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

泰国处女之行 ( 三 )

过了15分钟吧,很庆幸的雨变小了,我乘机把器材收好。对岸的Santi和Paan走了过来,是来分香蕉吗?当然不是,既然他们走得过来,代表我们可以回去了,问题是水位还很高,经过商量后我们打算把所有器材都置放在这里,等明天水退了才回来拿。虽然有点冒险,但总比掉到水里好。我们找了个看似安全的地方,放好了东西,准备渡河了。我们找来较粗大的树枝,方便定位,大家手牵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走至最深处大概就到腰部吧,水的冲力很大,Paan要我稍微湾身,把重心放在下半身,并且要略横着走。惊心动魄,紧张刺激。。。 。。。终于到岸了(腿软~)!看得出大伙都松了口气,尤其是Paan,我想他的压力比任何人都大吧。

因适逢开斋节,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回乡了,所以他们才会姗姗来迟,但无论如何现在能脱险也就算了。我想走回车上,看看其他人的状况,才发现Nelson他们还没回来!原来接了我们后,接下来是去接他们。哈!他们也在河的另一端,也是渡了河。。。。和我们的情况一样,被困了。约10分钟车程吧,来到了他们渡河的地点。时间约7:30pm左右,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天又开始下起雨来,他们下河探了水位,发现不行!才走几步,水已经淹到胸口处了。这不就过不去了吗?还好附近还有一条“老”吊桥,河过不了还可以过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先来接我们的原因吧。当然桥的位置有点偏离了Nelson他们,过了桥还必须沿河岸走一段路,才能找到他们。过程又是一阵的惊心动魄,刻骨铭心啦,此时约8:15pm左右,在森山里,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Nelson回来后,劈头就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比你们惨十倍!”哈哈,看到他们的样子,就好像看到自己刚上岸的时候,刚经历了很艰难的时刻,现在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还开始会说笑了~~



晚餐时间,大家都在噼里啪啦的说着刚才的经历,他们还吓我,说我背包里放了香蕉,那猴子可能会拿走它, 天啊~我的护照可是放在里面,害我整晚忐忑不安!!@#$%^&, 但还是因为太累了,加上下雨,天气很冷。还是很早入睡了。 ZZZZZZzzzzzzz

21th August 第三天

还是早醒,还是到外面散步,只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被置放在山里的器材。果然不久,LUM和Paan就把我们的器材带回来了!太好了,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Red-throated Barbet

找犀鸟途中拍到,当时应该在树下呆久点~~~



今天早上的时间表是到附近的山区找找犀鸟,Hala-Bala有很多犀鸟,尤其是繁殖的季节,更可以见到他们做巢的过程。我们的目标是Helmeted Hornbill,可惜现在并非繁殖季节,直到回程都无法见上一面,但总算看见Rhinoceros Hornbill,Great Hornbill,Plain-pouched Hornbill,Black Hornbill。犀鸟是我最喜欢的鸟类之一,真希望明年繁殖的季节,我可以重游此地。

Rhinoceros Hornbill  (Juvenile 雏鸟) 独角马来犀鸟






Rhinoceros Hornbill  (Female) 独角马来犀鸟





中午仍回到昨天的帐篷里头去躲,为的就是那还没看到的Malaysia Rail-Babbler,此刻我们已经约好,一旦下雨,无论是大雨还是细雨,都直接打包走人,而且LUM会和我们呆在一起,比起昨天算多了一些准备。。。 。。。可惜,到了4:00pm仍盼不到它的到来,看来真的是无缘了 T.T,

晚上仍然下起大雨,今天算是没什么收获吧。




待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