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

一次非典型的福隆港之旅

福隆港之旅 Fraser's Hill Trip 
3rd -5th May

年初我爸发生意外至今已3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几乎
断绝了外拍,更不用说远行过夜之类的。而随着长
时期的工作压力,也导致整个人的脾气都变差了,进
而影响了与家人之间的关系,连累孩子也跟着受罪了
,自己也觉得相当的自责。但黑夜终究会过去,太阳
始终会再次升起,随着时间的飞逝,我爸伤情总算逐
渐好转,我一颗想往外跑的心开始按耐不住了。

“外国”我去不了,太靠近的又提不起劲。思来想去最
适合的还是我国的赏鸟胜地 – 福隆港。话说今年我还
没拜访过那里,正好又有一些目标鸟出现,所以这突
然又仓促的计划就这么定下来了。我并没约鸟友同行,
主要是因为此趟旅程和以往有些不一样,除了鸟摄,
我还打算觅蝶,赏蝶和摄蝶;加上刚好是鸟摄十周年
,想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旅程,所以就这么定了。

- 福隆港 - 四个小时半的车程,说远不远,近也不近,是个刚刚好的距离。

第一天

首先我要感谢三个女人,她们是我老姐,老妈和老
婆。多得她们的帮助和牺牲,我得以提早出发,以
不至于第一天的时间被白白浪费掉。而有Tara, 
Beyond, 李佳薇,郭富城等众歌手的陪伴,这四个
小时半的车程总算不太难熬,到达福隆港也才
11:30am 而已。

看见这福隆港的地标(小钟楼),就知道抵达目的地了。

此趟旅程由于要抽出大半时间觅蝶,所以鸟摄方面
也不敢设下太多目标,就三个而已。分别是Rufous 
Bellied Swallow 棕腹燕Slaty backed Forktail 灰
背燕尾Lesser Shortwing 白喉短翅鸫。这三只
鸟也不是什么明星稀鸟,只不过都是我一直想拍的
对象,趁着一个人的时候就去完成它们吧。

抵达福隆港后,立刻就去找第一个目标 – 棕腹燕
近几个星期来,都有鸟友拍到它们下来路边的水坑
捡泥筑窝,所以此次成功拍到的机率相当高吧。果
然不出所料,抵达鸟点后不久,就看见它们了。

Rufous  Bellied Swallow 棕腹燕  一对小夫妻在努力的筑着它们家庭梦。

它们出乎预料的不太怕人,我就蹲在十米之处观察它们。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线。

Pacific Swallow 洋斑燕 也到了筑巢的季节吗?

周五的福隆港,门可罗雀,任由我怎么摆设都没人干扰。~

棕腹燕 又名 红腹赤腰燕  体型比洋燕还要大一些。
平时多见它们在天空飞行或停息在悬崖峭壁,或电
线杆上。也就只有筑窝的时候才会下到地面来捡窝
材(泥笆) 。所以此鸟虽普,但要拍到落地的,就
得找对时机和地点,此次总算遇上了。

高山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的,时而放晴,时而雨。
我发现只有大太阳的时候,棕腹燕才会下来捡泥巴
,下雨的话,可能泥巴太松软潮湿,它们也就不来
了,所以拍它们得有好天气才行。庆幸福隆港早上
的天气还行,只不过到了中午就。。。。。。拍到
1:30PM左右吧,鸟儿不来了(只干半天活?)。
我收拾器材往下一个目的地去。

拍蝶的人都知道,到福隆港拍蝶的话,有一个点是
不能错过的,就是 Jeriau Waterfall。它就在儿童游乐
场所,饮食中心那边的分叉路往下走,约四公里的
距离来到一个公园(里面有瀑布)。这公园我拍鸟
初期到访过,接下来就没去了,实在没什么印象。
下山的路很窄,很弯,几个路段都必须鸣笛以防前
方车辆撞过来。我是走得有些心惊胆跳,但为了拍
蝶,这不算什么啦。

2pm 左右终于来到公园前的停车场,一下车就立即
有了发现。二话不说,取材拍摄。

Jeriau Waterfall 停车场

Spotted Sawtooth Prioneris thestylis 鋸粉蝶
 
  Striped Jay Graphium bathycles bathycloides


两只蝶都是首拍,感觉还是很兴奋的。拍蝴蝶我还
算是个新鲜人,到处都可以找到Lifer哈哈。拍到漂
亮的蝴蝶心情虽好,但前方的乌云慢慢靠近,人也
开始犯愁起来。我赶紧到园内视察一番。从网络上
得知进入公园后不远处,溪流旁有片沙地,是前辈
们拍蝶的好地方。我找的就是那里,但到了之后还
真是晴天霹雳阿,那片沙地已被草皮覆盖了。我一
时之间还无法接受事实,心想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呢
,看了看照片没错阿。。。没办法,所谓“苏州过后
无艇搭”我来迟了。

红圈处,以前是一片沙地,现在被草植覆盖了。

Common Mapwing 網絲蛺蝶 、Red Helen 玉斑鳳蝶

我在公园,停车场间来回奔走寻蝶,直到天上落下
毛毛细雨才匆匆收工。看看时间4pm,时间尚早就
到处溜达,顺便为明天的摄程熟悉一下环境吧。回
到早上拍棕腹燕的地方,仍不见鸟儿踪影,但发现
天上有白腰的燕子! 是Silver Rumped Spinetail吗?
心想,那是我年前怎样都拍不好的目标哦,但现在
的季节它们不是应该北归了吗,我有点疑惑,但鸟
儿下到湖里戏水的场景让我按耐不住把镜头挑了出
来。好吧,反正没事干,就坐在凉亭里边等它们下
来,边享受这山水之间的宁静和美丽吧。

Fraser's Hill Allan's Water 里头,在凉亭里坐等 Silver Rumped Spinetail 下来喝水。


太阳开始下山,光线越来越差,这让又小又快的燕
子更难摄入镜头之内,没拍到什么照片,最后只在
开阔的停车场朝天摄了几下,以示记录,然后就结
束了第一天的行程。晚上回房间看今天拍的照片时,
发现原来不是Spinetail,而是House Swift!这鸟我
也是数月前拍过了,哈哈,摆了大乌龙。但无论如
何过程是美好的。

糟了,进房前忘了敲门。。。有怪莫怪,我暂住两天而已。

House Swift 小白腰雨燕


第二天

有生以来终于尝到了一个人住酒店的滋味,谢天谢
地,虽然睡得不太好,但总算没碰上什么超自然事
件,疲惫的身体也得到了相当的恢复。一早
(7:30pm左右)就往鸟点出发咯。今早的目标是
Slaty Backed Forktail 灰背燕尾,鸟点就在酒店附
近,顺利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回酒店吃个早餐。这鸟
在高山可算是相当普遍,一般都会在上下山的路旁
地面(尤其是有溪流的地方)看见它们。但通常也
是不让人靠近的。仅有这对,因为之前有前辈们喂
养过,所以比较没那么怕人。但也不是一定拍到的,
尤其现在还没做巢,要拍到它们多少需要些运气咯。
而显然,今天我的鸟运算是不错的。

鸟儿看见我后,并没有立刻飞走,而是上了屋顶观
察我。根据经验,鸟儿的这种反应绝对是一个成功
的开始。我立刻挑出“见面礼”来拉拢它一番。果然
没多久,它就下来“收下”礼物了。好啊,我知道第
二个目标应该可以达成。可惜,谁会料到大雾来
袭,破坏了我的好事。我唯有慢慢的等咯,其间,
遇见了Mike前辈和他的鸟友们前来,大家就边等边
聊。直到9:30am左右,大雾才渐渐散去。我总算迎
来了大好时光,但另外一个难题又来了 - 因为如果
我再不回去,早餐就没了(酒店早餐到10am而
已)。酒店附送的早餐,不吃不甘心啊,我还是
抓紧时间多拍几张吧,偏偏它们出现的时间却相
隔越来越久,无奈下我唯有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
。心里安慰着自己还有明天啊,不急。。。

Slaty Backed Forktail 灰背燕尾

又是一只黑白配的鸟,没光线也只好尽力而为了。

早上的福隆港总是伴随着浓厚的雾气。
忙里偷闲,早餐是一定要吃的。

这三天两夜都在这里过了 Shahzan Inn Hotel
房务有些陈旧,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经营下去。


吃过了一个不缓不急,简简单单的早餐后,立刻回
到了拍棕腹燕的地方,继续补拍昨天的不足之处。
由于时间比昨天早,这光线也理想多了。在这也耗
了一些时间,直到12pm吧,才收拾器材往昨天的
Jeriau  Waterfall 那边去。拍蝴蝶的理想时间是从早
上的9点开始到中午的3点左右,很可惜这跟我的鸟
摄时间有点重叠,我唯有从中取舍了。12pm左右吧
,一进入公园里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残念。。。我
赶紧到一旁的凉亭避雨去,没想到这雨一下就下了
两个小时。


从最初的小雨,到大雨,再到暴风雨;身后的小溪,
也慢慢变成瀑布,再变成传说中的“绞肉机”。我也
从最初的从容不逼,到大面积湿透,再到全身发抖。
都让我感觉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无力。
幸亏我身上还带着些饼干和食水,不然又多一个可
怕的经历可以和别人分享了。

高原的天气说变就变。

被困在凉亭里的两个小时,刚开始还能悠闲的歇着,后来打风直接冷得发抖。

由小流水变大瀑布,让我想起泰南的Hala Bala之旅。


几经波折,雨终于也停了。看看时间2:30pm, 拍蝶
的时机都差不多过了,加上到处都积水,我也意兴
阑珊了。就收拾器材回山上去吧。途中耗了些时间
做啥我忘了,大约4pm左右吧,来到了我拍第三个
目标的鸟点。由于时间也不早了,加上天上还偶有
落雨,所以我也不抱太大希望。把器材放好不久后,
鸟儿还没出现,反而鸟友先报到了。是位来自劳务
的鸟友,这下拍摄的过程总算有个伴吧。

这是个成熟的鸟点,几种鸟儿轮番上阵,虽然都不
是我要的目标鸟,但我们也拍得不亦乐乎。随后来
自槟城和怡保的同好也加入了我们,这让拍摄的过
程更添乐趣。

Lesser Gymnure 小毛猬 ,啮齿类一直以来都是我喜欢拍摄的对象。
 
Buff-breasted Babbler 棕胸雅鹛、Pygmy Wren Babbler 小鱗胸鷦鶥

最后时刻,目标鸟终于也显身了,就是它 Lesser 
Shortwing 白喉短翅鸫。一来就踏上了主舞台,乍
看之下颇有主场风格之势,但半路却杀出了个程咬
金 - 栗头噪鹛 出来抢风头,幸亏经过我们的一番调
解后,这噪鹛总算被勉强劝退,这才不致坏了大事。
虽然时间不早了,光线也有点勉强,但这目标是
我(们)的首拍,所以也不计较那么多了。

Lesser Shortwing 白喉短翅鸫

Opp! 不小心又靠得太近了。

晚上和鸟友共餐(感谢鸟友Jack Leong请客)后,顺
便到附近找找黄嘴角鸮的踪迹。很可惜,跟这鸟的缘
分始终还未来临。无论如何感谢Jack Leong,
Foo Jian, Ah Peng 和一位来至劳务的鸟友相伴(很
可惜,忘了问Fb ID),让这趟旅程增添了不少美
好的回忆。

吃饱晒月光,顺便找找黄嘴角鸮的踪迹,可惜依然有缘无分。


第三天

因前两天已经完成了所有的鸟摄目标,所以今天就
安排比较轻松的活动给自己 。另外也因下午要赶往
旅程最后一个目的地,所以我在福隆港的时间也只
剩下半天了。无论如何,首先我得再去试试灰背燕
才行。和昨天有所不同,因为太早,鸟点还很暗,
加上大雾,所以我决定吃了早餐再过去拍摄。这听
起来是个不错的决定,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迟了
(约8:30pm左右)鸟儿没出现。。。我一直等到
9:30pm吧,因为时间有限,我也只能认了。

接下来我把剩余的时间,都花在找高原蝶种。主要
Redspot  JezebelPurple Sapphire这两只。是
所有赏蝶人来此的主要目标吧。可惜我找遍了市中
心大部分的公园,Telecom Loop,  Old Smokehouse
等地,始终都不见它们的踪影。遗憾啊,这是此趟
旅程唯一美中不足之处。12pm Check Out酒店,下
山咯。


福隆港是个好地方,山明水秀,远离喧嚣。如果能在这里住上一个月,哇~太美好了。

Glossy Swiftlet 白腹金丝燕 、 Tailed Judy Abisara neophron chelina 长尾褐蚬蝶


三天两夜的旅程,终于来到了最后的阶段。接下来
我将前往旅程最后的目的地,地点是距离这里约两
个小时车程的怡保 。Gopeng。  Gua Tempurung (椰
壳洞)。那是怡保一个着名的旅游景点,主要是让人
探访山洞中的幽秘境地吧。但我的目标则是隐藏在
山洞外,草丛溪水之间的一种漂亮蝴蝶。。。 时间
有点紧迫,我得赶在太阳离开头顶之前抵达那里。

Gua Tempurung 椰壳洞 – 记得我第一次到访这里
时,看见了梦幻般的 White Dragontail 燕凤蝶
很可惜那时候它只是昙花一现,就从我眼前消失
了,我连一张像样的照片都没有。今天路经此地,
没有不进去碰碰运气的理由吧。中午3pm的椰壳
洞没有想象中的多人(好事),太阳依旧猛烈,
让驾了两个多小时车程的我昏昏欲睡。由于前两
次来都没啥收获,所以此刻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咯。
我独自走到老地方寻找它们的踪影,不一会就看
到了!“哇,不止一只,而是三只哟,机会来了”。
看到它们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赶紧回到车
上拿器材。

怡宝著名的旅游景点 - 椰壳洞
 
这个周末的人潮并不多~

首先在溪流旁找到一只,但它不太合作,受不了几
下干扰就飞走了。不气馁,我继续寻找,然后在桥
底下的一处泥潭发现更多的个体。天气热让它们都
下来吸水了,我算了一下,共七只。此时我已经管
不了泥潭有多脏,有多少只青蛙在头上跳过,又或
者会引来多少路人异样的眼光。总之趴下去拍就对
了。吸水的蝴蝶最好拍,只要动作不太大,它们基
本都无视你的存在。只不过烈日当下,长时间趴地
暴晒,会有中暑之嫌。所以太热受不了时,我就躲
到桥底下休息,就是这样子来来回回玩了好几个回
合。幸亏这里有完善的厕所供人冲凉洗澡 ,不然弄
得满身淤泥的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忍受恶臭 再驾两
个多小时的车程回家了。

就是趴在这泥潭上拍摄的,只记得太阳很晒,热得受不了就到左边桥底下的阴暗处休息。

White Dragontail Lamproptera curius curius 燕凤蝶

太阳很猛,拍出来的照片很硬,但我已心满意足。


后语:

上福隆港的时候,在半山遇上抛锚的 运树桐的那种
大卡车,重点是它后面还有四至五辆同样的大卡车
排在后头,惊讶人类伐木之手已经悄悄伸入了森林
保护区。虽然我们换了一个新的“希望联盟” 政府,
但在保育、保护森林方面依然看不到希望。一想到
福隆港的自然生态也许有一天将不复存在,真的让
人觉得唏嘘沮丧啊。

福隆港 继 金马伦 之后成为另一个过度开发的受害者(图片取自网络)

连原住民都奋起保护森林的时候,我们又在做些什么呢? (照片取自网络)


相关消息链接 :



这是我第一次 独自远行,旅程并没有想像般无聊,  
反而多了份 想干啥就干啥的自由 ;独自一个人住
酒店,也没想像中恐怖。很多事情都是亲身经历
了才懂得个中滋味。虽然我不年少了,但还能
走的时候就走吧。祝自己 – 旅途愉快~ 毕。

谢谢赏阅。




5 条评论:

  1. 哇~~原来White Dragontail在Gua Tempurung而已!这次回Kampung我要去找了!

    话说终于等到你写FH的游记了,不过你的时间对不上Slaty-legged crake...上次我去的时候,那个游乐场来了三十几人,我在的那几天我都没去拍,它天天早晚报道,等到最后一天我去时它又不来了,你的Rufous bellied swallow应该是在那个游乐场拍的吧?我看到他们整群在地上玩水~

    回复删除
    回复
    1. 很可惜,crake来的时候我无法外出。你说的游乐场是food court 那边的 还是shahzan inn 那边的。我是在Allan water那边的路边水坑拍的。

      删除
  2. 回复
    1. 时光飞逝,这十年经历了不少难忘的回忆~哈

      删除