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星期三

泰国处女之行 (二)

20th August 第二天

由于四个人共用一个浴室,所以我稍微提早了起床的时间,搞定后我迫不期待的独自到外面走走(个人习惯早起),发现隔壁的Santi先生已经架起了相机在享 受他的快乐时光。住宿附近的小灌木长满了花籽,而这迎来了周围的啄花鸟。早上的山林很凉爽,这里的空气纯净到有种“多吸一口,可以延年益寿;多吸一天可以 长生不老”的错觉。显然Nelson也有同感,一早看见他就把口张得大大的,哈哈!

红胸锯齿啄花鸟 Crimson-breasted Flowerpecker Male



红胸锯齿啄花鸟 Crimson-breasted Flowerpecker Female


橙胸啄花鸟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Male


 某种啄花鸟的雏鸟




今天早上,Paan安排了我们去找Malaysia Honeyguide, 这鸟非常有意思,我第一次听到是在Kaye前辈的口中。话说它会引领人类或其他动物到蜂巢处,希望被鸟引来的东西可以破坏蜂巢,而它可以从中得利(蜂蜜吧)。我没看过这种鸟,所以即便是注重外形的我仍乐意与它见上一面。首先我们必须渡过一条很宽的溪流(约70米),可看到三四寸的小鱼,水质清澈且不太急,感觉凉爽。虽然走至最深处也仅淹到小腿而已,但必须特别小心,因为溪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很滑),一不小心可是会翘个四脚朝天的。身上扛着昂贵器材的我们,心里难免毛毛的。Paan一直在我身后念着Slow。。。Slow。。。Slow。。。 。。。。

过了溪流,换上运动鞋,开始了在森林里的路程。刚开始还是比较顺利的,道路由大小适中的石头铺成,即便长满了青苔,路面很滑,但走起来比想象中的容易许多。。。当然,这只是我当初的想法而已。约走了300米左右吧,“道路到了尽头”开始走真正的林道,这才是正菜!密密麻麻的丛林不说,还要上上下下70度斜坡,走在木桐上,又要再过溪流,从当初可见的林道到最后根本连方向都迷失了的深林,真的是很长的一段路。我从在开始的中间位置,慢慢落后到最后第二个(最后一个当然是Paan啦)。虽然阿叔我有练过,但此时此刻真的不是逞强的时候,前面的Lum又走得特别快(我想他如果去参加奥运,应该不会输给波尔特吧)。走了大概一公里吧,爬上了一个斜坡后终于到了。

除了当地的三人外,我们都可以用气喘如牛来形容。我们身处的地方被90米的高树林所覆盖,看不见来时路,走回去要一个小时左右。可以真正体验到所谓的深林气息,到处都是树,光线偶尔从满天的叶海中漏了进来,很难判断外面的天空是阴天还是晴天。这种气氛让人很迷失,被树海淹没的感觉原来也会让人觉得窒息。所谓的享受大自然在此时此刻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原来在极深之林也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耳边塞满了叶子和风磨擦出来的声音,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死寂。。。 。。。我必须做出深呼吸来维持内心的平静。。。 。。。至于Malaysia Honeyguide, 果然有看到,但站得N高的,哈哈哈!回的时候,Lum帮我拿脚架和镜头, 少了7公斤,我终于可以较轻松的走回去。。。。但最后还是被Lum远远的抛在后头!(天啊,他还是人吗?他身上还扛着十多公斤的器材阿!)



1。大溪流  2。Santi先生在全神贯注的找鸟  3。即深之林  4。另一个溪流  5/6。笑~到此一游

午餐后,又到了躲帐篷,偷窥鸟类洗澡的时间。今天轮到我们去躲昨天Nelson他们拍到Malaysia Rail-babbler的地点。同样要过那条很宽的溪流,石道的尽头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是深林里的一条小溪流,这地方还蛮开阔的,能容下两个较大的帐篷。他们的帐篷比我自己的大,即使在里头把两支脚伸直都没问题,四面都有小窗,所以空气绝对不会闷热。老实说这是我躲过最舒服的帐篷。。。唯一该死的还是那无所不在的水蛭军团。。。。不久,终于看见鸟影了!是Finsch's Bulbul,这鸟来得很突然,有很鬼祟!他轻快的就停在了小溪上头的树藤上,好像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但它又不会一下子冲到小溪上,而是不停的打量四周围,左看看右看看,表情非常的有趣,好像要做什么亏心事又怕被人发现。再经过一轮的观察后,终于跳到了小溪上洗白白,刚开始还有点谨慎,过了一会儿,它就开始忘我的凉快去了!当然整个过程都被我们窥探着,并且拍了下来,可惜我的老爷相机不能拍影片,不然会更加有趣。一只,两只,三只。。。当第一只鸟冲着凉的时候,其他鸟类也陆续的到来,有Grey bellied Bulbul,  不知名的Babbler, 甚至Green Broadbill也来了!

Malaysia Honeyguide (lifer)



Finsch's Bulbul (Lifer)





 Rufous-crowned  Babbler


Grey-bellied Bulbul



 
Unknown 不知名。。。


Green Broadbill 小绿阔嘴鸟 Female


说了这么多,怎么还没看到Malaysia Rail-Babbler呢?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之一,从2:00pm等到4:30pm始终连声音都没听见。我增经听Santi说过,这鸟比较迟出现,所以我们除了等还是等了。。。。
哗啦啦啦的天在哭泣,哗啦啦拉的天在下雨。。。。。下雨了T.T,,突如其来的雨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但还好这帐篷防水的功能还不赖,就希望雨快点停吧。。。

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这雨没小到,反而越下越大!雨水开始从地上流了进来,我把东西垫高,感觉有点不妙。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的位置坐落在一条干枯的溪道上,没多久水开始从后方灌了进来。我想收拾东西,但时间不应许(水已淹过脚踝),我赶紧用大塑胶袋打包了器材和背包,再很狼狈的穿起了雨衣逃了出来。话没说完,回头一看帐篷都被来势汹汹的急流冲倒了。。。。我慢了一步收拾器材,却幸亏快了一步逃出帐篷,不然我的东西就要报销了。

我走到稍高的位置呆看眼前的景象,显然现在的情况跟一个小时前有天渊之别。原本的一条小溪流,变成了两道两米宽,水深到小腿的带泥激流。。。此时,Makus仍坐在他的蓬里,我有点担心他, 因为他的帐篷就在急流的旁边,如果上头忽然有洪水冲下,他可能会遭殃。。。另一个更令我担心的事情当然,就是之前我们度过的那条大溪流,试想想,眼前那么小的溪流都变成了如此恐怖的急流,那外边那条我们还过得了吗???当然还想过一些无聊的东西,如:背包里有四条香蕉,如果不幸被困了,起码每人还有两条香蕉充饥、或他们会不会派直升机来救我们之类的:p

天色渐暗,约六时左右吧。终于盼到了人的到来。是超人LUM。他以超人的姿态出现,迅速的越过了急流,并把急流中的帐篷捡起,收拾放好。他示意我们回了,他帮我扛器材,我和Makus鸡手鸭脚的越过急流后,跟在他后面。。。我稍微的问了他前面那大溪流的情况,他说仅到膝盖,还可以过。心理终于较为轻松些了。。。。我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来到了大溪流旁,一看,吓傻了!眼前的,你叫它大溪流太失礼了,那根本已经变成了一条又宽又黄的大河!或可以说它是水深至少及腰,又快又急的大洪流。。。先到的LUM蹲在岸边示意我们“过不去!”。。这下可好了,四条香蕉,三个人分T.T

待续~

2 条评论:

  1. Excelentes capturas de estas bonitas aves.Saludos desde España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