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美味绣球

美味绣球 Poikilospermum Suaveolens Nectar。
Sg. Sedim April 2015

早在拍Scarlet breasted Flowerpecker的时候,
鸟友继学和James Neoh就发现了不远处
有棵植物的花籽也吸引了不少鸟类前来觅食。
刚开始还不以为意,拍摄下去才发现“它”隐藏无限潜力。

刚长出来的“ 花籽 ”
 
成熟的 “ 花籽 ”

鸟儿就是爱吃紫色的部分~

Poikilospermum Suaveolens Nectar (华文应为 锥头麻”)
是荨麻科下的一个属,为攀援灌木植物。
不像一般果子树,鹎鸟和拟啄木鸟 对它不太感兴趣,
主要是太阳鸟,绣眼鸟和啄花鸟为主。
过去的一个多月都看它陆续开花,
似乎属常年性质的。
拍摄上没有什么压力。

小褐鹎 Spectacled Bulbul 鹎鸟似乎不太感兴趣,也只看过它来光顾而已。
 
红胸锯齿啄花鸟 Crimson-breasted Flowerpecker 雌鸟 Female

Yellow breasted Flowerpecker 黄喉锯齿啄花鸟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橙腹啄花鸟 Male 雄鸟
Plain Sunbird
Ruby Cheeked Sunbird 紫颊直嘴太阳鸟
Brown-throated Sunbird 褐喉食蜜鸟 Female 雌鸟
Everett's white-eye  暗绿绣眼鸟 (Lifer)  警戒心较高的它们也抵挡不了这美味绣球~

Everett's white-eye  暗绿绣眼鸟


赏阅愉快~ 谢谢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風中擺舞的家燕

風中擺舞的家燕 April 2015



             過去兩個星期因別的原因到Mengkuang的
             普通燕鴴繁衍場地走了一趟。
             意外發現了一對家燕在該處覓食。
             一直以來都沒什麼機會近距離接觸它們,
             難得這對家燕不太怕人,隔天立刻動身去會一會它們。
             一早到了哪裡,發現它們還在該處,
             哈哈,今天應該有收獲了吧。
             家燕其實不難拍,它們有一個習性,
             就是有特定的幾個著陸點。
             只要我們耐心守候,應該很有機會。
             怕只怕它的著陸點是在無法靠近的範圍而已,
             例如田裡,河邊,爛泥地。。。
             現在這對家燕就停駐在路旁,車子完全可以靠得很近,
             所以現在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

             等了許久,家燕都只是在附近飛來飛去覓食,
             不曾停駐。也許還早,燕子們都忙著覓食,
             沒閒空停下來休息。不打緊,我到別處逛逛,
             回來後可能就有好消息了。這空地很大,
             前半段是家燕的地盤,
             後半段是它們近親 - 洋燕 - 的地盤。
             細幼的枯枝上總是站著兩三對洋燕。
             說來奇怪,
             拍攝的幾個早上都沒有看到洋燕跑去站家燕的地方,
             而家燕也沒有跑來站洋燕的地方。
             它們都在同一個天空穿梭,卻各有停駐點,互不侵犯。


洋燕 Pacific Swallow

洋燕 Pacific Swallow

             家燕是候鳥,不久後就會北归。
             而此時屬本土品種的洋燕也開始忙著築窩弄巢了吧。
             體形上洋燕比家燕稍小,胸腹部呈米褐色;
             而家燕胸腹則呈純白色。這幾對洋燕比較怕生,
             好幾次我嘗試靠近它們都無法得逞,
             加上個子小,拍起來稍微困難。
             但只要有耐心,絕對可以拍到不錯的片子。

             兜了一圈回來,哈哈,
             家燕終於停在預定的地方歇息了。
             車子慢慢駛過去,剛開始還會嚇到它,
             久了之後也對我放下戒心了。
             就這樣拍了幾個早上。好!

Barn Swallow 家燕 第一次拍它时,还在换着羽毛。。。

隔了一个星期,羽毛变漂亮了~
 
风中摆动羽毛。

涨POH POH, 很可爱吧~
得空就整理一下漂亮的羽毛。
展翅~

展翅~2
展翅~3
光线足够,不怕照片蒙了。但真的很热~~
顺便拍了一些家燕的邻居。

Oriental Pratincole 普通燕鴴 开始回来繁殖了。希望雏鸟不要再被可恶的白胸翠鸟吃了。
Savanna Nightjar 林夜鹰 很久没拍它们了

Savanna Nightjar 林夜鹰
Paddyfield Pipit 东方田鹨 数量好像增加了。

蝴蝶蜥 数量好像也增加了。

谢谢赏阅~ Bye




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石灰森林裡的赤胸拟啄木鸟

22.03.15 槟城乔治市某市区
石灰森林裡继续繁衍的赤胸拟啄木鸟




        一直以来花园鸟类都是我比较缺少的部分。不是因为它们太普遍,也不是因为它们没有吸引力。主要是因为"地点"的问题。其实很多园鸟都拥有迷人的外表,例如朱背啄花鸟,黄腹花蜜鸟,黄鹂鸟,洋燕,麻雀,白眉黄臀鹎以及今天要拍的赤胸拟啄木鸟等等。在市区拍鸟真的非常引人注目,尤其是扛着大件的器材走来走去的时候。想想拍鸟时总是被一大群人围在你后面,要不然就凑过来“了解情况”,这样的局面下,别说鸟儿不敢靠近,连摄影人都会觉得困扰吧。加上我国治安不太理想,被匪徒盯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甚少在市区,花园拍鸟的原因。

        话虽如此,这也不代表我会就此放 弃园鸟摄影。就好像此次的拍摄,也要多谢鸟友James Neoh梁大哥的带领,才能在甚少被打扰的情况下拍好拟啄木鸟的喂雏画面。拍摄地点是在槟城一商业住宅区地段,平时很多人,车川行;但到了周末就平静了下来。这就是我们选择周末拍摄的原因。在三个星期前曾经来过一次,很可惜当时赤胸拟啄木鸟还在弄剿,这次就刚好可以赶上亲鸟喂雏的画面。

大伙都拍得很写意~

在这样的环境拍鸟还真算是头一次~


        目标是在大巷马路旁的一颗枯树上。树高约一层楼,从树干上可看见从上到下排成一行的几个小洞。梁大哥说这对赤胸拟啄木鸟已在这树干上繁殖了很多次了,从树洞的数量来看可见一斑。

赤胸拟啄木鸟 Coppersmith barbet 在枝头上观察环境。


        赤胸拟啄木鸟是我国体型最小的拟啄木鸟约15cm,跟我国最大的拟啄木鸟 (金颊拟啄木鸟30cm )比足足小了一倍。我们可听见一对亲鸟的叫声从右手边的大树上传来。“咚!咚!咚!”赤胸拟啄木鸟的英文名叫Coppersmith barbet。Coppersmith即铜匠的意思。而它们连续发出的单音“咚!咚!咚!” 就好像铜匠在敲铜时所发出的声音般相似而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把器材架好,守在枯树下。不一会其中一只亲鸟来了,他站在树洞对外的幼枝上,嘴里衔住几颗果子。它没有立刻往树洞飞去,而是静静的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危险的因素存在。而当它觉得安全了就会往树洞飞去。它没有立刻进洞,而是悬挂在洞口,利用双脚和尾巴就好像啄木鸟般支撑着身体。

送吃的来咯~



孩子别心急,慢慢吃。。。


         雏鸟感觉到了亲鸟给它送吃的来了,立刻把头探了出来。亲鸟把嘴里的果子一颗一颗往雏鸟的口里送。雏鸟吃完了,亲鸟的任务却还没完成,亲鸟还得钻进洞中,把雏鸟的排泄物用嘴衔住带走。靠,这对人类来说不是很卫生,哈哈。

亲鸟钻进洞了。

把排泄物搬出来,拿到远方抛弃。
鸟的嘴巴很重要,要负担很多生活上的需求~


就这样双亲来来回回忙了一整个早上,而我们也拍了不少好照。拍摄期间,我环 顾了周围,发现这里有不少的果子树和花籽,鸟种也颇丰的。白眉黄臀鹎,黄腹花蜜鸟和朱背啄花鸟在商店前的果树上来回穿梭,麻雀三五成群在屋檐地下玩着追逐游戏,令我惊讶的是看见长尾缝叶莺在花盆植物间熘达,虽说它也属于园鸟范畴,但我没想到在这市区里会看见它。看来它们都非常适应都市的生活。哈哈。

亲鸟继续加油吧~

孩子也快快长大吧~
 赏鸟愉快。阅读愉快 :)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一探啄花族

March 2015 Sg. Sedim


             三月初,鸟友Neoh Hor Kee告知
             Sg. Sedim有一颗果树结果,
             引来了稀见的赤胸锯嘴啄花鸟前来觅食,
             这消息让我欣喜若狂。
             要知道我最喜欢的鸟类排名前三的是
             犀鸟,太阳鸟和啄花鸟。
             我还曾经想过驾五小时的车程到国家公园去找它,
             但后来觉得遇见的机率太低而作罢。
             此次机会难逢,
             立刻约了鸟神师傅和刚认识的
             台湾鸟友Wilson Cheng前往探鸟。

             由于太过兴奋,
             前晚都睡得不太好
             (很久没有因为要鸟而兴奋睡不着了),
             干脆早点起出发吧,
             但我不是最早到的人。
             Wilson和一位前辈Neoh Chin Boon(Neoh Hor Kee父亲)
             已在那里恭候多时。
             事不宜迟,立刻把器材架上,
             往果树那里冲。
             发现目标已在树上活动了,
             大伙一轮疯狂扫射。
             接着鸟神师傅也到了,
             连久未露面的 Kiah前辈也来了。
             哈哈,很久都没那么齐人了
             (接下来的周末连Cheah和harvey也来了)。
             果树很低,果子丰富,
             加上鸟儿不太怕人,
             这让我们相机 的记忆卡消耗得超快,
             拍得特别过瘾。
             果树共吸引了五中啄花鸟,
             八种鹎鸟和一种叶鹎,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还吸引了两种鹟鸟和绣眼鸟。
             且让我们来好好的欣赏一下这 美丽的啄花一族。

Scarlet-breasted Flowerpecker 赤胸锯嘴啄花鸟 Male 雄鸟 Lifer

胸前的红色真的很鲜艳,在在一片的青绿树上显得格外出色。
马来西亚最稀有,数量最少的啄花鸟
 
侧身一览


真要多谢这颗树的果子,把这漂亮的鸟儿引来了。

鸟儿不太怕人,是摄鸟人的福气。

Scarlet-breasted Flowerpecker 赤胸锯嘴啄花鸟 Female 雌鸟 Lifer

赤胸锯嘴啄花鸟 雌鸟也很容易和其他啄花雌鸟分辨开来。
              
             我们共看见了两只雄鸟和两只雌鸟,
             在树上来来回回了很多次,
             即便树下站满了人,
             它们仍不太理会。
             直到上午十时左右吧,
             才逐渐失去了它们的踪影。
             几时主角离开了,
             但这树上派对仍然继续进行。

红胸锯齿啄花鸟 Crimson-breasted Flowerpecker Male 雄鸟

亚成鸟雄鸟,羽毛未完全蜕变。

Yellow breasted Flowerpecker 在五中啄花鸟里头属于比较胆小怕人。
Yellow-Vented Flowerpecker  黄肛啄花鸟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橙腹啄花鸟
 
             全世界约有44种啄花鸟,
             其中12中可在马来西亚找到
            (西马10种,东马另有两种)。
             它们拥有管状的舌头,
             能够吸取花蜜,
             对浆果,花籽情有独钟。
             孵雏时也捕捉昆虫,小蜘蛛。

             相信对刚认识它们的人来说
             一时之间无法轻易分辨出它们的种类,
             尤其是雌鸟,似乎都很相似。
             我特地弄了一张图,
             简易的分享一下我如何把它们分辨出来。
             希望对喜欢它们的人有所帮助。


赏图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