近。道路变得越来越崎岖,坑坑洞洞的路面
让车子摇晃得很厉害,尤其是经过三条小溪后,道路更显颠簸和陡峭。
本来轻松愉快的心情也变得有点受不了。或许鸟导感觉到了不对劲吧,
他驾起车来也变得特别斯文(其实我比较希望他驾快一点啦)。这下总
算了解为何抵达鸟点需要1个小时那么久了。

在胃部差不多要从喉咙掉出来之际,我们及时抵达了KM27处,这下总算
可以避免上演这血腥恐怖的一幕。为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KM27处是
崗卡章公园著名的鸟点(其实就在往第二个营地的道路上),车停在一边,
我们就在道路两旁探鸟。下了车,首先感觉一下温度,诶,还好。因为之前
被告知气温会相当低,所以我穿了两件衣服,现在看来还好。我迫不及待
问鸟导长尾阔嘴鸟呢?

KM27处,车子停靠一旁,活动开始~

鸟导说这长尾阔嘴鸟没那么早出现,大概10:30am左右吧。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
8am,也就说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时间。那 我们现在。。。别急,我们先去拍拍啄木鸟。
 - Black and Buff Woodpecker 黑棕斑啄木鸟 这鸟在马来西亚找不到,我们可不能
错过。稍微往上走了80公尺路,过了拐弯处就看到了它的巢穴。喔,雏鸟已差不多
大了。

Black and Buff Woodpecker 黑棕斑啄木鸟

虽然巢穴有点高,加上有点背光,拍起来并不是很顺利,但经过一番调整
之后,总算获得了相当不错的照片。亲鸟会每隔20至40分钟回来喂一次
雏鸟。靠近窝时也是那短短的数秒时间而已,错过了就要等下一回。拍巢
穴就是比较花时间,没办法啦~

Black and Buff Woodpecker 黑棕斑啄木鸟

Black and Buff Woodpecker 黑棕斑啄木鸟

清晨的崗卡章很凉爽,空气很清新。

随着时间的前进,赏鸟人,拍鸟人越聚越多。

拍了大概一个小时吧,人潮越来越多。这时我打算往下走,鸟导说下面有个
横斑翠鸟的巢。我对这鸟也是特别有兴趣,虽说我国也是常见,但我还没见
过它们的巢穴呢!由于Heng兄已经拍过翠鸟和阔嘴鸟无数次了,所以他留
守拍啄木鸟。我们三人就陆续到下方去走走,其实也不过往下走大概三十公尺
路而已。走下来之后,发现巢穴前已经聚集了不少拍鸟人了。

经过鸟导的指引,原来横斑翠鸟的巢穴就建在路旁几棵小树后面的大树干上。
鸟巢原本是个白蚁窝,现在成了横斑翠鸟安乐家。但看来这对翠鸟还没宝宝,
它们只是在装饰家门,还没开始下蛋呢。人潮很多,有利的位置只能容下两三
个人,啊,看来这翠鸟也没想象中好拍。另外我也有点心不在焉 ,心里总是想
着长尾阔嘴鸟。后来看了Desmond 和 Yap的翠鸟照片后,后悔当初没坚持住。泪~

 Banded Kingfisher 横斑翠鸟 Male 雄鸟

 Banded Kingfisher 横斑翠鸟 Female 雌鸟

横斑翠鸟占用了白蚁窝为巢。

在我国找到横斑翠鸟做窝的记录并不多。

在来来回回于啄木鸟与翠鸟的路上,我们发现了 Blue-throated Barbet 蓝喉拟啄木鸟 的窝,但距离有点远。

时间很准确,到了10:30am左右,鸟导示意长尾阔嘴鸟来了,我第一个往下冲。
也就回到当初我们停车的位置而已,当时已经有好几位当地的鸟友在拍摄了,
我立即加入行列,鸟儿在下方道路旁的树枝上停留,嘴里还衔着一根枯枝,
光线充足,背影不会太杂,也不会太空洞,哇,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画面
吗!立刻把它给摄了下来。鸟儿沿着道路旁的树枝往前移,有好几次都停在
了不错的枝头上,但我一紧张就镜头对不到鸟的毛病又再犯,白白错过了
很多好机会,很可恨啊。鸟儿来到了一条森林小径前,拐了进去。原来这道路
旁有个小水池,它的窝就吊在水池的上方。喔!我竟然没发现它的窝就近在
眼前而已。鸟儿在窝旁枝头上来回打量四周,确定安全后,就会飞回窝里继
续修饰它们的安乐窝。从整个窝的形态来看,这鸟巢已经弄得七七八八了,
也就是说他飞回来的次数将逐渐减少。我得把握在有限的时间内多拍几张才行。

Long Tailed Broadbill 长尾阔嘴鸟

看我变身 “龙虾” 装!  可爱的长尾阔嘴鸟,其实有很多外号。如 “猫王”、 “戴头盔之鸟” 等等。


很可惜,正如所料,只拍了几回,鸟儿就没再出现了。

没拍到站一对的照片确实遗憾, 唯有寄望下次咯~

阔嘴鸟的窝就吊在小水池上方。

鸟窝都差不多做好了。

拍了阔嘴鸟三、四回合约用了一小时半左右,在等鸟期间又因为
当地鸟友的告知,意外收穫了蓝绿鹊的巢位(其实就在阔嘴鸟窝旁
边而已)。这麽一算下来,这短短的100公尺路已经发现了5个鸟巢。
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前所未见,我不禁感叹这KM27路段真是不可思
议的地方。时间逐步流失,很快就到了中午12时半左右。鸟儿久未
出现,加上肚子打鼓抗议了,才带着不捨的心情离开。在与Heng
会合后,被告知原来这啄木鸟巢的下方还有一对红头咬鹃在筑巢!
天啊,不是5个,而是6个鸟巢了。

Common Green Magpie 蓝绿鹊  由于鸟巢筑在比较暗和复杂的地方,总括来说不好拍。

上了车,我们继续往前走,不久后就来到了岗卡章第二个营地 
Phanoen Thung Camp Site。这裡是岗卡章森林公园的其中一个
高点,海拔在950meter以上,据说也是个观看云海的圣地。如果在驾
车前进的话,就会去到缅泰边境。稍微参观了一下,Yap和Heng发现
了双角犀鸟,追鸟去了。而我和Desmond则留在附近的休息站走走
看看。啊,远方有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

第二个营地 Phanoen Thung Camp Site

即便下着雨,也不忘找鸟拍鸟。

 隔壁餐桌上迎来了不速之客, 漂亮可爱的小蛇 Blue Bronzeback

Great hornbill 双角犀鸟

Collared Babbler 领鵙鹛

White-browed Scimitar-Babbler 灰头钩嘴鹛


休息站有简单的午餐供应,早上鸟获颇丰,午餐吃起来就特别美味。
正当我们还在回味早上的点点滴滴之时,天却开始下雨了。这是我
们最不想碰上的事情之一。。。摄鸟的旅程最怕的就是遇到下雨,
这不仅打断了安排好的旅程,连接下来数天的旅程可能也会受到影
响。无计可施,唯有继续在休息站呆着咯。即便如此,待在这里也
意外收获了两只新鸟 -  领鵙鹛 灰头钩嘴鹛

雨儿时大时小,却从来没有中断过。一直到下午4时半左右吧。此时
时间已经不早了,本来要去拍蓝八色鸫的计画也泡汤了。商量了一
下,为了赶上7点之前离开公园(公园规定)最后大伙决定先回到入
口处附近走走拍拍。

越过三条小溪,终于回到了比较平坦的道路上。呼~
左三为我们的鸟导 Khun Pia 先生。年轻有为哟~
下到入口处时已经快六点钟了。
靠近入口处有个比较大的水塘,时常会有象群前来戏水。
大家对今天的拍摄有点意犹未尽,若有所思哦。
Black-tighed Falconet 黑腿小隼 从巢穴中探出头来为我们道别,明天再来吧。

总结今天的拍摄活动,只能用虎头蛇尾来形容, 一场长命雨打得
我们措手不及。但旅程本来就像人生一样总是充满变数的啦,
与其执着于无法改变的过去,不如扎实向前走来得有意义。另外
如果在旅程中发现过多的鸟巢,原来也会很痛苦的!哈哈,因为
你必须做出取舍,由于时间的限制,你只能选其一二而不能兼顾
所有。但愿我们都做了对的决定咯!

好啦!回去冲凉吃大餐咯~

晚上我们到外面小镇的饭店吃,- 青胡椒炒河鱼!- 东炎清汤! 天啊~ 下次一定要再回来光顾!
 哎~又是一个吃饱饱就入睡的晚上,晚安~


慢着! Heng兄告知早上在营地拍的那只灰头钩嘴鹛 
原来在Lung Sin Waterhole 是常客来的!那天竟然没出现
可恨啊~~~!!!


White-browed Scimitar-Babbler 灰头钩嘴鹛


---------------------------------------------------------------------------------------------------------------

第三话 预告


敬请期待~


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泰想飛 第一话 丛林中的浴盆

泰想飛  第一话  丛林中的浴盆

Siberian Blue Robin 藍歌鴝 Sub adult 亚成鸟


2016年於婆羅羽宴之旅時,我們曾經討論過要到泰國著名的崗卡章國家公園攝鳥。
當時大家的意願頗厚,回到家裡後對這件事都一直未有淡忘。直到今年Desmond
提出3月要實踐此行,大家幾乎都沒什麼考慮就一口答應了,可見這國家公園
的吸引力非比尋常啊。

我非首次到泰國攝鳥,但真正說起來這也可視為首次到泰國攝鳥。如果大家從很久
以前就關註我的部落格的話,應該還會記得2012年我的泰南Hala-Bala之行吧(沒錯!
就是那次差點被洪水沖走的驚險旅程)。但該處與我國只有一山之隔,鳥種與我國
幾乎完全重疊,所以當時並沒有太強烈的异乡拍鳥感覺。

預定四天三夜的鳥攝之旅從3月19日到23日結束。為了爭取較好的抵達時間,
我和Desmond提前一天到達馬泰邊境的Dannok區,預計明早搭國內航班到泰國曼谷
與Yap和Heng兄會合。

18th March 2017

從檳城到泰國的Dannok須時約兩個小時半左右。但遇上塞車,過關口等原因到達時
已是晚餐時間。雖然我家離這裡不算太遠,但我幾乎沒來過這裡。晚餐過後泰國通
Desmond Lee 就帶我逛了一下。



1. 虽然关卡没想象中的多人潮,但也花了不少时间通关。
2. 过关卡之前可到附近的服务中心兑换泰币和填写入境纸。
3. 过了关口之后就是人山人海的泰国Dannok了。
4-6.  入住Dannok 的 Siam Thana Hotel, 房间宽阔,地点适中。
7-10. Dannok 的夜晚多次多彩,五光十色的不夜城刚刚开始而已。
11-12. 在泰国的第一餐,KaPao Mu 猪肉碎炒金不换,味道不错。


19th March 2017

淩晨四時起床,在7-11買了份早餐後就出發去機場了。須時50分鐘左右。
也幸虧我們提早抵達,我們的飛機提早了整50分鐘。為自己的早到感到慶幸,
不必花時間候機,直接登記,直接飛了。哈!


1-2. 泰国7-11的便当和三文治,味道受到Desmond和Heng的一致推荐,丁热后确实无法抗拒。
3-5. 合艾机场,班机提早50分钟起飞了,辛亏没迟到。

從Dannok飛到曼谷約一個小時左右


從Dannok飛到曼谷約一個小時左右,在機上稍微歇了一會,沒多久就聽到機長報告
說準備降落了。嗨,泰國曼谷,我來了!很幸運的,我們和Yap哥抵達的時間差不多一樣,
匯合了Heng兄後,"泰想飛" 四天三夜鳥攝之旅正式拉開序幕!

泰国 曼谷 我们到啦~



出了城市,会途经一大片盐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盐田呢~

如果大家对盐田有兴趣,不仿上网查询一下详情,是个不错的拍摄主题。感激Heng兄提供照片。

離開了曼谷後沿著Rama II No。35號公路一路南下,我們並非直接到崗卡章國家森林
公園,途中會經過一個叫Nongplalai的田地。據說這裡是拍攝猛禽的好地方,既然順路
就兜進去逛逛吧。這地方原來是個大片的稻田,每當到了收割的季節都會吸引鳥兒過來
覓食。就在我們剛到達不久,就有隻雀斑胸啄木鸟出來迎接我們了,大夥立即停車
把器材裝上。我們的車子在田邊來回奔走,我發現這裡的鳥種跟我們Chuping的
鳥種很相似。雖然環境有點分別,但鳥兒在這裡似乎比較不怕生。

Freckle-breasted Woodpecker 雀斑胸啄木鸟

Openbill Stork 钳嘴鹳 ~ 数量泛滥

White Winged Kite 黑翅鳶

Black-eared Kite 黑耳鳶
Nongplalai 田园风光一览

天气很好。。。嗮。哈哈

当地鸟友也在寻找目标。

Cattle Egret 牛背鷺  Breeding plumage 繁殖羽
 
Javan Pond Heron 爪哇池鷺 Breeding plumage 繁殖羽

Watercock 董雞


時間不知不覺間流失,雖然沒拍到目標鳥 - 烏雕,但大夥都有不錯的收穫,
為了趕上時間,我們唯有帶著不捨的心情離開這寶地。繼續趕路,崗卡章位於
曼谷西南方約兩百公裏處。也就是說大概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但別忘了曼谷
是世界有名最塞車的地方之一),所以回程的話,多騰出些時間是必要的。
吃過了在泰國的第一個午餐,車子繼續前進。窗外的風景從高樓大廈,
慢慢換成稻田,然後經過幾個小鎮,再慢慢變成荒野叢林,我知道我們要
到達目的地了。
 
从曼谷到崗卡章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到曼谷的第一餐,由于赶时间就选择了一间顺路的小吃店,味道不错!


此時泰國正處旱季(11月至3月),周圍的環境都顯得乾燥非常,路邊的野草幾乎
都乾枯了,經過的車輛都可輕易捲起厚厚的塵土。Heng兄告知去年的旱季更
加嚴重,山上三條河水都乾枯了,而今年的河道卻依然有水流動,听說最近幾
天都在下雨。這情況大家都覺得有點不妙,為何?在此先賣個關子。看一看
天空,前方有一大片烏雲,啊,不太妙。。。

2:30pm我們終於抵達了這次入住的渡假村 - Baan Maka Chalet。渡假村地方很遼闊,
旁邊還有個很大的蓮花池,即便在渡假村裡也可以拍到很多鳥類。但我們沒太多
的時間兼顧,放下了行李,把腳架組裝一下,就跳上了Heng的車子,往我們今天
在這裡唯一的鳥點出發了。

见到这个地标就知道你已进入了崗卡章范围了。 Kaeng Krachan National Park  哎,应该在那边拍张合照的。


崗卡章道路两旁沙尘滚滚
Baan Maka Chalet 一览


鳥點離渡假村很近,約十五分鐘車程而已。在崗卡章攝鳥的人都知道,在這裡
除了山上多鳥,山下也有個很出名的鳥類浴盆 - Lung Sin Waterhole,往往在旱季
最乾燥的時侯,鳥兒都會到那裡沖涼降溫,順便補充水分。我們今天就是要拜訪
這傳說中的聖地,看看它到底有多吸引人。到達時發現已有人捷足先登了,
大夥有點不安,雖然我們之前已經和負責人做了預約,但仍怕有變數。這浴池
位在叢林之中,必須步行約十分鐘的路程方能抵達。我們加快了腳步,幸虧到
達時還有空位留給我們(鬆了口氣)。

传说中的浴盆就在这路牌之后!


眼前看見的是三座由黑網布參雜其他物料搭建而成的偽帳,呈長方形,每個
偽帳從左至右可容納三至四的人,前後可容納兩張椅子。偽帳前有幾個圓洞,
方便我們把鏡頭伸出去,從洞口我們可以看見前方的情況。前方是個相較開闊
的地方,陽光剛好可從上方照進來。而周圍則被茂密的植被包圍著,使它形成
一個小圈地。圈地的中間有個小池,沒錯這小池就是傳說中的浴盆,前後則有
人為擺放的木頭、樹枝。

Lung Sin Waterhole 伪帐示意图

从伪帐洞口望出去的情景。

由於帳篷裡還有其他鳥人,我們盡量壓低聲量,放輕動作,深怕一不小心打擾
了其他鳥人。幾經折騰總於把器材架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也沒有等太久,
就迎來了第一位訪客。但沒想到它不是鳥喔,是一隻鼷鹿 - Lesser Mouse Deer。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野生的鼷鹿,好小一隻,小得連我用長焦鏡都可以拍下整只。
看來它應該是這裡的常客,因為它的出現看來並沒引起很大的騷動,只有我和
Yap看來比較興奮而已。拍拍拍,接下來又迎來了第二位訪客,這。。。也不能
完全算是鳥類,就雞吧 - 紅原雞。雖然不是什麼稀有的品種,但我確實也從來
沒拍過,拍了之後才發現,看似長得很像家雞的它們,卻散發著後者所沒有的
豔麗和野性之美。接著上場的是我蠻期待遇上的鳥兒 - 黑枕王鹟。之前就上
網看了資料,這裡還蠻容易看見的,所以就有所期待(之前拍的都是坐在窩裡,
僅露出上半身的照片)。但這鳥在這也不算太好拍,因為它是來淋浴的,站在
枝上時,頭一直往下瞧,下了浴盆身體又一隻抖動,雖然光線照得进來,但仍然
偏暗,難啊。一輪拍攝之後,它就消失在叢林之中,一波高潮就這樣結束了。。。

Lesser Mouse Deer 鼷鹿

Red Jungle Fowl 红原鸡

Black Naped Monarch 黑枕王鹟 male 雄鸟

Black Naped Monarch 黑枕王鹟 male 雄鸟     是我最喜欢的蓝仙鹟之一。

Black Naped Monarch 黑枕王鹟 Female 雌鸟

說來不覺得奇怪嗎?已經三個月沒下雨了,這片土地幾乎都乾枯龜裂了。為何這
浴池卻依然盛著滿滿的泉水呢?是不為人知的地下泉湧出?還是神秘的力量不
讓池水蒸發呢?哈哈。哪來那麼多不解之謎,(三人對我翻了一下白眼),其實不就
是這裡的負責人每天背著一桶水進來倒下去咯!啊,幻想跟現實總是有距離
的。其實崗卡章山下週圍都有為數不少的,類似這樣的偽帳。利用先天條件,
也不需要放什麼誘餌,只要倒一盆水在同一個地方,日子久了,自然會有鳥兒到
來沐浴,補充水份。但同樣的原因,如果遇到下雨天,這些偽帳的吸引力就會大打
折扣。這就是為何當初聽到Heng兄說前幾天都在下雨時,大家都心感不妙的原因。

Grey-bellied Squirrel 金背松鼠

Himalayan Striped Squirrel 明紋花松鼠

Northern Treeshrew 树鼩

大夥給足了耐心等候,而上天似乎感應到了我們誠意,於是第二波高潮突然來襲。
右邊樹林突然傳來了擾攘的鳥聲,聽得出是幾隻不同的個體發出的,直覺告訴我
好料來了,說時遲那時快,右邊樹上突然蹦出了幾隻小鳥,很快又很俐落的停在
了我前面。哇!是小黑領噪鶥 Lesser Necklaced Laughing Thrush。一共四隻,心裡即
興奮又抓狂。興奮是因為我沒見過它們,而抓狂是因為它們太靠近了(而且它們
塊頭也不小),長焦鏡根本容納不下它們。不怕,幸虧我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把
準備好的小鏡頭拿出來應對這艱鉅的時刻。只可惜,光線比預期的差,只用手握
的小鏡頭拍出來的照片,銳利度大減。哎,可惜了。躲偽帳就必須面對這樣的問題。
從小到只有手掌大的鹟,到兩隻手都抓不住的黑鹇,當中個體的差別很大,應該
選用什麼焦距的鏡頭,成了刺手的難題。

Lesser Necklaced Laughing Thrush 小黑領噪鶥


块头很大,靠得又近,蹦蹦跳跳的好难拍哟。。。


上天並沒有因為這難題而給我喘息的時間,盤尾樹鵲、藍歌鴝、梯氏仙鶲、棕頭幽鶥
等等崗卡章羽族陸續登場,也因為一時之間太多拍攝目標而遺漏了一隻較為少見
的長嘴鉤嘴鶥。啊,很遺憾啊,但願接下來的幾天還有機會遇上吧。盛況一直持續
到大概6时30分左右吧(泰國比馬來西亞遲一個小時的時差),姍姍來遲的綠腳山鷓鴣
當了我們第一天的閉幕嘉賓。好啦,打開偽帳,發現天色已經暗得不像話了,大夥
才趕緊收拾器材,離開叢林。

Racket-tailed treepie 盤尾樹鵲

樹鵲尾巴都是长长的,靠得近的话,很难整体拍得清晰,尤其眼睛很难拍得锐利哟。。
 
Stripe-throated Bulbul 紋喉鵯

Streak-eared Bulbul 紋耳鵯

Brown-cheeked fulvetta 褐脸雀鹛

Tickell's Blue Flycatcher 梯氏仙鹟

Puff Throated Babbler 棕头幽鹛

Siberian Blue Robin 藍歌鴝

Large Scimitar-Babbler 长嘴钩嘴鹛 漂亮的鸟儿,可惜我拍得不好,寄望接下来的几天还有机会咯。
 
一对  Scaly-breasted Partridge 绿脚山鹧鸪   当了我们今天的闭幕嘉宾。
 
真的拍到天黑才趕緊收拾器材,離開叢林。

由於大家都累了,在崗卡章的第一份晚餐就呆在渡假村裡享用吧。渡假村裡的料理
也很好吃,看來泰國餐還蠻合我口味的。闊別9個月再聚首,今天終於有時間坐下來
好好聊了。第一天的崗卡章之旅我覺得收穫還蠻不錯的,起碼今天沒下雨。雖然他們
說鳥況還不算太理想,還有很多鳥兒沒出現,但對於第一次到訪的我和Yap來說已是
相當滿足了。只可惜了那隻長嘴鉤嘴鶥,希望接下來的幾天還有機會遇上吧,晚安。

晚餐时间,大伙边吃边聊。 Baan Maka的用餐处也是唯一有wifi的地方,所以也是我们与外界联系的场所。


在此獻上Desmond和Heng曾經在Lung Sin Waterhole拍過而今天沒出現的鳥兒。當然
好鳥還遠不止這些,但留待下次吧。


Slaty-legged Crake 白喉斑秧雞

Red-legged Crake 红腿斑秧鸡

White-crested Laughingthrush 白冠噪鹛


Kalij Pheasant 黑鹇 Male 雄鸟

Kalij Pheasant 黑鹇 Female 雌鸟

----------------------------------------------------------------------------------------------------------

第二话 预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