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

榴红的八色鸫

榴红的八色鸫 Garnet Pitta



             這Garnet Pitta 榴红八色鸫是一個月前南下拍的。
             和去年6月拍的那只情況不一樣。
             此次算是輕鬆多了,
             無論是光源,
             或鳥本身都非常理想。
             理應拍出來的作品會比前作更棒,
             可是出來的結果,
             我還是不太滿意。

Garnet Pitta  榴红八色鸫

Garnet Pitta  榴红八色鸫

Garnet Pitta  榴红八色鸫


             或許是攝影機的關係吧。
             上次用的是全篇幅相機D700(FX Body)
             此次用的是DX Body (D7100)。
             對於鮮艷到爆的顏色,
             D7100顯得有心無力。
             在顏色處理方面少了些層次感。
             無法呈現這榴红八色鸫最豔麗的一面。
             唉,實屬可惜啊。


             从资料显示它的体型比起其他的八色鸫还要小一些,
             但现场观察其实没什么分别~



             谢谢赏阅。 毕~

2013年9月19日星期四

重要的綠葉兵團

重要的綠葉兵團



             一般上我們躲在偽帳裡都是為了拍某種特定的鳥。
             但過程中往往會有意外的收穫。
             就好像釣魚,
             你的目標可能是旗魚,
             但上鉤的可能又是另一種魚。

             正如我們在拍藍尾八色鸫时,
             就"意外"收穫了3種babbler。

Short-tailed Babbler 短尾鸦鹛

Short-tailed Babbler 短尾鸦鹛

Short-tailed Babbler 短尾鸦鹛

Short-tailed Babbler 短尾鸦鹛


             每次躲偽帳時,
             都會擺放一些"美食"來誘鳥。
             隨著擺放的時間越長,
             被引誘而來的鳥類越多。

             就好像一些知名的鳥點,
             如福隆港的Jelai Resort、
             Bukit Tinggi的植物公園等;
             由於有不同的鳥友長期在那裡擺放鳥食,
             所以那邊的鳥類特別多。
             對初學者來說是個練習的好地方。

            當然有一些賞鳥人反對這種餵食誘鳥法,
            這又是另一個課題。
            今天我們暫且先擱住。

Ferruginous Babbler 锈色鸦鹛 (Lifer)

Ferruginous Babbler 锈色鸦鹛

Ferruginous Babbler 锈色鸦鹛

Ferruginous Babbler 锈色鸦鹛


             其實這班綠葉大軍是很重要的,
             雖然它們當中很多都不是攝鳥人夢寐以求的目標鳥,
             但在漫長的等待目標出現時,
             有它們陪伴就有趣多了。
             起碼不會在帳篷裡睡著。

             另外重要的是,
             當一種鳥在享用著你準備的美食時,
             往往會引起其他鳥類的注意(當然,可能不止鳥類),
             續而吸引到更多的鳥兒到來,
             可能你的目標也是被這樣吸引過來的嚛。

Black-capped Babbler 黑冠幽鹛 (lifer)

Black-capped Babbler 黑冠幽鹛

Black-capped Babbler 黑冠幽鹛



             話雖如此,
             有時候也會有反效果。
             如被引來的是比較強悍的傢伙就頭疼了。
             它不但會獨佔美食,還會把其他的鳥類趕走!
             遇到這樣的情況確實會比較麻煩,
             唯有想辦法把它趕走咯。
             有人會用laser pointer,
             我覺得這辦法不錯。
             哈哈!

White-rumped Shama 白腰鹊鸲 - 传说中的悍者,总把其他鸟赶走。


          毕~ 谢谢赏阅。

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

移动彩虹

31th Aug ~ 1 Sept 2013
Pahang,Taman Negara, Sungai Relau - Merapoh



             约一个月前,
             有鸟友在彭亨州森林公园拍到“蓝尾八色鸫” 育雏的作品。
             我得到消息时已经迟了。
             觉得很可惜,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竟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

 Banded Pitta 蓝尾八色鸫 (Male) Lifer

设定错误,导致很多照片砸了。心在淌血T.T


             直到8月尾,
             有鸟友告知这“八色鸫”还在巢穴附近,
             我们才决定下去赌一把!

             时间决定得有点仓促,
             我们甚至还没定好房子,
             就已经到达目的地。
             匆匆拿了准证就进林里去了。

             在此要先谢過鸟友 -
             Desmond Lee, KC Wong and Zhongying Koay。
             我们到达时,
             他们已经在拍着了。
             感谢他们把位子让给我们,
             我们不止要了人家的位子,
             还霸了人家的面包ˊ_>ˋ。
             哈哈。大恩大德在此谢过。

 Banded Pitta 蓝尾八色鸫 (Female) Lifer




             此趟行程有點倉促,
             我們是臨時改變目的地而到來的。
             同行的除了鳥神老師外,
             還有Makus,Mr No Good兩位德高望重的前輩。
             小的參與其中受益不淺^_^。

             藍尾八色鸫 Banded Pitta,
             是西馬最豔麗的飛禽之一。
             是很多鳥類攝影愛好者的主要目標。
             為了拍到它,
             很多鳥友不惜千里迢迢,
             甚至跨國跨境來到這裡拍攝。

第一次从草丛中钻出来时,我感动到几乎流眼泪了。

雏鸟在丛里,还不肯曝光>.<"

             记得我第一次从网上看到这只鸟时,
             被它艳丽的颜色给完全吸引住了,
             一直把它视为必拍目标之一。
             想不到终于可以亲眼目睹这 - 移动彩虹 -了。

             拍摄当天
             帐篷设好不久后就听到它呼叫了。
             大伙都还没准备好,
             就冲进了篷里;
             屏住了气息,
             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力。
             随着传来的声音越来越靠近,
             我心也跳得越快!
             时而在前方,
             时而在后方,
             弄得我都快疯了。
             心里就一直念着 -
             “出来吧,出来吧。。。”
             僵硬的食指紧贴着快门键
             希望即使它只是掠过一秒,
             我仍可以向它完美扫射!

             哈哈,开玩笑吧了。
             当天非常Enjoy!
             拍摄时
             一边按快门,一边吃面包,
             轻松写意,逍遥无比。
             只是自己手贱,
             尝试了用我不熟悉的S mode来摄影,
             搞到拍出来的作品大部分都模糊了(吐血)。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此次能够完成任务,
             最重要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
             谢谢,再次感谢帮助过我的人们。

             毕 ~

2013年9月10日星期二

又見果子成熟時。。。

2013年8月 Hutan Lipur Sungai Sedim
 



             隔了三年,又看到Sg Sedim停車場的果樹結果了。
             雖然過去兩年都有結果,
             但數量都不多。

             直到今年六月底才再次看到久違的果實大爆發。
             但果實成熟得很慢,
             盼了將近一個月才等到最頂端的果實成熟,
             再等到下層的果子成熟也快兩個月了。



Finsch's Bulbul

2010年果实成熟时,仍很少见其踪影

Yellow-bellied Bulbul 2010年时数量比较少。
Grey-bellied Bulbul

Sedim 果树的常客。

             果实从树的上层开始成熟,
             然后到中层、下层。
             历时一个约两个月。
             從結果初期到成熟後期,
             我發現兩個階段來覓食的鳥類都有些許差別。


Buff-vented Bulbul

Buff-vented Bulbul

Hairy-backed Bulbul
Spectacled Bulbul

Spectacled Bulbul

Ochraceous Bulbul

Red-eyed Bulbul

Red-eyed Bulbul 今年的数量好像减少了。
            
             整個過程我們記錄了十種鹎鸟,
             兩種啄花鳥,一種擬啄木鳥。

             其中两种鹎鸟没拍到照片
             Streaked Bulbul (仅在最上层)
             Black Headed Bulbul

             拟啄木鸟
             Brown Barbet (初期)

             啄花鳥
             Crimson-breasted Flowerpecker
             Yellow-breasted Flowerpecker

             其他“经过”的还有

White-bellied Yuhina

Grey Wagtail 迁移的季节又悄悄的开始了。。。
Striped Bronzeback

超小的蛇类。

Beautiful Flying Lizard
常见的飞蜴,正值遇到它们在追逐,所以才拍到它开翼,幸运~

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