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脸上挂着古图腾的飞鸟 - Barbet 拟啄木鸟

Barbet 拟啄木鸟

“拟” 有擬態的意思。 擬態其中又有模仿的含義。擬啄木鳥某方面來說,它們在習性上,樣貌上都或多或少有模仿啄木鳥的樣子。形態上它們都有堅硬的鳥喙,習性方面都能在樹桐上戳洞 弄巢。但啄木鳥愛吃葷,而擬啄木鳥則偏愛果實。由於生態上有競爭性的存在,把對方雛鳥殺死的事件也時有所聞。。。擬啄木鳥叫聲響亮但略顯單調,是一直重複 的單音。別看它們身形豐滿,行動起來可是相當的敏捷。一般上都在很高的樹上呆着,加上身體都是青綠的保護色,想要發現它們還真是需要很好的眼力。想要觀賞 它們最好的時機是森林結果的季節,它們會落到果實樹上大快朵頤,只有在這一時刻,它們才不會介意在大眾面前露上一面。馬來西亞共有14種擬啄木鳥,其中包 括三種在東馬才會看見的特有種。

1.Coppersmith Barbet  (Megalaima haemacephala) 赤胸拟啄木鸟 15cm
2.Blue-eared Barbet (Megalaima australis) 蓝耳拟啄木鸟 17cm
3.Sooty barbet (Caloramphus hayii) 褐拟啄木鸟 18cm

4.Black-browed Barbet (Megalaima oorti) 黑眉拟啄木鸟 20cm
5.Yellow-crowned Barbet (Megalaima henricii) 黄冠拟啄木 21cm
6a.Red-throated Barbet (Megalaima mystacophanos) Male 丽色拟啄木鸟 23cm
6b.Red-throated Barbet (Megalaima mystacophanos) Female 丽色拟啄木鸟 23cm
7.Golden-throated Barbet (Megalaima franklinii) 金喉拟啄木鸟 23cm

8.Fire-tufted Barbet (Psilopogon pyrolophus) 火簇拟啄木鸟 28cm
9.Lineated Barbet (Megalaima lineata) 绿拟啄木鸟 29cm
 10 .Gold-whiskered Barbet (Megalaima chrysopogon) 金颊拟啄木鸟 30cm

11.Red-crowned Barbet (Megalaima rafflesii) 27cm

东马特有种

12.Mountain Barbet (Megalaima monticola) 
13.Golden-naped Barbet (Megalaima pulcherrima)
14.Bornean Barbet (Megalaima eximia)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害羞的歌手们 Babbler

Babbler 在馬來西亞鳥類中是一個很大的家族,當中包括 Tree Babbler, Jungle Babbler,Wren Babbler, Tit Babbler,Shrike Babbler ,Scimitar Babbler 和 Rail Babbler在內共有39種。它們當中不乏歌唱能手,而且都是高音一族。一般上都會在比較幽暗的林道裡頭找到它們,但它們總是躲來躲去,平時很難一窺全貌,只有在沒人打擾的時候,才會落到地上覓食,所以想要拍張照片,還得從這方面好好利用才行。

Babblers

Chestnut-rumped Babbler (Stachyris maculata) 红腰穗鹛
 
Abbott's Babbler (Malacocincla abbotti) 阿氏雅鹛

Black-capped Babbler (Pellorneum capistratum) 黑冠幽鹛

Buff-breasted Babbler (Trichastoma tickelli) 棕胸雅鹛
 
Chestnut-winged Babbler (Stachyris erythroptera) 红翅穗鹛

Ferruginous Babbler (Trichastoma bicolor) 锈色鸦鹛

Golden Babbler (Stachyris chrysaea) 金头穗鹛

Grey-headed Babbler (Stachyris poliocephala) 灰头穗鹛

Grey-throated Babbler (Stachyris nigriceps) 黑头穗鹛

Moustached Babbler (Malacopteron magnirostre) 须树鹛

Puff-throated Babbler (Pellorneum ruficeps) 棕头幽鹛

Rufous-crowned Babbler (Malacopteron magnum)

Short-tailed Babbler (Malacocincla malaccensis) 短尾鹛

White-chested Babbler (Trichastoma rostratum) 白胸雅鹛

Black-throated Babbler (Stachyris nigricollis) 黑喉穗鹛


 Tit Babblers

Fluffy-backed Tit-babbler (Macronous ptilosus)

Pin-striped Tit-babbler (Macronous gularis) 纹胸巨鹛
 
Wren Babblers
 
Pygmy Wren-babbler (Pnoepyga pusilla)  小鳞鹪鹛

Streaked Wren-babbler (Napothera brevicaudata) 短尾鹪鹛


Shrike Babbler

White-browed Shrike-babbler (Pteruthius flaviscapis) 红翅鵙鹛

Black-eared Shrike-babbler (Pteruthius melanotis)  栗喉鵙鹛

Rail Babbler

Malaysia Rail-babbler (Eupetes macrocerus)  白眉长颈鸫



- Collared Babbler (Gampsorhynchus torquatus)
- Grey-breasted Babbler (Malacopteron albogulare)
- Horsfield's Babbler (Malacocincla sepiaria)
- Rufous-fronted Babbler (Stachyris rufifrons)
- Scaly-crowned Babbler (Malacopteron cinereum)
- Sooty-capped Babbler (Malacopteron affine)
- Temminck's Babbler (Pellorneum pyrrogenys)
- White-necked Babbler (Stachyris leucotis)



- Chestnut-backed Scimitar-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Large Scimitar-babbler (Pomatorhinus hypoleucos)

- Black-throated Wren-Babbler (Napothera atricularis)
- Bornean Wren-Babbler (Ptilocichla leucogrammica)
- Eyebrowed Wren-babbler (Napothera epilepidota)
- Large Wren-babbler (Napothera macrodactyla)
- Marbled Wren-babbler (Napothera marmorata)
- Mountain Wren-Babbler (Napothera crassa)
- Striped Wren-babbler (Kenopia striata)

毕~


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

南下:一個說走就走的旅程 (下篇) 巧遇路過的赤色閃光。

十一月。 
南下:一個說走就走的旅程 (下篇)巧遇路過的赤色閃光。

第四天

最近看見幾位鳥友上山拍了Ferruginous Partridge 鏽紅林鷓鴣。既然到了附近,不妨上山去碰碰運氣,這是為何我們多待一天的原因。一早天未亮,我們就出發了。到了鳥點也不過早上六點四十五分而已。摸黑進入林道也只為了能在鳥兒出現之前,把偽帳設好。經過一番觀察,調整位置後,各自就位,就等鳥兒出現。

天還未亮,環境很陰暗,我在偽帳縫口中觀察外面的動靜。。。不久,出現了一只藍歌鴝雌鳥。但位置離我太遠,我不敢輕舉妄動。繼續觀察。。。接著又出現了Puff-throated Babbler 棕头幽鹛 。這鳥我沒拍過,按了幾下快門,留個紀錄。

Buff - breasted Babbler 
 
正當我用相機景窗捕抓棕头幽鹛的畫面時,這林鷓鴣突然從我的景窗掠過!這嚇了我一跳,再看看外面的動靜,它又不見了。這讓我心跳加速,血液沸騰,看來今天應該會有收穫了。閉住氣息,繼續從縫口觀察,慢慢的林鷓鴣又從草叢中走了出來。它警戒心強,邊走邊觀察周圍的環境,我們不敢輕舉妄動,深怕一嚇著它,到手的肥雞就溜了。我們繼續忍耐著按下快門的衝動,直到它沒那麼警惕,走起來不會東張西望的時候,才慢慢把鏡頭移動,直到鏡頭對準它,按下快門那一剎,才發現我們面對一個巨大難題。即 現場光線嚴重不足,林鷓鴣又一直移動,即使ISO推上2000, 快門速度仍無法趕上它的移動。雖然按下了很多快門,但基本上全都報廢了。只恨手中相機不是全篇幅,現在唯有希望天色快點亮起來,好讓我能拍下幾張清晰的照片。

Ferruginous Partridge 鏽紅林鷓鴣

环境幽暗,照片锐利度欠缺理想。
 
好不容易停住了,却遮住了脚 >.<"


這鳥在附近逗留了蠻長的一段時間,出現走了,再出現都好幾回了吧。但偽帳裡的我還是一心在等著天快亮。。。度日如年,過了多久也忘了,接著有兩個不認識的鳥人進來,雖然人數稍為增加了,但林鷓鴣還是有出現,只是出現的時間越來越短。


Oriental Magpie-Robin 鹊鸲 出来串门子

Oriental Magpie-Robin 鹊鸲 出来串门子


Mountain Peacock-pheasant 这林中的巨无霸。。。



Himalayan striped squirrel 明紋花松鼠

前两天都拍不好的它,想不到在这里如此好拍。哈哈


10時半左右吧,環境終於亮了起來,但距離最後一次看到它已是1小時多之前的事了。。。在偽帳裡頭發呆的我,仍盼望著它的到來。忽然師傅接到了鳥友的來電,說某個地方出現好拍的赤翡翠,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師傅雖說讓我決定要不要去拍,但他的眼神好像在告訴我,如果錯過了,他會怨我一輩子的樣子#%-*!在無法抗拒的壓力之下,唯有捨命陪君子了。收拾一切,匆匆下山 去。哈哈

走了一小時半左右的車程,為了爭取時間,連午餐都打包進去了。但偏偏卻下起了滂沱大雨,唯有在亭子裡邊吃午餐邊等雨停了,天啊,我不貪心,給我拍兩三個小時就夠了。。。。天開始放晴,雖然天空仍下著毛毛細雨,但我們已按耐不住要去鳥點觀察一番。我在外面等著,師傅和另一位鳥友先進去查探,不一會出來了並帶來了一個好消息,這鳥還在!我們立刻架起器材,拿著偽帳進去了。

由於下過大雨,鳥點在一斜坡之下,我們得走下去,紅泥地遇水更滑了,雖然已經小心翼翼,但我還是滑了一跤,扭到了膝蓋和腳腕,還閃了腰,連相機都中了泥巴,哇!當時真的覺得倒黴透了!一拐一拐的把帳篷設好,身上的雨衣還沒脫掉,就一屁股坐了進去。。。。。雨停了。。。天開始亮了。。。

不必等太久,這赤翠就來了。但一開始只躲在較雜的樹叢中觀察,等了好一會才飛過來。它這一站就站到了我前面稍下方,之前有點擔心會不會太靠近或太遠,但看來還好,似乎運氣還在我們這一方。這斜坡下方是小溪,這赤翠顯然是來覓食的。它像其他翠鳥一樣,頭一上一下,尾巴也提上提下,在打量著周圍,看看有什麼獵物出現。殊不知它早已成為了 前方偽帳裡的獵人們瘋狂掃攝的目標。

赤翠鳥 Ruddy Kingfisher

赤翠鳥 Ruddy Kingfisher
 
當時光線有點過亮,拍出來照片有點硬,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它站在枝頭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往下看,光線剛好從它的正上方照來,對眼部凹陷的部分造成了很深的陰影,拍起來不理想,只有在它往下捕獵,上來後頭朝右邊的時候是拍攝的最佳時機,但機會只有短短的二,三秒。所以要準確拍到理想的畫面 就需要好好的捕抓那一剎,雖說不太難,但也需要經過不斷的嘗試,和耗費了不少的時間來拍攝。時間慢慢流失,出現的鳥人也越來越多,加上天色漸暗。我想也夠了,就此打住吧。

这猎物小了点。。。

赤翠鳥的体型不小,但它羽毛却很细幼,要确保照片的锐利度,快门不能太慢。。这点我回家看照片后才发觉。。

嗨!你好。欢迎来到马来西亚。


無論如何已經有了巨大收穫。。。。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連續那麼多天攝羽了,精神上也消耗得特別快。無論如何這趟南下收穫頗豐,值得值得了。 最後要特別感謝這幾天幫助過我們的鳥友們。感激不盡。

毕~ 



2015年11月23日星期一

南下:一個說走就走的旅程 (上篇)天堂關門了。

十一月。初
南下:一個說走就走的旅程 (上篇)天堂關門了。



有多久沒南下首都了?起碼半年了吧。要驅車五小時到吉隆坡,對我這懶人來說還是遠了點,所以一直都沒有南下的念頭。直到最近南方的鳥友拍到了可愛的領鵂鶹 Collared Owlet, 這才讓我燃起南下的衝動。就在南下的前一個星期問了師傅和兩位臺灣鳥友的意願,他們爽快的答應了。於是立刻定酒店。嘟嘟嘟嘟南下啦~

 第一天

特別珍惜這趟旅程,由於老婆肚子裡的孩子愈漸長大,老婆大人行動起來不太方便,所以接下來的日子得陪陪她才行。所以這也許就是我今年的最後一趟遠行了。兩輛車 星期五下午出發,Wilson和Ginna星期日先回,而我和師傅多留一天。到了雲頂時已是傍晚時分了,天空下著綿綿細雨,雨季啊,沒辦法。和一班鳥友餐聚,閒話家常,一直聊到淩晨才回酒店。ZZZ

不醉无归!


 第二天


一個專業的鳥類攝影師無論前晚有多遲睡,又無論喝了多少啤酒,第二天總是能夠準時起床, 上山。這點可在師傅身上看到,哈哈哈。在附近吃了簡單的早餐後就上我們的目的地 Ulu Kali了。早上天氣非常晴朗,前陣子受鄰國煙霾所害,現在才體會到新鮮的空氣是如此的難能可貴。。。本來打算驅車直至目的地,但來到山腰處被眼前的雲海迷住了!上來雲頂那麼多次, 這卻是我第二次遇到雲海奇景而已。我記得第一次遇上雲海也是我第一次上來這裡的時候,很可惜當時只顧著往鳥點衝,沒有停下來好好欣賞,事隔數年, 此次我們決定不能錯過眼前美景。


抱歉,没有广角镜,只好用手机拍摄~
旅程愉快~


逗留了20分鐘吧,我們才從美景中清醒過來,差點忘了我們到此的目的,於是立刻跳上車子繼續往山上開。Ulu Kali啊,我再次的來到了這拍鳥的天堂。此次到這裡並沒有特別的目標要拍,主要是帶鳥友上來走走看看,順便試一試手中的便宜小砲,嘿嘿!準備刀仔鋸大樹。。。


走到鳥點,遇上了這裡的看守員(也是鳥友),在跟一班鳥友談著話,神情有些嚴肅。我湊過去打招呼,換來的卻是一個晴天霹靂的壞消息!因為某些原因,今天以後,這裡不再開放讓人進來了。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還真讓我有點難以接受,晃頭晃腦的走來走去,沒有特別難過,只是有種要說再見了嗎的 失落感。


蓝歌鸲  Siberian Blue Robin Male 雄鸟

这鸟刚到不久,幸运的我们遇上了。

蓝歌鸲  Siberian Blue Robin這鳥剛到這裏不久,很幸運的被我們遇上了。 只可惜鳥還很怕人,總是站在陰暗處,尾巴搖個不停。我手上沒 “利器” 。 只能勉強拍了幾張不是很銳利的照片做記錄,可惜。。。鸟况不是很理想,主要是因为没飞蛾出现,那些吃飞蛾的鸟都不来了。

到處走走拍拍留些紀念。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刻, 記得是早上10:30am,隨後入口也封上了。。。不知道能算慶幸嗎?能成為這拍鳥聖地的最後一批訪客,雲海在為我們相送,似乎要我們不能忘記這美麗,璀璨,充滿朝氣的地方。這裡曾經為多少鳥人帶來無數的驚喜與回憶啊。Ulu Kali 我們再見吧。

当天,天气异常晴朗,连首都都看到了!

重重山脉 尽收眼底

云 与 山


用手机来张 Panorama


這裡和檳城一樣,到了中午就開始下雨。用過午餐後,大夥在酒店前聊天,直到2pm 左右吧。鳥友們陸續離去,我們也回房間休息去。看著窗外的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實在有夠無聊的。大概四時左右吧,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酒店離 Awana Genting 的步道又很靠近,我們決定去兜兜。先前說過此次南下最主要就是到 Awana Genting 尋找領鵂鶹和 明紋花松鼠。來到目的地時卻沒有特別的興奮,可能是受早上的事情影響吧,加上天氣不好,其實並不抱太大的希望。步道有點像金馬倫 Gunung Brinchang 的山路,但路程不長(約一公裏左右),走到最後是一道鐵門。

Awana Genting 步道一览


走在步道上,大夥有點鬆散,要不是看到夢寐以求的明紋花松鼠,我大概連器材都懶得帶下來了。明紋花松鼠 在這裡還滿常見的,而且數量也不少。但體型極小,又活潑好動,加上光線所限,要拍好它們實在不容易,跟它們耗上了好一會。

Himalayan striped squirrel 明紋花松鼠

真的是很小一只,活泼好动,只有等它啃果子的时候才能逮住它。


接下來師傅遇上了紅頭咬鵑, 他把拍攝的機會讓給了我們,很可惜,當我要按下快門的那一剎,它飛走了!啊,非常可惜。過後隊伍變得越來越松散,我決定往下走去找咬鵑,師傅往回走走看看,Wilson和Ginna在我們之間。天氣變得晴朗起來,我走起來也輕松多了,起碼不必擔心何時下起大雨。但也沒什麽特別收獲,我決定往回走,遇上了Wilson和Ginna , 就在這時聽到了領鵂鶹的叫聲!而且叫聲顯得非常靠近,我們都緊張了起來,拼命往音源尋找目標,不一會兒終於看到它了!!!

領鵂鶹 Collared Owlet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拍几张记录照。


大發!它就在步道對外旁,離我們非常靠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趕緊拿起相機對它拍了幾張記錄照再說!。 。。拍了幾輪後發現它對人類不敏感,這下可好了,前前後後拍了20分鐘,直到天氣又開始轉暗,烏雲再次密布,加上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才帶著滿足的笑容離它而去。這下晚上睡覺也會笑了,哈哈~

喂喂喂,你在看什么!

它的体型大概只有手掌大小,可爱极了!

最后飞到比较远的地方站了,但光线很好,多拍几张!


第三天

還是一早醒來,為的是到Ulu Kali去拍日出,加上昨天的雲海,應該會很看吧!可惜到了那裏,才發現日出的位置不理想,加上昨天的雲海也沒出現,就匆匆下山了。接下來還是到昨天的Awana Genting步道走走,希望可以再次拍到領鵂鶹,哈哈,看來運氣還是有的,它又再出現了!

今天站得不是很理想,但光线比昨天好。拍拍拍!
Orange-bellied  Leafbird 橙腹叶鹎 Male 雄鸟。

Orange-bellied  Leafbird 橙腹叶鹎 Female 雌鸟。 这里的橙腹叶鹎还蛮好拍的,不会太怕人。

突然出现的 Black-browed Barbet 黑眉拟啄木鸟


拍攝一直到12時左右,天空又開始下起綿綿細雨。唯有去吃午餐了!午餐後,Wilson和Ginna先回檳城了,我和師傅也下了山,但我們打算明天上BT,所以就在Batu Cave附近租了酒店。然後一整天也沒什麽搞作了。。。下雨。。。看電視。。。吃飯。。。睡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