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泰想飛 第四話 白發婆婆的雞地

泰想飞 第四话 白发婆婆的鸡地
22nd March 2017



时间过得特别快,又是时候说Bye Bye。终于来到岗卡章鸟摄之旅的最后一天了。
在还没搭上归途之前,我们还有一个早上的时间继续鸟类摄影。若是上山时间
肯定不够用了,我们决定轻松点,到附近的一个伪帐继续蹲鸟。这伪帐离度假
村很近,约十五分钟车程而已。伪帐约7:30am开始营业。所以今天可以稍微睡
迟些再出发。

在还没有开始这趟鸟摄之旅之前,就从鸟神师傅那里听说了岗卡章有个很“先进”
的伪帐。在拍摄范围还装有闭路电视,可以从外围的屏幕上看到里面的状况。
如果肚子饿了,还有提供简单的餐饮,叫我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这伪帐的名字
就叫 Baan Songnok

Baan Songnok 一个有相当规模的伪帐点。


车子约7:15am左右抵达,那边的负责人 Auntie Ek 早就在外边恭候
多时了。Auntie Ek 留着一头短白发,虽然上了年纪,但看上去依然
健壮和亲切。我们四人包括Heng兄都是第一次到访此地,当中无不
被他的规模吓了一跳(容我稍后再介绍)。走进前厅,里面左上角有
个大屏幕,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伪帐里的情况。诶,里头已经有鸟儿
来访了!大伙七手八脚的赶紧把器材架上,前厅右上角有道石板
铺成的小路,沿着小路走就来到了他的伪帐。从伪帐的洞口看出
去,喔,是白冠噪鹛。这鸟我们第一天在Lung Sin Waterhole时没出
现,心想这次机会来了,只可惜在我们摆好器材,按下快门之前它
们就飞走了。 啊~还真是个不好的开始啊。。。

Baan Songnok 示意图

伪帐一览


我们继续把器材摆好,并期待鸟儿的到来。这伪帐是我们四天下来
规模最大也最舒适通畅的。伪帐分左右两边,右边一排比较靠近水
池,而左边稍远,是留给500 - 800mm那种长焦镜头用的。伪帐与鸟
点之间有很好的遮掩措施,基本上只要把脚步放轻,就算你时常进
出伪帐,也不会对鸟儿造成干扰。这看似近完美的伪帐,其实也有些
缺点。就我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拍摄范围过于广大,有差不多两个篮
球场那么大。如果鸟儿靠近伪帐,或拍摄目标够大就还好,如果是
小小鸟儿又站在较后的地方(水池在较远的位置),情况就不太理想
了。所以这里也和其他伪帐一样,存在着 “ 鸟儿个体大小不一,很难
统一镜头拍摄” 的弱点。

不必等太久,就迎来了“一批”访客。仔细一看,哇,是一群为数不少的
红原鸡。它们从后方的树林缓缓的走了出来,领头的公鸡小心翼翼的
观察环境,确保安全后才慢慢移动到开阔的位置上。数一数共有7只,
有公,有母,其中一只母鸡还带着四只小鸡。瞬间整个鸟点变成了个
鸡场。这下不怕没机会把红原鸡拍好了,哈哈。期间也有些其他鸟儿
混了进来,例如 珠颈斑鸠翠翼鸠。虽然它们是普了点,但我平时
也好像没多少机会去拍摄它们。
 
Red Junglefowl  红原鸡 Male 雄鸟

雄鸡比母鸡稍大。
红原鸡的羽色非常丰富,即便是同一物种,但羽色呈现却不太一致。

Red Junglefowl  红原鸡 Female 雌鸟

Red Junglefowl  红原鸡 可爱的雏鸟~
生性害羞的 Emerald Dove 翠翼鸠 在这里也比较不怕生。

Spotted Dove 珠颈斑鸠


一轮拍摄过后,右边树上又跳下了几只大鸟。咦,这不是在第一天
拍过的小黑領噪鶥吗?但仔细看看它们的脸部又好像不太一样。
噢,原来是Greater Necklaced Laughing Thrush 黑領噪鶥。它们除
了体型稍大,和脸上的黑线条不太一样之外,其余的几乎和小黑領
噪鶥一模一样。约四-五只左右,看得出其中一只是雏鸟,亲鸟则在
左右两旁呵护着。

Greater Necklaced Laughing Thrush 黑領噪鶥
 
体型上 黑領噪鶥黑領噪鶥 大(废话)

三只 黑領噪鶥 挤在一起觅食,看起来特别逗人。

Lesser Necklaced Laughing Thrush 小黑領噪鶥 也跑来凑热闹了,有发现它们之间的区别吗?


今天我们的目标是Bar- backed Partridge  褐胸山鹧鸪。这鸟原本在
第一天躲伪帐时应该拍到的,可惜没出现,所以寄望今天能如愿以
偿咯。从拍摄原鸡的当儿已经听到它的叫声了,赏个脸出来吧。。。
接着到访的有 阿氏雅鹛紋耳鵯黑枕王鹟,还有绿脚山鹧鸪
人家都说绿脚山鹧鸪褐胸山鹧鸪 难遇见,可我们却和别人刚好
相反,哈哈。。。

Black Naped Monarch 黑枕王鹟

Pin-striped Tit-babbler  纹胸巨鹛

Abbott's Babbler  阿氏雅鹛

Streak-eared Bulbul 紋耳鵯

Scaly-breasted Partridge 绿脚山鹧鸪

Scaly-breasted Partridge 绿脚山鹧鸪 这次也是昙花一现而已,走一圈就走了。


约9:30am左右吧,鸟儿出现的频率变得有点低迷。无聊得慌了,
我就出来到外边活动一下,顺便上个厕所,舒畅了再回到里头
打拼。正能量增加了,鸟运也接着提升。接着出场的是 蓝绿鹊
共四只,很可惜只有一只肯站出来,其他的都在后边树林里候
着。噢,原来不是来洗澡,是来捡材料做窝的,看来它体内传宗
接代的基因要发作了,加油吧。拍摄 蓝绿鹊 的时候,我察觉这
鸟块头好大哦!其实鸟儿站的位置离我们相当的远,但拍下来
的时候,鸟儿占整体照片的比列并没有预期的小。这才让我想
起了很多前辈提过的话。就是泰国的鸟儿体型上比马来西亚的
还要再大一些些,即便是同一种类。从这几天的拍摄下来,我
和团友们也有同样的感觉。无论是鹎鸟,鹛鸟还是犀鸟,个头上
都比我国的大一点。这也许也不稀奇啦,只能说泰国 这山大地
广的好地方,自然可以孕育出更加 “肥沃” 的生命体咯。


Common Green Magpie 蓝绿鹊


看下时间 11am,啊,我们的拍摄活动也靠近尾声了。由于归途遥
远且充满不定性,大伙都在考虑要不要就此结束拍摄。但我们又
舍不得就这样回家,起码要来只好咖当我们的闭幕嘉宾吧。就在
绝望之际,意想不到的 -它 出现了。是长嘴钩嘴鹛,喔,完全在意
料之外,第一天无法把它拍好,此次我是火力全开了,虽然鸟儿
有些远,但距离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鸟儿在池边跳上跳下数分
钟,洗澡,喝水后,回眸望了我们一下才扬长而去。这似乎在告诉
我们 - 好了,好了,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又是时候说Bye Bye,
所有的遗憾,留待下次再来弥补吧。好吧,你当我们的闭幕嘉宾,
我算是满足了。

Large Scimitar-Babbler 长嘴钩嘴鹛

出来当我们闭幕嘉宾的 Large Scimitar-Babbler 长嘴钩嘴鹛 谢谢啦


收拾了器材,我们匆匆撤回前厅。想趁剩余的少少时间参观一下那里,
顺便和Auntie EK交流一番。这前厅的墙上挂满了以往摄鸟师们的珍贵
作品。不同的季节,鸟儿的种类也会有区别。这里还有一本记录簿,每
天出现的比较特别的鸟类, 都会记录在里面,包括出现的时间等等,很
是用心哟。参观的当儿发现旁边竟然有摆设一些木瓜,当下我就知道
一定是喂鸟的,就问了Auntie EK , 她说会有金额叶鹎 白喉紅臀鵯
鸟儿到来。喔,话没说完就有只白喉紅臀鵯跳下来吃木瓜了。哇,这些
鸟我们都没拍过啊,虽然时间已到,但遇见没拍过的鸟儿,怎说也要拍
几张再走,于是大家又把家伙们挑了出来。这里除了鸟儿还有5-6只可
爱的明紋花松鼠,它们对人类的接受度还颇高的,我用手机拍摄它们,
都可以去到相当近的距离哟。

照片,CCTV, 纪念品。赞啦!

记录簿,上面记载了珍贵鸟类出现的时间和日期。

时间快到了,赶紧行动!encore !encore !

放了很多木瓜哟~
越走越远了,喂,回来哟!!!

Golden fronted leafbird 金额叶鹎

Sooty-headed Bulbul 白喉紅臀鵯 咦, 臀部好像是黄的哦。


被自己的鸟样所迷惑的 Black-hooded Oriole 黑头黄鹂


最后来张合照吧~

2017 泰想飞鸟摄之旅 画上句号囖。


回程的半路,Heng兄请我们去一家知名的餐馆吃海鲜。 哇~ 味道一流~~

满载而归~ 后会有期~
 

-----------------------------------------------------------------------------------------------------------



小数据:

历时四天三夜 19th ~ 22nd March 2017
团员 4人 + 鸟导兼司机 1位
摄得鸟种  个人 / 团队   52 / 57
Lifer 16 种
去了四个 伪帐
花费 马币2千以内
四话文章 共 12,300个字数



再见~ 



天啊!终于可以好好收拾
电脑里的照片了!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泰想飞 第三话 伪比达之乱入

伪比达之乱入 


21th March 2017

很快的,泰想飞 岗卡章羽族之旅 已来到了第三天。按照昨天的计划,
今天我们会直接到达山里的第二营地。那边有个新设的伪帐,据说
前阵子有 栗头八色鸫 Rusty-Naped Pitta 光顾。虽然最近失了踪影,
但我们仍想去碰碰运气。依时6:30分出发。早出发(尤其是第一个进园)
的好处是比较有机会,在路上遇到还没离开道路的动物和鸟类。我们
就在道路上遇过红原鸡、孔雀雉、黃喉貂等。

经过颠簸的路程,今天依旧很庆幸的,我们还没把胃呕出来之前就
抵达了目的地。一下车就有对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山皇鸠
迎接我们了。是个好的开始,循例在还没进伪帐之前先到处走走看看。


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山皇鸠
Flavescent Bulbul 黄绿鹎
Great Barbet 大擬啄木鳥
Grey Treepie 灰樹鵲  孵蛋,可惜光线角度欠佳。
鸟导 Khun Pia 也加入战局~
Heng、Yap 在拍摄啄木鸟

大概8:30am吧,大伙陆续进入伪帐准备,好!今天的拍摄活动正式
展开!这伪帐虽然不比第一天的lung sin waterhole大个,只能刚好挤
得下四个人。但因为在高山上,所以气温很凉爽,一点都不会感觉
到闷热,而且不用等太久就听到附近传来了栗头八色鸫 的叫声。
喔,实在是好的开始。大伙继续耐心的等待,不花太多的时间,终
于迎来了第一位访客。是 棕眉姬鹟。这鸟在马来西亚的高山上还
蛮普的,不过既然来了,怎样也要给它拍几张纪录一下吧。接着又
出现了棕胸雅鹛白喉褐冠鹎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棕眉姬鹟
Buff-breasted Babbler 棕胸雅鹛
Ochraceous Bulbul 白喉褐冠鹎

虽然目标鸟还没有出现,但这餐前配菜比我预料的多,这下总算
没白来。鸟儿来来回回出现了好几趟,接着连藍歌鴝也加入了这
场聚会。这鸟对我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我还没拍过较满
意的照片。一般上拍过藍歌鴝的人都知道,这鸟会边走边上下摇
尾巴,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要拍到整只清晰的照片真的不容易。
正好这只是不太摇尾巴的,所以我们得把握机会。

就这样拍了一个小时多吧,八色鸫始终只闻楼梯响,而不见其影。
我们有些小失望,沉寂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伪帐右上方传来了骚
动声音。从声音的大小,和骚动的规模来看,会是个蛮大的物体,
我在想如果不是猴子,就应该是大松鼠或大老鹰了。这大物正慢
慢向我们靠近,大伙引颈期盼,它该不会 会下来吧。。。不一会“它”
真的飞了下来。哇!是老鹰吗?那一刹我心里在想。但真实一看
原来是 它 - 山皇鸠!从没想过会是它,大伙都被愣住了一两秒。
接着才开始听到此起彼落的快门声。那么大只怎么拍啊!有人问
到,也有人回答:拍头拍头!哈哈。这鸟不慌不乱的走近水潭,喝
了两口水,然后就优雅的飞走了。。。慢慢的大伙放开了摄影机,
心神未定,你看我我看你的,这才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哈哈,
真没想过山皇鸠会下来喝水。

Siberian Blue Robin 藍歌鴝 Male 雄鸟

可爱的藍歌鴝,这次终于站好好给我们拍个够了。

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山皇鸠 大头照
看过 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山皇鸠 喝水吗?嘻嘻
 
山皇鸠 ”事件之后,伪帐又回到了小沉寂当中。除了之前那几只小配菜
继续轮流出场之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惊喜了。大家心里大概都觉得主
角八色鸫应该不会出现了吧。正当大家在犹豫要不要离开伪帐之际,
Desmond突然察觉到水潭后方有只小鸟出现。从Desmond的严肃表情
来看,这肯定不是普通鸟,大伙也一起望了过去。这鸟个体颇大(跟主角
八色鸫相似),整体看来是橙色的(跟主角八色鸫吻合),从丛林底层边
走边跳(行为模式和主角八色鸫一样),虽然视线大部分被前方的大木
头遮住,但我大胆预测 - 是比达(英文八色鸫 直译)!大伙没人附和,
大家都沉着,应该是憋着那快要按耐不足的兴奋感才对。
Heng:Bingo! 、Yap:好势了!、Desmond:发达咯!、我:阿里路亚!。
鸟儿轻快的跳到了水潭前,一看!What the Hell! 是 橙頭地鶇
大伙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哇~~这不是橙頭地鶇吗? 我迟迟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这会不会是
长得很像橙頭地鶇栗头八色鸫呢?!面对眼前的这只鸟儿,大家还
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但重新想想这两只鸟确实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不管
了,拍了再说。。。。。。哎~ 11:30am左右,经过了伪比达乱入之事件过
后,大伙显得有气无力。于是就这样结束了早上的伪帐拍摄活动。

Orange headed Thrush 橙頭地鶇 Male 雄鸟

伪比达  》 Orange headed Thrush 橙頭地鶇  之乱入!!!

两鸟对比图,是不是很相似!

今天的午餐选择回到第一营地 Ban Krang Campsite 享用。 此营地位于入口
处和第二营地的中间,地方蛮扩的,也是给人露营的地方。饭堂旁有个展
览厅,里面挂着很多经典的生态照片,爱生态摄影的你花个30分钟参观一
下绝对值得的。

原本的计划是午餐过后回到KM27处继续昨天的拍摄,但很可惜昨天拍摄
的阔嘴鸟巢因为大雨的关系毁了,而后备选择蓝八色鸫又因为忘了带伪帐
而作罢(其实也是大雨的关系,它们已失踪好一段时间了)。想了想还是难
忘第一天躲伪帐的美好时光,于是大伙决定再找个没去过的伪帐碰碰运气。
下山时,经过三条小溪,遇上了蝴蝶大军摆阵。之前在第二话介绍岗卡章
时有提过吧,这里除了吸引鸟人之外,也非常受蝶人欢迎,这里可是记录
了300种以上的蝴蝶哟。

蝴蝶在溪流旁摆出 - 千蝶阵

Tree Yellow 纤黄粉蝶
由于赶时间,很可惜无法好好的停下来拍照。
Spot Swordtail 紅綬綠鳳蝶

Five Bar Swordtail  綠鳳蝶
虽然匆匆路过,拍几张记录照也不能马虎哟~
Grey-crowned Warbler 灰冠鹟莺


Ban Krang Campsite

展览厅里有很多经典的佳作, 图为蓝八色鸫 Blue Pitta

经过Heng兄和鸟导的沟通后我们选择Da Toon's Hide。据说这个新建的伪帐,
在前些日子战绩标榜。有位外国观鸟人曾经在那一天之内记录了32种鸟类。
而且帐主还开出了有鸟才付费的优惠。好吧,回到度假屋简单梳洗后就出
发了。此伪帐离度假屋稍远,约半个小时车程,途径可见大片黄梨园和一
些农耕地。车子来到一处斜坡下,由于担心车子被卡住,就停下来走路上
去了(其实伪帐入口就在斜坡上而已)。进入狭窄陡峭的林道,走约10分锺
路程吧,总于来到了伪帐。

途经大片黄梨园,景色还是不错的~

这伪帐很大唷,大概可容纳10个人左右,座位排成一线,
围绕在一面山壁(瀑布)之下。裡面很宽阔、通风。绝对是
舒服的设计。唯一我觉得可惜的是伪帐离眼前的山壁太
近了,拍起来可能不太理想。。。我们各自选择了位置,
把器材架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正当大家在期待鸟儿到
来的当下,噼哩啪啦竟然下起雨来了!啊~东风没来,
竟然来了一场雨,而且是一场大雨。大伙无奈之馀,也只
能聊聊天,打发下时间咯。
 
这帷帐有点偏僻,走起来会比较吃力些~

Da Toon's Hide

眼前山壁, 有少许溪水从上流下。

就像昨天的大雨一样,没完没了,时大时小。直到5:30pm 左右吧,
尽然连一隻小鸟都没出现,看来雨天伪帐没鸟的传言是真的。最
终我们打包了器材,淋着小雨离开了。唉~ 只能苦笑着说,起码
这次的伪帐不需要付费了。哈哈

拍不到鸟,还得淋得一身湿,可惜啊。
回程中,遇到牛群就停下来拍了马来西亚很难找到的林八哥
林八哥 White-vented Myna 在马来西亚已不常见了。
 Indian Roller 棕胸佛法僧 在当地属普鸟范畴,注意路边的电线就有可能遇上。


晚餐依然选择到小镇上吃。这次我们选择了另一间餐馆,味道
依然是一流的。泰国餐真的很好吃,而且价钱也算公道。
5样菜包括两尾大鱼才马币一百左右。

好啦,今天就没什麽总结了。只是这雨。。。唉(陷入无限遗憾当中)
。。。明天就来到泰想飞的最后一天了,早上我们还会去另一个伪帐
,中午过后就搭上回程了。希望明天会更好吧。

青胡椒炒鱼 和 东炎清汤 依然是我的最爱!

那里的鱼都是大过一只手掌的!
 
明天就要回到现实生活去了,开始惆帐了。。。

晚安~

-------------------------------------------------------------------------------------------------------------- 

第四话 预告~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