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偷闯鉗嘴鸛觅食地


鉗嘴鸛食堂 Asian Openbill Stork Canteen
23 Dec 2016 - 30 Jan 2017



去年十二月尾段,當天早上吃完早餐回家的途中(大約8時20分吧),天空突然
出現一大群的鉗嘴鸛 Asian Openbill Stork 從我的後方往Bandar Perda方向飛去。
即便當時我還載著兒子,但也馬上跟了過去。很幸運的發現它們停在一處新建
住宅區旁的高樹上,一眼望去也有上百隻吧。猶豫了一會,決定回家拿相機,
一來一回大概半小時吧。當我再回到那裡時發現它們不在樹上了,
心裡一沈,槓龜了?稍微搜索了附近,天啊!發現它們都落到了眼前的蓄水池
下覓食了(蓄水池沒什麼水,凹下去的地形,一般駕車看不到池底的情況,
只有走靠近了,或遠離了才會發現)。這一發現當然讓我很興奮,但也很懊惱。
如果我就這樣走過去,它們肯定會飛走,但我又想不出其他方法來。在無計可施
下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了。希望它們都忙碌的低頭覓食而沒發現我的靠近吧。。。
果然!劈哩啪啦的,全都飛走了。😄  當時時間是9時30分左右,
當下我決定明天再來碰碰運氣。

鉗嘴鸛 Asian Openbill Stork

隔天我一早7時40分左右就到了鳥點,希望可以趕在它們到來之前放好偽帳,
好讓它們沒察覺我的存在。雖然我提早了半小時,但鳥兒也同樣早到了。
我手忙腳亂把偽帳放好,但終究還是被它們察覺了。但又很幸運的它們沒有
立刻飛走,而是站在一旁的大樹上打量著我。我知道機會還沒飛走,給足了
耐心在偽帳裡慢慢的等待。樹上的鸛鳥數量越聚越多,看得我都留了一地
口水了,怎麼還不下來啊。大概過了25分鐘吧,開始有一兩隻的鉗嘴鸛飛了
過來,沒有著陸而是環繞著蓄水池上空飛翔,時高時低看來是在
試探我的虛實。我當然不為所動(令伯食過夜粥的),當時只要我把鏡頭對準
它們,大概就會整群飛走了吧(驕傲,裝懂)!不久後終於有一隻著陸了,
但停在很遠的地方(比我預期的位置還要遠上100米)。雖然有些小失望但心裡
安慰著自己,它們會慢慢靠近的。一隻兩隻三隻,樹上的鉗嘴鳥都著陸了,
但都集中在我的對面位置(遠)。即時著陸了,它們仍沒有放下戒心,一直
打量著周圍環境,過了好一陣子吧,才開始放鬆警戒,開始覓食。好了,
我總於等到了可以拍攝的一刻,雖然此刻我手上只有300mm鏡頭而已(淚奔)。
雖然第三天我換上了600mm長焦鏡,但依然沒有太好的收獲。接納了師傅的
建議,第四天開始我乾脆放棄了偽帳(終究還是太過醒目了),披上偽裝服
並走到蓄水池底部等待,也因為這一改進總於有了小小的突破。



    鉗嘴鸛簡介
中文學名:亞洲 鉗("錢"同音)嘴鸛
英文學名:Asian Openbill Stork
拉丁學名:Anastomus Oscitans

屬群居性候鳥,為單一物種,無亞種。體長31-89厘米,雙翅展開時寬達81厘米。
體重可達8.9千克。鸛科動物,下喙有凹陷,喙閉合時有明顯缺口。一般在沼澤地
和沿海地帶覓食軟體動物。本屬稀有候鳥的它們,在2013年開始大量過境
馬來西亞,北部數量較多。壽命可長達18年。
 

鉗嘴鸛壽命可長達18年



雙翅展開時寬達81厘米
鉗嘴鸛似乎可以和其他水禽和平共处。


鉗嘴鸛似乎偏爱在树上休息和晒太阳,特别是油棕树。
鸟喙长得有点畸形的个体


方向與地理位置

蓄水池位於Permatang Nibong大片稻田的旁邊,根據數個星期的觀察,每天早上約
7時左右,鸛鳥群就會從Sg Rambai的方向飛來,並到Permatang Nibong的大片稻田覓食。
我遇見它們的那幾天,蓄水池成了它們覓食的第一站。它們停留在蓄水池覓食直到
9時30分左右,再分成数群往不同方向飛走(有时会直接飛回Sg Rambai去)。




蓄水池


群體數量

第一天遇上100只左右,第二,三天60只左右,隔了4天再去結果沒出現。然後隔天又
出現一隻落單的鸛鳥。從發現鸛鳥的第二個星期尾開始失去它們的蹤影,有時候出現了
一小群,卻不下來直接往稻田方向飛,或往MPSP市政廳方向飛去。但直到1月20日仍有
晨運路人告知看見大群鹳鳥著陸在蓄水池覓食。從觀察發現,鹳鳥分成三群,每群30只
左右。這三群鸛鳥都在稻田不同的位置覓食,但偶爾會合在一起。這從鳥群飛往不同
方向得以認證,它們當中未見雛鳥。

数量不比2013年多,但仍然相当可观

它們當中似乎未見任何雛鳥

近看好想一首空中巴士~

覓食

它們每天到蓄水池來當然不是為了沖涼,也不是為了喝水,沒錯是為了覓食。
蓄水池水量稀少,即使漲潮時期,水深仍不過膝部。整個水池都長滿了水草,
水草上也都可見掛著一串串粉紅色的螺蛋。可想而知這蓄水池裡螺類的數量
相當可觀。螺肉就是鉗嘴鸛最主要的食物來源。幾天的觀察,它們似乎只吃螺肉。
從網上找來的資料,如果沒錯這螺類屬於苹果螺 Apple Snail (Ampullariidae),每顆約
4至5厘米大。鸛鳥用它特殊的鳥喙從沼澤裡探測並尋獲瓶螺,至於鉗嘴鸛如何
取出螺肉,由於角度問題,我無法得知。資料顯示它們會用鳥喙把螺殼夾碎並
取出螺肉,但我在現場可以看見許多完好的螺殼,所以事實如何難以得知。


苹果螺 Apple Snail 的空壳

池中到处可见挂着一串串的螺蛋

苹果螺 Apple Snail 是鉗嘴鸛的最爱

到底要多少颗螺肉才能填饱一只鉗嘴鸛的胃呢?


對周圍的警戒與反應

人類 - 鉗嘴鸛抗拒人類的靠近,但只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它們是不會太在意的。
蓄水池位於新的住宅區旁,早上會有稀疏的晨運人士在蓄水池旁跑步,
鳥兒不見得會太在意。

鳥類 - 到過田邊,海邊觀鳥的人都知道,烏鴉會圍繞著陌生人,或它覺得有威脅
的生物飛行並發出警戒聲。這討厭的事情一直發生在我觀察鸛鳥的時候,
但幸虧鸛鳥群也不太在乎它們的舉動。草鷺(Purple Heron)是池裡警戒心最強的鳥兒。
它總是在我拍攝到一半時出現,一直盯著我不放,只要我動作稍大它就飛走,
而且還會發出很大的警戒聲。就有一次把鸛鳥群嚇飛了。

猛禽 - 很驚訝的這大型的鉗嘴鸛對猛禽相當的敏感。有好幾次它們都被天上飛過
的栗鳶嚇跑了,我甚至覺得後來鸛鳥不再前來就是因為栗鳶可能在附近築巢的關係。

另外也有兩次是被大型貨車經過時,發出的嘈雜聲嚇跑的紀錄。



一般上,大家都在埋头苦干,珍惜觅食时间。

若感觉到危险,大家都会把头抬起来互相观望,保持警惕。


钳嘴鹳不再常出现原因

 1。干扰 - 毕竟靠近住宅区,受到人为干扰的几率必不可少。
加上栗鳶频频出现,对它们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2。 食物耗尽 - 想象一下,一百只的钳嘴鹳需要多大数量的食物供给才能填饱
它们的肚子长达数月之久呢?一个100x60米的蓄水池任它瓶螺再丰富,
也无法满足数以百计的鹳群,所以食物没了,鸟儿自然飞到别处觅食去。

3。非主要觅食场所 - 蓄水池或许非他们主要的觅食场所,而原本的觅食场所
受到了干扰,所以它们才会短暂停留在这里觅食。只要原本的觅食场所
干扰的因素消失了,它们自然就会回到那边去。

乌鸦是最烦人的鸟类,它们好奇心重,而且会警戒其他生物。
这只 草鷺 Purple Heron 是附近警戒心最强的鸟类,几乎没拍到一张近照。


附近可見其他鳥類

Blue tailed Beeater,  Intermediate Egret, Little Egret, 
White Throated Kingfisher, Common Kingfisher, House Crow,
Brahminy Kite, Brown Shrike, Pond Heron, Purple Heron,
Common Sandpiper, Unidentified Myna, Unidentified Snipe end etc。

Brown Shrike 红尾伯劳

Little Egret 小白鹭

Intermediate Egret 中白鷺

Common Kingfisher  普通翠鸟

总结 

随着市政局开始整修蓄水池,观察活动也暂时告一段落了。虽然观察的时间有限, 
且想要拍摄的画面也零零碎碎,不尽理想; 但起码对钳嘴鹳已经有了不少的认识。
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回到那边再拍多一些照片就好了~ 
以下几张作品是我个人觉得比较满意的,请多多指教。



 
早上第一道曙光打在它们黑白羽毛上显得特别神圣



 










End~ 谢谢赏阅~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