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9日星期二

春末。雨林。白果宴

春末。雨林。白果宴

每年的2月尾至3月头,正是雨林百树结果之时。此
时的林子热闹非常,果子有红的、青的、紫的、大
的、小的种类繁多。这是鸟类盛宴的季节,除了给
留鸟提供氧分以备即将到来的繁殖季节之外,更是
给即将北归的迁鸟提供足够的食物,让它们有足够
的体力应付漫长的旅途。多鸟的地方自然也引来爱
鸟摄的人们,所以这不只是鸟儿的盛宴,也是鸟人
聚集,交流畅饮的时刻。

Lesser Green Leafbird 小绿叶鹎


森林里产果的植物不少,但不是每棵果树都受到鸟
儿的青睐。即便是同一种果树,也会出现一棵门庭
若市,另一棵则无人问津的窘境,当中的原因恐怕
只有鸟儿才知道了。当然有些“名树”表现是很稳定
的,只要结果,必定引来一大群飞羽。就好像
Sedim的青色果子树,太平的“橙色果子树,还有
Bukit Tinggi 的橘子色果子树等等。也可以说找果
树是鸟人进森林的主要活动之一吧。

 Black-crested Bulbul 黑冠黄鹎
 
久违了的 Black headed Bulbul  黑头鹎
 
Scaly-breasted Bulbul 鳞胸鹎 其中最漂亮的鹎鸟。

Cinereous Bulbul 灰黑短脚鹎 今年出现得频。

越来越普遍的 Grey-bellied Bulbul 灰腹鹎

说到普,Red-eyed Bulbul 红眼鹎 第一名当之无愧。

而当中 Streaked Bulbul 纹羽鹎 则最为稀见,只有在结果时才会看见它。

除了鹎鸟, 拟啄木鸟也是果树的常客。图为马来西亚体型最大的拟啄木鸟 - Gold-whiskered Barbet 金须拟䴕

还有体型最小的 Blue-eared Barbet 蓝耳拟啄木鸟

林林种种的果子,是吸引鸟类聚集的 “磁铁” 哦!


虽然每年被这些果子树吸引过来的鸟儿都是大同小
异的品种,但我们总期待着一些不一样的鸟儿出现,
这也是拍摄鸟儿觅果的有趣地方之一。果树不仅仅
是吸引吃果子的鸟儿到访而已,熟透的果子烂了掉
了,吸引了昆虫,进而连吃昆虫的鸟儿也会前来。
说不准候着时,会不会出现一对絨額鳾跑过来寻找
建材呢,又或者会有马来犀鸟的经过呢。所以说阿,
在果树旁守株待兔,总不会空手归吧。洋人有句话
说 “Find the tree, Find the bird”,意思大概就是找对
了树,就找到了鸟吧。


几乎所有啄花鸟也爱吃果子哟~


迁鸟 Eyebrowed Thrush 白眉鸫 (雄) 吃饱饱就要踏上归途了。

夫唱妇随的 Eyebrowed Thrush 白眉鸫 (雌)鸟

鸟儿的盛宴,也是鸟人聚集的盛宴。


我国热带雨林资源丰富,鸟儿在雨林里真的不愁吃,
不愁喝的。若要说林子里有鸟饿死了,那可真是匪
夷所思之事,当然前提是雨林的健在吧。前阵子我
国的某个部长竟然鼓催人们大力支持棕榈油的使用,
恕我实在无法苟同。近年来我国雨林,尤其是东马,
雨林的消失可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曾到过沙巴的我,
可说是印象深刻。背后的推手,莫过于毁林植棕榈
树的结果。

被称为Green Cancer(既绿色之癌)的棕榈园是无法
取代多样化的热带雨林的,里头缺乏食物,大部分的
动物,鸟类在里面根本无法生存,据说有些动物进了
油棕园后,因为迷路而活活饿死了。根据联合国的一
份报告显示,1999 – 2010年,邻国印尼20%的森林已
消失,祸首正是棕榈业的崛起。另外,印尼每年焚烧
棕榈园所带来的烟霾更是让我们苦不堪言。。。更不
需要提及因为开发泥炭地而引起的种种恶果吧。棕榈
业确实为我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蛋糕,但背后也别忘
了是牺牲千千万万的森林居民所换来的。

林里好奇心最重的非捕蛛鸟莫属,只要有些许动静,它们就会前来查探。Grey-breasted Spiderhunter 灰胸捕蛛鳥

腐果引来了飞虫,飞虫则引来了吃虫的鸟 Bar winged flycatcher shrike 褐背鹟鵙

纯粹路过,边寻找建材的 Velvet-fronted Nuthatch  絨額鳾

拍拖路过也被叫过来,我的 logo鸟 ~ Rhinoceros Hornbill 马来犀鸟


雨林是人类乃至万物赖以为生的存在,那是多么重
要的存在啊。可自私的人类却为了眼前的短浅利益
而一再的牺牲它,毁灭她。我们这几代人选择了醉
生梦死,不负责任,挥霍无度;注定了我们的后人
必须承受我们赐予的恶果,而这充满毁灭性的巨大
恶果反噬之时,也预示了我们人类步伐终究也走到
了尽头。

Green Cancer 绿色之癌 - 棕榈园 (照片取自网络)

雨林的消失,它们是直接的受害者(照片取自网络)

一只婆罗洲红毛猩猩被推土机驱赶,棕榈业扩张威胁着它们的生存。(照片取自网络)


-------------------------------------------------------------------

后记:

新年期间,
父亲发生了车祸,导致了他的行动不便。
这突如其来的不幸,让本来就活得矫情的父亲 更是
愈发依赖母亲。而我则要撑起大部分的工作,真的
好累啊。目前我除了星期日可以出来透透气之外,
也真没什么鸟摄时间了。至于正在进行着的 “第三
族” 拍摄计划也只好全面停摆了。。。祈祷,也只
能祈祷,为自己加油,关关难过,关关过吧。


保护雨林,还给后代一个能够活下去的未来。

 毕~

6 条评论:

  1. 希望你父亲早日康复!我等你!等你一起再出发😆

    回复删除
  2. 望令尊早日康复

    话说Streaked bulbul在南马并不会罕见,当然也不像hairy backed那样,倒是不怎么看得到Scaly breasted, Puff-backed

    回复删除
  3. Scaly breasted 在北马分布蛮广的,只要有果树结果,看到的机会还蛮高的,Streaked bulbul我就只在Sedim结果时才有机会看到。至于puff backed我还在找着呢。哈哈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