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

鸟摄 走过 2018。。。

鸟摄 走过 2018。。。



2018不能说是匆匆走过,却也是不等人的一年。自从海羽国
度结束后,就没有太多的时间继续进行鸟摄。但回看电脑里
的文件夹,发现还是略有斩获的吧。在迎接2019到来之前,
先总结一下今年的鸟道生活吧。


年初还在继续着海羽的拍摄,由于海羽在四月左右回航,
所以5月之前几乎都在拍摄海羽。本以为海羽摄影可以持
续的拍下去,Teluk Air Tawar 这个最重要的观察地却遭
受了人为的巨大破坏,水鸟的种类和数量突然骤降崩塌。
在几次的徒劳无功过后,人也变得意兴阑珊起来。我也
只能期望待它休养生息之后,这地方会回复以往的生气
吧,只是恐怕这不会是短时间之内的事情了。
 
Lesser Sand Plover 蒙古沙鸻
 
Great Knot 大滨鹬
 
Terek Sandpiper 翘嘴鹬

由于海羽摄影的突然结束,我一时之间也好像大海中的小船,
失去了方向任由漂泊。加上两个孩子逐渐成长,尤其小女已
经到了会跑会跳会说话的年龄。身为父亲理应多花些时间陪
陪他们,好让他们的童年回忆里,有多些我这个父亲的喜怒
哀乐才是。所以去年有一大段时间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家庭
煮“父”,这段时间老婆可是乐开怀了(汗颜))。当然我也多
了些跟孩子出游玩乐的机会,感觉还是很棒的。

虽说我少了鸟摄的时间,但每逢周末我还是会争取偶尔外出
透透气的机会。也好像是上天对我的怜悯吧,在不需要出远
门的情况下,也拍了很多梦寐以求的鸟儿。当中就有Black 
Backed Kingfisher 黑背三趾翠鳥、Violet Cuckoo 紫金鹃 、
Van Hasselt’s Sunbird 紫喉花蜜鸟。这三只可是我找了很久的
目标哟,当然,如果少了鸟友的通风报信,我肯定会错过这
些可爱的小家伙们。  所以2018也算是靠鸟友“维生” 的一年
吧(感激)。

Black Backed Kingfisher 黑背三趾翠鳥

Violet Cuckoo 紫金鹃

Van Hasselt’s Sunbird 紫喉花蜜鸟

到了年中尾端,跟鸟神师傅北上南下了好几回,主要是去找
一些夜鸟吧。说到夜鸟那可是另一门学问,我好像没开过关
于夜鸟摄影的帖子吧,希望今年会有这样的机会咯,当中可
是新鲜有趣又紧张刺激的旅程(兴奋)!今年的猫头鹰貌似
也进帐了几个品种吧。。。。

Oriental bay owl 栗鸮

Brown Fish-Owl 褐渔鸮

Dusky eagle-owl 乌雕鸮

到了年尾遇上儿子学校假期,鸟摄又开始继续停摆,但我可
没完全闲着呢。在一次和鸟神师傅、Makus前辈的聚会中,
我们无意间谈到了一种鸟,在看了照片后,确定那是我喜欢
的类型,眉目间我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拍摄目标。我把计划暂
称为《Project  S 第三族》吧,且让我保留,不告诉大家是什
么鸟儿(烂神秘,其实难度挺高的),希望今年能好好拍这
一“普通又神秘”的家族吧。

2019年的到来,意味着我的鸟道正式进入了第十个年头(感
慨)。在这么有意义的时刻,理应安排一些特别的行程才对,
但我却依然可预见今年 - 缺乏时间、缺乏经费(哭)。人生
本无常,鸟摄是一辈子的事嘛,凡事不必太过介怀才对吧。

2018除了鸟儿,蝴蝶也是我颇有斩获的一年哟~




2019 新年快乐,出入平安,身体健康,旅途愉快哦~



5 条评论:

  1. 看你好久没更新了,想应该是忙着家人。我觉得我2018年最大的突破是拍了很多我喜欢的海鸟,尤其是小青脚,对于住在南部的我来说,我觉得算过得去了,而遗憾是我没拍多少的猫头鹰和拟啄木鸟,对于拍了三年的我来说,我其实没去交多少的朋友,一来我听不少圈子里的坏事,二来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去探险,三来我没啥机会踏出柔佛,而Panti又变得如此凄凉,所以很多野鸟的消息我都不知道,不过也好,少了很多纷争和麻烦。

    回复删除
    回复
    1.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结伴也有结伴的好处。我觉得可以从中取得平衡,不要抗拒结伴,那会少了很多乐趣。当然我很多时候也会独自行动的,一起加油吧~。

      删除
  2. 我一整年没动鸟镜了!惨。。。。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