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星期二

蓝带魅影

蓝带魅影 Ulu Paip



             时间回到数年前, 
             朋友告知找到蓝带翠鸟在喂雏。
             当时兴奋不已, 
             可惜发现时已有点迟了,
             拍摄的时间不长雏鸟就离巢了。 
             这美好的时刻还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由于是第一次记录到蓝带翠鸟筑巢,
             珍贵无比,大伙决定暂时保密。
             无论如何, 
             这是我第一次拍得翠鸟喂雏并且成功离巢。 
             这次的成功带来了下次的希望, 
             为了保护筑巢地点, 
             所以并没有把照片分享出来。 
             想说过阵子再分享, 
             结果一拖就是数年之后的今天了。 
             很可惜这鸟巢随着一次的土崩而毁了。

             最近在面书看到不少人在分享此鸟,
             于是想起了这册照片, 
             虽然当时的记忆有点模糊了, 
             但还是尽量描述一下吧。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雄鸟 Male  - 后期开始喂活体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雄鸟 Male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雌鸟 Female (唯一拍到的雌鸟喂食记录)


             蓝带翠鸟和其他多数翠鸟一样筑窝在笔直的土壁上,
             这一窝大概有三只雏鸟。 
             亲鸟平均每小时喂食一次。 
             早上和傍晚喂得比较频。 
             这对翠鸟喂的饵种类比较单调, 
             大多数是小鱼,偶尔喂青蛙。 
             喂雏的工作大部份由雄鸟负责; 
             雌鸟比较害羞,稍微有些不妥,
             就会离开很久时间。 
             
             据说, 
             亲鸟开始会喂一些比较小的饵,
             如小鱼等,并会把小饵弄死后才喂。 
             随着雏鸟日渐成长,饵也会随着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离巢几天, 
             亲鸟甚至会喂食活饵。 
             所以当你看亲鸟喂食什么饵, 
             大概就会估计到雏鸟多大了。

             接下来是近年来拍到蓝带翠鸟的零星照片。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雄鸟 Male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雄鸟 Male
蓝带翠鸟 Blue Banded Kingfisher 雌鸟 Female 

雌鸟体型似乎比雄鸟还要大一些。

             希望它们还能继续繁衍下去,
             后会有期。
             毕~

2014年3月13日星期四

来自西伯利亚的过客

2014 Feb Ulu Kali



             新年期間,又再去了一趟Ulu Kali。
             為的是上次錯失的Green Magpie。
             可惜仍欠缺些許運氣,
             不但沒看到GM,
             还遇上了大霧(Ulu kali常年都有大霧)。
             還好有拍到Siberian Thrush,
             鳥類其實還蠻活躍的,
             只可惜受大霧所限,
             只能拍幾張記錄照過過癮。

             本來打算不放上來了,
             但怎麼說Siberian Thrush也算是我的Lifer,
             还是放上來和大家分享下吧。

Siberian Thrush 白眉地鸫 Female ( Lifer )

Siberian Thrush 白眉地鸫 Female ( Lifer )

Siberian Thrush 白眉地鸫 Female ( Lifer )


Chestnut-tailed Minla 斑喉希鹛

终于拍到它了,可惜大雾,影响了照片的素质。

Rufous-winged Fulvetta 栗头雀鹛

也是因为雾大,加上在草丛里穿来穿去,实在难拍。这鸟需要用328镜头拍较适合。

White-browed Shrike-babbler 红翅鵙鹛 昙花一现~

Mugimaki Flycatcher 鸲姬鹟 Male 雄鸟 老样子~

Mountain Bulbul 绿翅短脚鹎

Large Niltava 大仙鹟 Male

无聊当中~


谢谢赏阅~
毕。

2014年3月3日星期一

二月份的Ayer Itam Dalam

2014年2月份 Ayer Itam Dalam


         
             过去一个月的AID可说是热闹非常。
             先后来了几种过境的鹃类Cuckoo和大鹰鹃Hawk Cuckoo。
             分别有记录到Chestnut Winged Cuckoo, Large Hawk-Cuckoo,
             Malaysian Hawk-Cuckoo, Hodgson's Hawk-Cuckoo。

Hodgson's Hawk-Cuckoo 棕腹杜鹃 Lifer

Hodgson's Hawk-Cuckoo 棕腹杜鹃 Lifer

 Hodgson's Hawk-Cuckoo 棕腹杜鹃 Lifer

Hodgson's Hawk-Cuckoo 棕腹杜鹃 Lifer
             大多数的它们都属于迁鸟,
             此刻正是它们展开回家的旅程。
             AID正可以说是它们回途的其中一个休息站。
             它们会在此地稍作休息,但并不会做太久的停留。
             从发现它们的踪影到再也找不到它们为止,
             仅有短短的三个星期左右。
             其实还蛮遗憾的因为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寻找它们。

             因为我有另一个极希望拍摄到的目标。

Ruddy Kingfisher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赤翡翠
             此刻的赤翡翠似乎已經到了繁殖季節。
             幾乎每天都可以發現它的蹤影。
            ( 當然,要拍得好又是另一回事)
             人少的時候,它還算蠻合作的,
             但它名氣也實在響亮,
             前後已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愛鳥人登门拜访。
             我試過一個工作天早上,AID的停車場就停了十部車子。
             簡直就是嘉年華會。哈哈。
             無論如何我也拍了一些記錄照,
             希望往後還有更多的進步。

             等翠鳥期間,
             還收獲了同是遷鳥的Forest Wagtail山鹡鸰。
             迁移的季节偶尔会看到这鸟出现在森林的步道边,
             并非很怕人,只是它个头小,
             要拍到不错的照片也必须靠得相当近才行。



Forest Wagtail 山鹡鸰







             过去都没好好拍摄过它,
             反正等赤翠的时候闲着也是闲着,
             就撒了些“饵”,想不到它还真跑来吃。
             哈哈,赚到了。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
             哇噻,共有四只FW一同出现。
             过去我最多只看到两只在一起,
             想不到共有四只。
             可惜没珍惜它们站在一起的机会。
             想起来还真有点可惜。

此刻的Greater Racket-Tailed Drongo 大盘尾也中了 “虫毒” 哈哈



最近娶了小妾的Mangrove Blue Flycatcher
             已超过一个月没下雨了,
             环境干燥得很。
             很多树枯萎甚至倒下了。
             希望快点下一场痛痛快快的大雨。

             谢谢~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