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日星期二

追小翠的日子

自从迷恋上鸟类摄影开始,就决心要把Common Kingfisher(小翠)摄入我的镜头内。这也是我2010年年度目标之一。小翠是候鸟,从每年的十月开始光临马来西亚一直逗留到明年三月左右。约有五个月时间让我拍摄。我想我应该会成功吧。然而三个月过去了,可以肯定的是小翠是我目前为止,遇过最让我有挫折感的鸟了T.T。无数个让我吃白果的日子,让我尝到了什么叫做枯等的滋味。试过三天总共用了7个小时去等小翠而结果是连一次快门都没有按过。无论如何这三个月拍小翠的日子让我学到了一些知识:)

我觉得应该趁我还记忆犹新的时候把它记录下来。


10月的JURU/ sg semilang@ 初遇河上的蓝宝石-小翠

从朋友兼前辈的口中得知这地方有看过小翠的纪录。于是九月份开始便频密的到那边视察。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终于让我看到了这百闻不如一见的鸟类。兴奋是因为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梦幻之鸟。同时觉得茫然 T.T 那体形。。。小到。。。若非靠得非常近哪能拍到满框的照片啊。听说它的警戒心还是出了名的高。当天我们并没有进行拍摄,一来还没心理准备,二来那鸟在看到我们不久后便飞进了油棕园里,等了许久都不见它再现。于是便打道回府了。

要靠近这种警戒心极高的鸟类还真难如登天,莫说十步以内,即使是20尺以内都难啊。加上那地方没有屏障让我们躲藏就更不用说了.记得我和朋友当初很搞笑,去找了个较大的纸皮箱,再用漆喷上迷彩色。我们就这样用这张纸皮挡在前面当作屏障,从早上7点开始等到10点。结果当然是吃白果啦,我们把东西放回车上,然后绕到别处去找它,结果找不着,反而回到之前等它的地方看见了它。啊~这鸟知道我们的存在(废话)。这方法不行。。。。加上来了这里几次后还发现了一个难题!它站的位置非常的不固定,虽然都是在同一条河的枯枝上,但范围却非常的广。想要预计它站在那里然后预先埋伏的方法看来行不通。虽然如此,我们也唯有在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试一试了。过后我们干脆放弃了屏障,选择用一条深青色的布裹着身体和相机的办法。我们找了一处它最常出现的地点,两砣青色的物体就这样坐在那边等着。那处还杂草丛生,还真担心遭毒蛇一吻啊。


小翠之所以叫小翠,因为它真的很小!


这看似笨辍的方法却意外有了收获。话说这两砣青屎其中一砣等得有点不耐烦(我),于是就决定自个儿先行离开到别处去找小翠。就在我走至不远处时, 竟然看到它飞来了,并停在我们之前预定的地方。我就这样站在不远处听到了朋友按下快门声T.T 心里是一百个"恨阿!" 接下来我当然是乖乖的回到那里变回一砣青屎慢慢的等啦。幸亏当天走狗运,它又飞回来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分钟时间,但也让我们按下了不少快门。

过后我们从前辈口中得知一个不成文的说法,[ 如果有一队人要设屏障埋伏等翠鸟的话,屏障设好后,必须有一个人离开现场,翠鸟才会回来。]我们的运气也只有到那天罢了, 接下来就再也没有拍到更好的照片了。 接下来我在网上得知Batu Kawan也有翠鸟出现。 于是开始了我另一个追翠鸟的故事!

第一次拍摄,以为距离够了,其实还是不足啊


11月~12月的Batu Kawan 吃白果的日子, 和小翠跳起cha cha!!!

这个地方对于想拍小翠的我来说是个极恐怖的地方。恐怖不在于地势险要,或有蛇虫鼠蚁之类的危险东西。相反的这里是拍湿地鸟类的不错地点。小翠就站在河流旁,比起Juru好很多了,河流旁偶有灌木植物可当天然屏障。看上去想必是个拍翠鸟的绝佳地点。这就是他恐怖之处 - [它让我觉得这里是拍翠鸟的绝佳地点。]

记得第一次去找翠鸟的时候碰到了几位同好,在询问之下得知翠鸟会在较早的时间约7点至10点左右会从另一边的树林里飞出来觅食。于是隔天我就在7点左右出现了(这地方离我家约45分钟车程)。果然让我遇见了它。而且相当的近,于是我尝试把车慢慢驶近,但这里的小翠也是一样,你车一停下来就飞了。它若沿着河流飞并停在不远处的话,还好! 如果它直接飞进红树林就惨了。你不会知道它几时会飞回出来,运气好的话半小时后会再见到它,若不,试过等了三小时都不见踪影,而且越迟,太阳就越晒,出现的几率就越加渺茫。

刚开始的日子我都坐在车子里等它,看到它后就会尝试驾车慢慢靠近。就这样试了几天,结果发现到不行!即使车靠得再近都还有一段距离,因为河旁是泥沼,车是下不去的,我只能停在最接近的路旁,它体形又那么小。根本无法取得理想的照片。在无计可施下,我做了个决定,如果它下次出现,我干脆就下车爬过去,反正旁边有屏障,要被它发现也不容易。我记得那天是星期日, 我看到了它,我把车停在约100meter远的地方。下车后我用鸭子走路的方式走了80meter远,过后我开始爬。心跳得很厉害,一来是超喘的,二来是极度的紧张。因为它和我的距离只有区区的八步左右。我慢慢的把头和相机钻出了草丛。手抖得厉害,也不管身上沾满了泥沙,也不管旁边的几砣牛粪。此刻的我只有一件事,镇定下来,并确保按下快门时手不会抖。当天光线并不理想,快门无法去到理想的速度。我只能尝试多拍一些。当时如果以人类的视觉来说肯定会察觉我,我也相信小翠已经察觉了我,不过它并没有飞走。这是件蛮不可思议的事。要不是一辆摩多开过,把它吓走,我相信我会拍得更好一些。

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 虽然当天我全身沾满了泥沙,相机带和镜身也弄脏了。但我可是笑着回家的!


第一次拍到小翠的近照!


过后我还想用相同的方法再来多几次,不巧却遇上了涨潮。到此要跟大家解释一下,在Batu Kawan每逢初一、十五的前后三天因涨潮的关系,海水会倒灌进来。这片湿地会变成一个池塘。在这种情况之下小翠的位置会变得难以捉摸。而且会有很多人来抓鱼。所以这段期间我是暂时休兵的。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我回到了这个地点,发现到小翠已经没有站在原有的位置了,而是站在一处没有屏障且离马路较远的沼泽地上 T.T 之前的方法肯定行不通了!!

此刻它站的位置是一片淤泥, 淤泥上有三支枯木。每支都有站过的纪录。这几天没下雨,淤泥变得有点干燥.人站上去应该没问题。问题是我没地方躲。此时我想到了另一种拍摄方法- [遥控摄影]。即是把相机预先设在它将出没的地方,当他进入镜头范围时,我在不远处用遥控的方法按下快门。我把相机摄得尽量靠近,约五步左右吧。机会只有三分一。姑且一试吧!当天运气都不知道算好还是不好,如当初所料的站在了那支木杆上,不幸的是忽然有一大片乌云把阳光遮住了,我的相机设定是manual的,出来的照片都超暗的。这算是失败了。 过后我把它调成自动感光拍摄,但对焦方面仍然是手动的,因为怕自动对焦会坏事,我只能事先把焦点对准木杆。那样的话能拍出清晰照片的机会或许大些。很快的它又再次出现在镜头前。此次毫无悬念,拍出了很靠近的照片。但心里仍有疑虑,担心对焦方面不够理想。

果然很多都糊了,即便如此仍拍出了一些不错的近照。过后我放弃了这种拍摄方法。我觉得这不是我的性格,若不能亲手按下快门那是一件憾事。接下来我又想起了 [伪装帐]。曾经在一位摄鸟达人的网页上看过。于是放下了相机,回到了电脑前开始翻找资料。其间又过了一个初一或十五。。。在弄到了伪装帐后,就迫不及待的去试一试。一阵子不见,它又改变了习性,它会从很早就出现在河的前端,随着时间,它会像巡逻般向河的另一端前进。我在它飞进红树林前停留的第二站设下伪装帐。我信心蛮大的。。。就在设下伪装帐的第一天就有不错的进展。它来到我这边,但却没有站在理想的木杆上,而是站在较远的地方,我把镜头移了过去,但万万没想到它竟然飞到了我伪装帐旁的木杆上,这太靠近了!我镜头拍不到,而且在我移动镜头的时候惊吓到了极度靠近的它,令接下来的日子,他竟然和我跳起了cha cha。我前进时它后退,我后退时它前进。就这样拍摄小翠进入了极度低潮时期,挫折感很大啊 T.T 之前说过的三天总共用了7个小时去等小翠,而结果是连一次快门都没按过的,就是这个时候!其实根本不止三天吧。。。就这样拖着拖着又到了初一或十五。。。

遥控摄影虽然可以拍到小翠的近照,
但总觉得照片没有渗入拍摄者的意识!


1月的Byram 发现最理想的四步距离

早在还没有在Juru看到小翠之前,就听说了Byram可以拍到小翠。之前也有去过那里,也许那时候是太早了吧。并没看到它的踪影,过后因为在Juru看到小翠而忘了这里。这次是因为要拍摄另一种鸟而来的。既然来了,就到据说是它出没的地点看看。竟然看见了它,虽然是站在很远的地方,但看了几个月这种鸟,能有分辨不出的道理吗?但对它没有遐想,因为它站的地方,如果没有船是到不了的 -.-"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隔了几天我又来到了这里。虽说是为别种鸟类而来的,但其实是为了再确认一次在这里拍小翠的可能性。

比起前两个地点,这里可说清静多了。我躺在车上聆听着大自然的声音,即使不拍鸟,就这样轻松的感受平静时刻也不错啊。过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在耳边传来熟悉的叫声。抬头看看它站在一个蛮理想的木杆上。可惜我站的位置不对,如果我移动的话,肯定会把它吓跑。于是就等它飞走后再设下伪装帐。就在我准备当中时,他又飞了回来!当时我已经在帐篷里头了,可是镜头方向不对,等我调到来,它又飞了。过后我本来还想等看它会不会飞回来,可惜有钓客来钓鱼,我就放弃了。恰好在那边遇到了Byram的土地公大人。就向他请教了一下。

综合资料所得出的结论是在这里拍小翠一定要早,要在它出来觅食之前设下伪装帐是最好的做法。星期六一早,天还未亮就到了那里,心里还是毛毛的。毕竟这里了无人烟,发生什么事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毕竟都来了,就等吧!等了一个小时,似乎有点失望时,它出现了,并站在预定的地方。哈哈,我是在做梦吗!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四步距离阿。更爽的是它来来回回站在那边一个小时多,都不曾离开过。让我拍了不少照片。但还蛮遗憾的是当天多云,光线不足,我的快门都设得很低。很多想拍的画面都拍不成。但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在Byram拍小翠会面对一些问题。
1。猴子群,但应该不会攻击人类。但还是应该小心。
2。野狗群,看似不好惹,但应该也是我不犯狗,狗不犯我吧。
3。钓客。通常看到他们,我就会收拾东西回家了(所以要早)


三个月过去了。拍小翠让我学会了一些东西,过后还有一个月左右时间,我还会再试着去拍一拍它们。我觉得每个摄鸟人都应该去拍一拍小翠,说难-还有很多鸟类连找不找得到都成问题,比起来小翠每天就在那条河上等你,没有拍不到的道理吧!说易-也绝非易事,它的警戒性对摄鸟人来说真是个难题。他的极小体形也让人觉得无奈~.~"

-Juru的小翠我放弃了,因为真的很难,最近发现它的活动范围又更加扩了。

-Batu Kawan的小翠,虽然渺茫,仍会去试一试。因为它有一个动作是其他两个地方很少见的。 话说那条河上常有燕子飞来飞去,当它们靠近小翠时,小翠会打开翅膀做出防卫的动作,而把这个动作摄入镜头是我的梦想。

-Byram肯定还会再去。无他,因为可以靠得很近。但还得选个艳阳天才行!

4 条评论:

  1. 恭喜您,小翠的系列拍得很好。
    以上的经历,很像我09年拍摄小翠的经历。回想起来真的是“中毒太深了”。

    Kiah

    回复删除
  2. 谢谢!早在我还没拍鸟时,就在杂志上看过了你的作品,能被你赞赏,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回复删除
  3. Great pictures! The colors are wonderful!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