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海羽国度 。 美好的一天 (下)

 海羽国度 。美好的一天 (下)
Shorebirds Kingdom

9:00am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等待,海羽大军正式杀到。这是我目前最难
突破的拍摄目标。虽然它们数目众多,但要拍好它们还真是一
点都不容易。想知道这大军是由什么海羽组成的吗? 

Great Knot 大滨鹬 , Red Knot 红腹滨鹬 , Greater Sand Plover 铁嘴沙鸻,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Curlew Sandpiper 弯嘴滨鹬, 
Broad-Billed Sandpiper 阔咀鹬, Red Necked Stint 红颈滨鹬
而这芸芸之中可能还掺杂着一些稀有的种类,例如 
Ruddy Turnstone 翻石鹬,Grey Plover 灰斑鸻, Kentish Plover 环颈鸻 
或 频临绝种的 Spoon-billed Sandpiper 勺嘴鹬。要认出它们就不
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一直拍不好的原因有三 :-
1)鸟儿太小,裡头最大的Great Knot 大滨鹬 长约27釐米,而最
小的 Red Necked Stint 红颈滨鹬 也只有14.5釐米而已 (麻雀约
15釐米)。这些小不点也只有在极靠近的范围才能获得较好的照
片,而这就是第二个难题。

 2)站太远, 鸟儿一般站得比较外,通常它们只有在退潮一段时
间后才出现,此时的泥滩面积很大,它们的行动范围也跟着变大,
虽然部份成员还是会往岸边靠过来,但速度很慢,很多时候都会
被外来因素吓跑,所以要等它们靠岸要花很长的时间。

 3)时间有限,它们出现的时间一般都比较迟了,而十点过后的
泥滩开始出现热气干扰,而太阳此时也已经升到头顶上了,这两
个因素将使拍出来的照片大打折扣。



几天前我发现这群海羽到来后,多会参与这裡的太平洋金斑鴴
 一起觅食,而如今这 金斑鴴已经来到我面前了,就看奇迹会不
会出现咯。。。等了好一会儿,似乎海军正要靠过来了。而在
这充满希望的当儿,眼前的这群金斑鴴 竟然突然飞走了。实在
欲哭无泪,但情况还不至于绝望,它们就停在另一条石堤旁。
我当机立断即刻转移过去,但鸟儿已经在石堤下了,如果我现在
走下石堤,八成会把它们吓飞,退而求次,我只好趴在石堤上
继续等了。

虽然角度略高,光源也略偏了,但从没拍过半张像样照片的当儿,
此时我只求它们靠过来,让我拍几张近照也好吧。心中这种强烈
的诉求不知道是不是感动了老天爷,它们真的慢慢靠过来了。虽
然心裡兴奋着,但我仍然保持最大的克制。尽量不移动,不观望。
等它们习惯我的存在,等它们放鬆警戒觅食。它们越是靠近,我
心裡的两把声音越是纠缠挣扎   "再不拍,飞了就没了!" ,"再等
等吧,再靠近点再拍吧。。。越是靠近越是要小心,这群水鸟是
全体活动的大军,此时哪怕只要一个稍大的动作,或稍大的声音,
把其中一隻吓飞了,那么下一秒很可能都会全体飞走。

要等它们过来,除了时间,最主要还是运气。
 
Great Knot 大滨鹬

Ruddy Turnstone 翻石鹬
 
Curlew Sandpiper 弯嘴滨鹬 进入繁殖羽

Greater Sand Plover 铁嘴沙鸻


9:45am

这种挣扎直到海羽真的靠到石堤下方了,我才鼓起勇气放手一搏。
移动Ground Pod稍有困难,主要是因为我趴着,使不出力,又不
能太大动作。好不容易才把镜头调好来,伸出去,咔嚓!拍了。
鸟儿没什么反应,于是我又再拍了几张,很好,鸟儿似乎习惯了
我的快门声。此刻我终于可以稍微放心的好好拍一拍了。

正当以为我可以越拍越好的时候,鸟儿又飞走了。这次的罪魁祸
首轮到Black Baza 黑冠鹃隼,共四兄弟划过天空。没办法,现在
是猛禽北归的季节,这裡的天空偶可看见它们的踪影。时间也不
早了,随着热气团的出现,附近的猛禽也开始活跃起来,早晨的
活动也差不多结束了吧。把器材收拾一下,吃早餐去了。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大嗯嗯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角度稍高,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Broad-Billed Sandpiper 阔咀鹬

Red Necked Stint 红颈滨鹬 全场最小的海羽。

1. Black Baza 黑冠鹃隼    2. Scarlet Macaw 绯红金刚鹦鹉(逃逸鸟)   3. Smooth Otters 江獺

烈阳当空,渔夫继续忙碌的讨生活。

3:30pm

虽然晨拍活动结束了,但中午还约了师傅和几位鸟友乘船出海,
所以故事还得说下去。依时3:30pm在渔村码头集合,果然我不
是最后一个抵达的人(哈哈)。就大家一起坐下来谈笑风生咯。
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风不大也就意味着浪也不大。最重要
是浪是往岸边冲的,这对乘船出海拍摄非常有利。。。十五分
钟过去后,总是拎着一包冰奶茶的船夫终于也出现了,好啦,
出发咯。

渔船缓缓从渔村码头出发,经过红树林,两岸的Cattle Egret 牛背鹭 
在向我们打招呼, Collared Kingfisher 白领翡翠 依然在枝头上
和它的老伴调情。而隐身在红树林深处的Brahminy Kite 栗鸢
继续躲避乌鸦群的追踪。太阳虽然还高挂于空中,但最热的时段
已经过去,加上黑网架成的船顶也确实为我们挡住了不少杀人的
紫外线。虽说不上凉快,但啸啸海风吹过也不至于闷热吧。我们
的渔船很快就出了海口,往北方驶去。虽说现在正处于涨潮的时
段,但很多水域的水位还很浅,船儿必须驶离岸边才不至于搁浅。



4:00pm

此趟乘船出海的目标主要是燕鸥、海鸥和海羽们的栖息地。一
般上可见Common Tern 普通燕鸥、Whiskered Tern 黑腹燕鸥、
White-winged Tern 白翅浮鸥、Little Tern 白额燕鸥
Greater Crested Tern 大凤头燕鸥。这些燕鸥(除了后者)都不
需要特地去寻找它们,因为它们会不请自来。燕鸥都会追随在
靠近海岸的渔船后方,因为这些渔船的引擎会把水底的泥沙搅起,
顺带把小鱼虾卷起来,这会给燕鸥们带来一顿丰盛的午餐。

船儿一直往北的方向驶去,不花多久时间燕鸥们就聚集过来了。
此时中焦镜头终于可以大派用场,一轮扫射在所难免,直到手
臂再也提不起劲为止。哈哈,这些燕鸥换上冬羽时真的很难辨
认它们是属于哪一品种,但一旦进入繁殖羽时就容易辨认得多
了。我是这么辨认它们的,红嘴红脚体白的是普通燕鸥,红嘴
红脚体黑灰则是黑腹燕鸥,整体黑色翅膀白的是白翅浮鸥,至
白额燕鸥就容易多了,体型小两码,嘴黄。


Common Tern 普通燕鸥  红嘴红脚体白。

Whiskered Tern 黑腹燕鸥 红嘴红脚体黑灰。

White-winged Tern 白翅浮鸥 整身黑,很难拍出他的眼睛。

Little Tern 白额燕鸥 嘴黄,很小只。遗憾,没拍到近照。

燕鸥们都集聚过来寻找食物~


把握机会,那里有事物,就往哪里去。


正当我们正在拍得兴起时,坐在前方的鸟神师傅则负责寻找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 的踪影。要找到它们并不难,这
棕头鸥都是集中在一起休息的,只要看到海岸线有一群白
色的飞羽聚集,那大多数是它们了,怕就怕在它们栖息的地
方水位太浅,船儿无法靠近而已。但看来今天我们的运气还
是不错的。

上个月我们曾和Neoh前辈一起来寻找棕头鸥的踪迹,当时还
正处于冬羽的情况,今天看来它们差不多都进入繁殖羽了~ 
机不可失,叫船夫把船靠过去,此时水位(涨潮当中)也比
较高了,船儿总算可以比较靠近岸边。这些棕头鸥天生都一
副恶人像,看起来都非常严肃,这不禁让正在拍摄的我们顿
时不好意思起来,好像人家都不欢迎你,你还厚脸皮去拍它
一样 ~哈哈。棕头鸥个头不小,比燕鸥都要大上一个码,群
体防御能力很强,遇上威胁会群体低空盘旋,俯冲、嘶叫或
排粪,直到入侵者远离巢区为止。幸亏现在非繁殖时期,不
然我们都要遭殃了。

棕头鸥是最早北返的海羽,如果你发现它们的数量减少了,
也就是说海羽北返的日子开始了。但今天看来数量还是很
多,相信还有一些时间让我们继续观察它们吧。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 1月所摄 冬羽状态。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 3月所摄进入繁殖羽状态。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 1.繁殖羽    2.成年冬羽    3.第一年冬羽

数量之多,可见一般。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 和其他燕鸥一样可以浮在水面上休息。

5:00pm

随着时间的推进,潮水涨得更高了。此时很多沿岸的沼泽地带都
被海水淹过,依然暴露在表面的地段面积则变得越来越小。这么
一来,海羽们能够休息的地方也不多了,仅剩的空间会让他们更
集中在一起,这就是为何我们选择涨潮的时候到来的原因。

船儿来到了预定的地带,海羽们果然都聚集过来了,但我们不能
直接把船靠过去,这样会把它们吓跑的。我们把船稍微开向靠近
岸边的区域,然后就把引擎关掉,让海浪把我们的船送上岸。这
么一来可以让海羽们有段时间适应我们的存在,二来鸟儿也不会
被船的引擎声吓跑。今天的海浪是往岸冲的,所以非常适合这种
策略。我们用了15分钟时间来到了岸边,很可惜也许是靠得还是
太急了点,鸟儿还是飞了。幸亏现在的潮水已经涨到相当高的位
置,能让它们休息的地方不多了,只要我们耐心等待,鸟儿最终
还是会回来的。

海羽大军栖息地
 
飞走了

满天海羽~
 
果然不久后海羽们一批一批的回来了。。。我们坐在船上按兵
不动,让它们慢慢放松下来。又十五分钟过去了,海羽们看来
也没有那么警戒了,好吧,可以慢慢把镜头抬起来了。拍摄活
动又进入另一波高潮。虽说现在已经下午5点半了,但现场仍
有热气干扰的迹象,加上船摇晃得比较厉害,拍出来的照片锐
利度还是不尽理想。虽说随着潮水的进一步上涨,鸟儿变得更
集中,更靠近我们了;但毕竟它们的个体很小,我们之间的距
离还不足以让我们拍到全篇幅的个体(太太太贪心了)。无论
如何这已经是我们最靠近的一次了,加油吧。

水位不断的上涨造成海浪也越来越大,我们坐在摇晃的渔船上,
除非使用望远镜吧,不然真的无法太仔细的观察海羽们的活动
(但它们基本上不是站着就是坐着,很少移动,眼睛都是半闭
着的吧,休息打盹,哈哈)面对着高密度的海羽们,当中是否
混杂着稀有品种真的很难看得出来,很多时候都是待回家后,
把照片开出来慢慢看才知道有没有中大彩。现场我们只能儘量
的多拍一些而已。

燕鸥和海羽群~

Greater Sand Plover 铁嘴沙鸻 为主。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6:00pm

看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必须赶在退潮前离开海岸,不然船儿
搁浅了就不好玩了。其实我们也花了些时间离开海岸(浪一直
把我们往岸上推,要离开海岸得靠船夫的驾驶经验和技术了)。
回程中我们还绕去了往年也到访过的灯柱群区,观察大凤头燕
。和往年一样柱子上都站满了海羽,而令人意外的是,除了 
Greater Crested Tern 大凤头燕鸥 外,我们还看到了 
Brown-headed Gull 棕头鸥Lesser Crested Tern 小凤头燕鸥
Neoh 前辈说很少会看到小凤头燕鸥在这出现,这算是临别前的
一个小惊喜吧。

Greater Crested Tern 大凤头燕鸥 体型较大些,鸟喙偏黄。

Lesser Crested Tern 小凤头燕鸥 体型较小,鸟喙偏橙色



6:30pm

黄昏时分,夕阳打在海面上闪出无数星光。船儿继续往回程里
缓慢行驶,寥寥燕鸥依然在天际间漫漫遨游,看来大家都一样
不捨得今天的结束吧。但夜幕终将来临,我们期许明天太阳升
起之时,幸运女神依然伴于左右吧~




后续。。。

两个月后我们又在另一片海域找到了Bridled Tern 褐翅燕鸥,
Black-naped Tern 黑枕燕鸥Short-Tailed Shearwater 短尾水薙鳥 
(俗称- 海鸭)~ Yeah!

Bridled Tern 褐翅燕鸥

Black-naped Tern 黑枕燕鸥

Short-Tailed Shearwater 短尾水薙鳥(俗称- 海鸭)


毕~

2 条评论:

  1. 有看到Spoony吗?南马很难看得到繁殖羽。

    回复删除
    回复
    1. 很可惜,没有。不过确实在Bagan Belat有记录过。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